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五百二十七 忽悠……接着忽悠

作者:无解的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听到任重说他没出息,瞿鹰心中觉得有些冤,看了一眼舞池中的小姐姐,然后再看看任重,有些委屈的说道。

    “咋了嘛,我个大老爷们的,看看美女不是很正常么,又不是人人都像你一样,能泡走最美班花,甚至说是系花都不为过。

    我看两眼妹子都要被你说,你这难道不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嘛!”

    任重被瞿鹰委屈的表情逗乐了。

    “我有说过不让你看美女吗?”

    “那你不是说我没出息来着吗……”

    “我那是让你注意点!”

    任重的话让瞿鹰没办法反驳。

    任重摇摇头,没有再说他什么,而是喝起了饮料,余光不时的撇看向那边的风衣男,自从他离开以后,风衣男显的有些坐立不安,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话起了作用。

    瞿鹰也恢复了过来,虽然依旧还是有些留念小姐姐,但是还是能想起他们来的目的是为什么,于是小声的询问道。

    “话说那王伍去了这么久,还没有消息,你说会不会把我们的底给漏了啊?”

    “应该不会,如果出卖了我们,那现在我们应该就不会这般安然的坐在这里了。”

    “哦……”

    瞿鹰点点头,表示了解。

    终于,任重发现那边的风衣男再次送走一个到他那里买东西的顾客后,站起身来,然后直直的朝着任重他们所在的卡座走来,任重放下饮料,抹了抹嘴,微微一笑。

    “果然………撒下的鱼饵终究还是钓上了鱼。”

    “额……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等等你什么话都不要说,就安静的待着就行了。”

    瞿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对于任重说的话,他会选择无条件的相信。

    正在这时,那风衣男已经走到了任重他们所在的卡座,任重装出一副才发现他过来的样子,惊讶的说道。

    “恩?是你啊?”

    左右看了一眼周围,似乎是在看风衣男有没有带人过来后,任重上下打量着风衣男,然后才问道:“怎么?你是过来质疑我的观相之术的么?

    先和你说,我不接受反驳,你信则信,不信则罢,与我无干,同时我也不对我说出的话负责。”

    任重此刻到是显的很光棍,而风衣男内心波动起伏有些剧烈,刚刚他已经让人去查了,得到的消息反馈是,眼面前这两个家伙是梨园大学的大一学生,至于家庭背景等原家乡的信息,则不是他们一时半会能够查得到的。

    但是已经基本可以确定,不是警方的卧底,甚至直到刚才,风衣男还觉得,哪怕任重是警方那边的人过来接触他的,这种理由更容易让他接受一些。

    然而调查却说明,任重并不是,这同时也间接的说明,任重不可能通过调查了解他的一切,所以之前任重所说的话,真的就是他自己通过所谓的算命,算出来的!

    这让风衣男的三观有些崩溃,他真的不信这些东西,可是眼面前摆出来的让他不得不信!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风衣男稳定下自己的情绪,然后才说到:“你………并不是叫花殇乐,而是叫任重,对吧。”

    任重微微皱眉,但随即就舒展开来,这人能这么快就查到任重的名字确实有些出人意料,然而这正说明了,这群人势力之大,手段之多,越是如此,任重越觉得自己应该顺带着一切破坏掉它。

    水至清则无鱼这话不错,然而水里的水草长的太过茂盛,甚至爬上了岸,试图对那些陆地上的幼苗伸手,那么就绝对不可以原谅!

    “任重是我的名字不假,但是花殇乐也是我的名字,一个是本名,一个是师傅赐下的道名。怎么,有问题么?”

    “那我该叫你什么……花殇乐?还是任重?”

    “既然你我因为相术结缘,你还是叫我花殇乐好了。”

    “那好吧,花殇乐先生……”

    风衣男这时的态度已经不像之前那般,那么咄咄逼人,甚至可以说,有些讨好的语气在里面。

    任重听在耳中,乐在心里,但是脸上,却一点都没有显现出来,同时还用眼神示意瞿鹰,让他别吭声。

    “花殇乐先生,刚刚你给我算的卦……”

    “啊?!什么算卦?谁给你算卦了!

    我那是相术算命!算命你懂不懂,和算卦是两码子事!”

