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五百三十四 打给杜峰

作者:无解的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见到任重开始赶人,章老大顿时语气一塞,嘴角微微抽搐,心中很是无奈,他这翻话可是在提点任重,没想到任重一点不领情不说,还要上赶着踢自己离开?

    章老大当场就想发作,然而片刻之后就冷静了下来,如今形势此人强,而且看看一旁至今还没回过神来的沈老板,章老大觉得这是前车之鉴,自己可不能放同样的错误。

    最后叹息了一口气,然后说道。

    “我最后再说一句,不管你想不想听,说完我就走。”

    任重没有回应,但是也没有阻止。

    “如果你说的证据,仅仅只是这桌上的一点粉,也许给他们制造点麻烦,但是绝对不可能打到他们。

    而等他们喘息过来后,你可能会被狂风暴雨般的攻击,所以到那个时候,如果你吃不住了,你可以来找我。”

    章老大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百元大钞,然后用笔,在上面写了一串号码,递给了任重。

    任重看了眼章老大,再看了眼号码,忽然开口说道:“你难道不知道,在人民币上随意涂着,也是犯法的么?”

    “……………………”

    章老大差点没忍住,就破口大骂了出来,铁青着一张脸,推开了房门。

    看到走廊上近乎惨绝人寰的景象时,绕是心里有所准备的章老大,也是楞在了原地许久。

    “这………也太惨了吧。”

    这一整个走廊上,横七竖八加上天花板上墙里面,躺着的都是沈老板的手下,仔细观察,却可以发现这些人其实都只是昏了过去,对于章老大这种人来说,他什么场面都见过,但是就是没见过这种,打倒了几十个人,却压根没死人,没流血的场面!

    没用武器,光光用身体的战斗?!

    要知道,对面可是还有枪的!

    章老大实在难以想象,究竟是咋怎样的人,才能做到这种地步,用几个字来形容,那就是游刃有余,且极度自信。

    章老大环视了一圈,都没有发现有其他人,但是他知道,这里肯定还有另外一个人在注视着他,不过就是他没发现而已,像周围点了点头,算是朝这个强悍的不像话的家伙打了声招呼,章老大径直离开了。

    ……………

    房间内。

    任重在章老大走后就拿出了手机,拨通了那许久未曾联系的号码。

    “喂,杜哥…”

    “任重你小子,又有什么事要我帮忙?”

    “瞧杜哥你这话说的,没事我还不能找您聊聊天了么?”说这话的任重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自己的鼻头。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小子,你小子打电话就从来没有一次没出过事!说说吧,这次又是怎么了?”杜峰中气十足的声音甚至打破了免提之间的界限,让一旁的瞿鹰和王伍都能听到,不禁好奇任重这电话究竟是和谁打的,听起来更像是朋友聊天,而不是报警。

    “还是杜哥你了解我。”任重讪讪一笑,但眼中却一点都没有被拆穿之后的尴尬,语气一正,直接转入正题:“杜哥你知道不知道南明酒吧?”

    “恩?南明酒吧…………知道啊,说是酒吧,实际上是一个高档的会所………”

    “那杜哥你知道不知道,酒吧其实只是这个地方的一层皮,实际上里面在卖另外的东西…”

    “…………”电话那头的杜峰忽然沉默了,任重也没说话,因为他觉得,身为刑大队长的杜峰不可能不知道这边的情况,所以他在等杜峰开口。

    “南明酒吧那边,有问题,这个其实我们早就关注过了,而且也曾经派过一些人,但是那个酒吧实行制,一般人根本进不去。

    好不容易进去了几个人,一晚上下来,我们的探长除了女孩子的电话号码收了不少,其他的全无收获。”

    “全无收获?”任重觉得有些意外,要知道他一进来,就发现了这种非法的交易,虽然黑灯瞎火的,平常人看不太清,但是人家就坐在那里,等着别人来买,就差挂个牌,打个广告那么正大光明了,所以怎么可能全无收获呢?

