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五百二十六 撒网扔饵

作者:无解的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对不起,不可以。”

    风衣男直接开口拒绝,但是任重丝毫不管他是否同意,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对面的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舞台上扫过的旋转灯光时不时划过两人之间,风衣男看着任重的眼睛,却丝毫摸不透,任重究竟要想干什么。

    作为这一行的人,需要有一双敏锐的眼睛,能够在人群中一眼就分辨出究竟谁是瘾君子,谁又不是。

    而风衣男只是看了一眼任重,就已经确定了两点,陌生人、不是买东西的,所以他丝毫不想搭理任重,于是他再一次警告示的说道:“不管你想干什么,最好别在我这里找事,要么赶紧滚,要么我叫人让你滚!”

    “做生意,不是应该敞开大门迎接客人么,怎么到了你这,变成了赶人走,你这样………生意一定不会兴隆的。”

    任重晃着腿,有些懒散的说着,风衣男脸上的表情愈发的阴沉,配上黑色的风衣简直就像是与周围得环境融为了一体,当然任重也知道,他这肯定是有意而为之,如果不是知道这里有这么个人,第一次来的人,铁定也注意不到这个角落里发生的事情。

    “我不是做生意的,朋友你或许认错了人,趁着我现在还好说话,赶紧离开。”

    在风衣男的心中,这是他最后一次警告任重,余光已经看到好几波准备来他这里的人看见有人座在自己对面后就离开了的,他们做生意的规矩就是如此一对一,所以只要任重坐在对面,就不会有下一个人敢来。如果任重还不识像,他不介意让任重明白明白,这里究竟是谁的地盘。

    见任重还没有要离开得意思,风衣男觉得自己的耐心已经被消磨殆尽了,他一直不想用强,是因为用强之后怕影响不好,但并不代表他不会这样做。

    刚准备喊人把任重拉出去打一顿时,任重突然开口说道:“既然你喊我一声朋友,那么我也好心给你个忠告。”

    “忠告?你?要给我什么忠告?”

    风衣男内心略微有些无语,什么朋友不朋友,他这是谦词!

    他又不认识任重,既然对话,总不能称呼其为…………喂,那个谁吧?

    任重忽然放下翘起的二郎腿,双手放在身前,脸色一严,右手的的大拇指不断的在食指中指上点来点去,嘴里似乎还念念有词,看起来神神叨叨的样子。

    “乾坤六段,庚寅三连,太上老君借我真灵,开我天眼!”

    任重面色忽的狰狞,眼睛瞳孔瞪到最大,然后死死的盯着风衣男,正当风衣男被任重盯到内心都有些毛骨悚然的时候,任重正色说道:“不好!我观你面堂发黑,似有血光之灾!”

    “………………………”一阵深深的无语过后,风衣男被任重逗乐了,“合着………你是算命的?”

    “不。”任重摇头晃脑的否认,再一次翘起二郎腿,脸上露出了不屑的表情:“别把我和那些街上的江湖骗子混为一谈。

    我乃龙虎山,涧飞真人门下弟子,花殇乐是也!”

    “龙虎山…………那不是电影里学拳的地方么?”

    “那是龙虎门!而且你也说了,那是电影,电影都是假的,我们龙虎山可是真的!”

    见任重说的那般认真,风衣男甚至都怀疑,对面这人如果不是疯子,那就是英叔的僵尸电影看多了,魔怔了。

    “行吧,行吧,这位花殇乐先生,如果你想算命,麻烦你拿个布,写上你的名号,去门口摆个摊子,我觉得或许会很有市场,但是这里,并不需要你算命,还是请你离开吧。”

    风衣男想了想,觉得自己何必跟一个脑子不太好使的人计较那么多,所以顺着任重的话,算是用另外一种比较委婉的方式请任重离开。

    “朋友,你不信我?”

    “是的,我不信这种东西。”

    任重蹭的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这下把一直盯着这里的几名安保都惊到了,连忙靠近,想要看看情况。

    这次,倒是风衣男小声的通过耳机让他们别靠近,然后看着任重,似乎想看看任重究竟想要干什么。

    任重站起来,手指着风衣男的鼻头,然后激动的说道:“今天我非得给你算上一算,让你明白明白,我们龙虎山的厉害!”