    任重涨红着脸,激动的纠正风衣男话里的失误,就差跳起来喊着了,风衣男看见任重如此,连忙摆手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的失误,我失言了,是算命,算命。”

    “哼!”

    任重这才安静下来,随后双手交叉于身前,准备听听这风衣男到底想说些什么。

    “花殇乐先生,刚刚你给我算命,前面都算的挺准的,后面似乎…………还没说完吧?”

    “哦~之前你似乎还不信来着么?现在怎么忽然问起,难道你是信了?”

    任重目光凝视,风衣男双手不安的搓动:“我信,我信了。”

    “信了?那就好,总算又将一个踏入乱世红尘的迷途之人给劝反了,以后记得多去道观烧香,对你有好处,最好能在道观当一个记名弟子,上千万修身养性一段时间,除除身上的戾气,这样对你也好。

    而且你不用担心,如今的道观记名弟子只需要捐钱就可以当上了,可以结婚生子,可以正常工作,肉照吃,酒照喝,佛祖照样留在你…………呸,呸!不好意思,串台了,你就当没听到,记住,佛祖不是啥好东西。”

    任重拍了拍风衣男的肩膀,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然后坐了下来,继续和着自己的饮料。

    “额………”风衣男有些呆滞,楞了好一会,他反应过来,任重好像理解错他的意思了!

    他可不是要入教啊,只是之前任重最后没说话的话,让他一直如鲠在喉,难以忘怀,为了让任重说完那些话,他才特意过来的,如果今天不问出来,也许晚上他会连觉都睡不好了!

    想到这,风衣男坐到任重身旁,拿起桌上的酒杯,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举起对任重说道:“花殇乐先生,所谓朋友都是用酒喝出来的,今天你找上我,我遇上你,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就是缘分啊。

    花殇乐先生你是道教龙虎山的,应该知道缘分有多么难能可贵吧?

    来,为了庆祝我们之间的友谊,我们来干一杯吧!”

    说完后,风衣男主动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把杯口对准任重,让他看见这酒已经喝完了。

    任重转过头,看了一眼风衣男手中的酒杯,忽然开口说道:“你神经病啊!我是道教中人,怎么能喝酒呢,你想让我破规矩啊,不安好心!”

    风衣男嘴角一抽,拿着杯子的手抖动着,差点手里的杯子没拿稳就掉在地上了。

    风衣男一脸迷茫的问道:“这不是花殇乐先生你刚刚说的么,道教可以结婚生子,可以喝酒吃肉,怎么…………”

    “那是记名弟子!什么叫记名弟子你懂么?!

    那就是个临时工,临时工有那么多规矩么?!没有!

    那正式工能和临时工比?你从来不看新闻?那出了事的,哪个不是临时工!我们正式工从来都是规规矩矩的!”

    风衣男:“…………………”

    听了任重的话,风衣男的胸口没来由的一闷,甚至牵连肚子上的伤口都有些隐隐作痛,满嘴的脏话,到了嘴边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然而任重还没说完。

    “还有你敬酒的理由也太差了吧?我舅舅六岁的外甥在酒桌上都比你会说!

    什么因为有缘,所以喝酒,拜托老哥,现在都是网络社会,信息时代,智能手机是个好东西,但是脑子却不一定每个人都有,你能不能先花个几秒钟看看道教的基本理念再和我聊天。

    佛家,才讲究缘分!

    我们道家,看的是因果!

    你拿佛家的缘分敬一个道家的第子,这不是拿前朝的剑斩本朝的管?你这不是侮辱我是什么?你说你应不应该自罚三杯?

    虽然也不知道你在这里混了多久,但是看你的样子,应该挺惨的,不然也不至于说话这么磕巴,是不是没有一个女的愿意跟你?看你这表情,一瞧就被我说中了吧?”

    任重的嘴似机关枪一样响个不停,声音越来越大,甚至盖过了舞池里吵闹的重金属摇滚,风衣男听的脑袋嗡嗡做响,终于忍不住,捂着耳朵哀嚎。

    “啊!别说了啊!”

    一旁的瞿鹰目击了一切,张着大嘴久久不能闭上,他头一次发现,自己的这位室友竟然这么能说会道。

    而且如此的让人心烦,颇为神似大话西游里的唐僧,的亏站在那个位置听任重念叨的不是自己,不然也许一个忍不住,瞿鹰也许已经打了上去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