    这里肯定有鬼,如果不是探子眼瞎,那就是……………

    想到后面,任重忽然不想继续深究下去了,不论任重见识怎样,身份如何,他对于警察的感官就是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不论是基层辅警民警,亦或者是一线的刑警,都是如此。

    作为普通人来说,任重和警察打的交道算是比较多的,机缘巧合认识了杜峰,又认识了刑大那一帮人,虽然名字不一定叫的出,但是几次去刑大,不论深夜还是清晨,他们的身影总是忙忙碌碌匆匆赶赶,似乎对于他们来说,白天黑夜没有区别,只要穿上警服,那就是玩命的干,这就是让任重最为佩服的。

    然而一人成单,两人成双,数人成行,无数的人聚集在一起,就成了这个社会。

    人心向来都是最无法控制而且最善变的,就算入门严,政审难,初心正确,但是最难的,还是坚持。

    如何能在这物欲横流色彩斑斓的花花世界坚持本心,这也是一种极端的考验。

    有些人禁受住了考验,成了佼佼者,清廉一生。

    而有些人没抵制住诱惑,成了堕落者,会如同烟花般转瞬即逝。

    怎样的人都会有,这并不奇怪,因为这就是社会。

    …………

    任重一直将话题往南明酒吧带,杜峰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一些东西,连忙开口问道:“你是不是在南明酒吧发现了什么?”

    “恩,是发现了一些东西。”任重直接说道,这原本也就是他的目的。

    “发现了什么?”杜峰急迫的问着。

    “药啊,粉啊,枪啊,所有不能见人的东西,今天我都看到了。”

    “真的?你现在在哪里?!”

    “我就在南明酒吧…”

    “啊?你小子现在就在南明酒吧?”片刻之后,杜峰的声音忽然严肃了起来,“身边没人吧?小心隔墙有耳,南明酒吧里很多监控和录音装置,万一发现了就不好了。”

    “额…”任重一愣,随后笑了出来。

    感情杜峰把他当成了普通探子对待是么,所以这是在关心他么?

    听到任重的笑声,杜峰随后么意识到了什么,或许是太久没有见任重,一时半会忘记了任重做过的事情。

    “行吧……人老了,记忆力不行了。”杜峰隔着电话摇摇头。

    “杜哥你又说笑了,如果不看脸,只听声音,那听起来还是很年轻,而且声音很有磁性的。”任重笑着说着。

    “…………”电话那头的杜峰楞了两秒,随后开口笑骂道:“你这臭小子,什么叫做只听声音还是很年轻,意思就是看我的脸真的很老咯?从那里学来的反话,我都差点没听出来。”

    “不行啊,杜哥,我的杜大队长,你平常刑侦的警惕性去哪了。”

    “行了,说你胖你还喘上了,居然一直调侃我,信不信我让你把你带回来喝茶?”

    “嘿嘿。”任重笑了一笑,然后将已经跑远的话题拉回正路中:“杜哥,南明酒吧里面得问题很严重,我觉得你最好带人来一趟。”

    “哦?你这个意思是,你已经收集到了足够的证据了?

    我和你说,之前我曾经怀疑过,那么多次探查南明酒吧没有成果,会不会是内部有人泄露了,让南明酒吧那些人有所警惕。

    如果这是真的,那就证明,在我们的队伍中已经有那么一小撮的人掉了,他们忘记的党训党章,也忘记掉了自己曾经在国旗下许下的誓言。

    这样的人,我发誓,不论他身上穿的是什么衣服,肩膀上扛着的又是几颗星,我都会把他那身臭皮囊,给扒下来!

    把他腐朽之后样子,让众人看个清楚!”

    说着说着,杜峰忽然激动了起来,任重沉默着,听他宣泄自己的情绪,原来不仅仅是自己想到了这一层,杜峰他也早就想到了队伍里可能出现了内鬼,只是苦于没有证据,

    而这一次,任重突如其来的行动,让原本不是目标的南明酒吧成了目标,又恰好发现了南明酒吧里的不正当交易,在这里面原本的郑海,成了次要的,反而是南明酒吧成了主体,这一来一去之间,任重忽然间觉得,冥冥之中似乎有一个人,在用任重的双手揭开一切,这种感觉……………任重似乎在哪里感受到过,竟然一点也不陌生。

    究竟是在哪里呢……………

    脑海中的记忆瞬间闪回,任重想起了初入孔麒麟,又想起了第一次进去孔家,然后记起了自己那一次想临摹出孔麒麟赐下的那张符咒,结果产生了巨变,临摹不成,自己却失了神一般的,画了一张血符,而那张符咒,居然将被天道封锁的血麒麟给呼唤了出来,原来也是在那次,血麒麟上了自己的身体。

    回想起这段自己曾经不曾想起的记忆,任重抬起自己的双手,仔细看了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