    又一次任重开始装模作样的掐指,目光始终没从风衣男身上移开过,随后开始说道:“你虽年轻,但是落得一身病根,气虚体弱,而且从面相上看来,最近你似乎经历过一场大病,身体内的元气流出严重,如果不及时补充,说不得,会病上加病,更加严重。”

    任重的话,前半段这风衣男没有当回事,甚至于有些鄙夷,觉得风衣男就是在瞎说。

    气虚体弱…………常年混迹在酒吧里的人,你随便去挑,十个里拎九个出来,都是气虚体弱,一碰就倒的样子,因为都被酒色掏空了,能有什么好身体。

    然而后半段,风衣男越听越有些心惊,因为前段时间在他身上确实发生了一些事情,导致他做了个手术,手术之后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两个月,虽然医生说已经过了恢复期,恢复的比较好,但是身体总是觉得有些不太舒服,而且愈发的容易疲惫。

    风衣男这下紧紧的盯着任重,心中在思考,眼面前这人究竟是如何知道自己做手术以及术后身体疲惫的情况的。

    如果是算出来的,未免也准的太可怕了。

    但如果说是用了其他方式得到的这个信息,那风衣男就要开始警惕了,警惕自身周围的情况,以及警惕任重的身份…………

    对着耳机说了几句话后,远处的一名保安离开了,不知去向。

    “咳…”风衣男咳嗽了一声后,望着任重,随后问道:“除了这个,你还看出些什么来?”

    “你不是说不信?现在怎么又问了?”

    任重的话,让风衣男语塞,过了一会后,他才回答道:“纯粹就是因为好奇,所以才想知道。”

    “噢~好奇是吧?”

    任重点点头,脸上露出奇怪的笑容,然后说道:“那行,那我就和你说说,我还算出了什么。

    首先就是我看出了你的五行缺水,所以你名字里应该有个字和水有关。

    你右肚子下面的伤口缝线技术不过关,似乎给你做手术的医生是个新手,我也不知道你怎么心那么大,但是我还是建议你,去个大医院检查一下伤口,毕竟再次感染的可能。

    哦,还有一点,我刚刚看出来,补充一下,那就是你的吉尔上的那颗痣挺红挺漂亮的,作为胎记,最好别没事老去挠,那不是痔疮,挠破了也没用。

    最后一点,那就是人之三火,你有两火十分暗淡,三火乃人之三元,如果三火灭了,你这个人也………啧啧。”

    任重最后话留了半句,但是其透露出来的意思已经不言而喻了。

    而风衣男则是处于深深地震动之中,说实话,任重说他名字中带水,这没有什么,因为他的本命也不是什么秘密,真的有心人要查,肯定也能查出来。

    但是他就医的这件事,哪怕是伤口的位置,这些都是秘密,他始终没有透露给别人,因为自己所干的事,导致风衣男受伤后,也不敢去大医院就诊做手术,只能寻了一家私人诊所,重金利诱加上威胁之下,让这诊所里的医师给自己做了手术,这件事从头到尾连他本人算在内,知道的人只有三个。

    所以眼面前这个人,居然能知道这件事,着实让风衣男无比震动。

    而最让风衣男觉得邪门的,就是任重说的胎记了。

    如此的部位,任重又是如何能知晓的呢?

    难道说这一切都真的是任重算出来的?

    这样说来,这算命也太神奇了!

    ………

    见到他震惊的表情,任重就知道自己已经成功了一半。

    他说的这些话里,大部分都是真的,但不是通过什么事先调查,也不是什么算命知道的,算命只是一个借口,目的就是为了引起风衣男的好奇,其实大部分的事,都是任重通过自己眼睛,看到的。

    譬如他内衣口袋里和那些一袋一袋的小药丸放在一起的身份证,任重才知道了他的名字。

    再继续看去,任重看到了他肚子上的伤口,上面的线凌乱不堪,甚至还有血迹渗出,这显然不是专业的医生所处理的。

    至于吉尔,任重也很不好意思……无意中发现的,那么小的家伙上居然有一粒红红的痣~

    …………

    “行了,我说完了,至于信或不信,全靠你自己,先行告辞!”

    任重一挥手,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回到了自己的卡座,卡座上,瞿鹰正抱着一大瓶可乐的瓶子,放在双腿之间,不断地摩擦,摩擦……

    “瞧瞧你这出息!”

    任重指头点在瞿鹰的额头上,着实有些无语,虽说男性本色,但是瞿鹰这样子,也有些太那什么了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