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四百八十一 坐而论道

作者:无解的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阵灵季玄心重复着任重说的这句话,忽然之间语气变的复杂起来。

    “想不到你小小年纪,却有这般见识,真的不得了,也难怪你可以进到这里来,看来确实有几分真才实学。”

    “……”任重张着大嘴,不知道该如何向他解释,这句话压根就不是任重自己说的,而是借鉴别人的话而已,不过想想也是,毕竟是战国时期的人,时间对不上号,很多东西不知道也正常,解释起来反而太麻烦,所以任重索性选择不解释,就让他误会去吧。

    “季前辈,这话的含义,你应该听的出来吧?

    我们重新说回那四位国君,你难道真的认为,他们是因为一句话,所以会联合四国,出动大军,去攻打一个国家么?”

    “………………”

    阵灵默然不语,任重继续说道。

    “其实事实很明显,那就是他们根本不是因为什么所谓的仁政,而是看中了国土,就是为了国土而选择攻打,其余的一切都是借口而已,哪怕没有那句话,他们也能编造出另外一个理由,无非就是换句话而已,不是么。”

    任重觉得自己已经把话说的很清楚了,虽然他也同情季玄心前辈的遭遇,但这些事,哪怕是现在随便拉出一个看过电视剧的小孩,都能给你分析的头头是道。

    “你的意思是………我怪罪不到儒家的头上,也怪罪不得那说这话的人?”

    听着季玄心的语气,任重内心顿时感觉不妙。

    “就算如同你说的这般,那四名国君为利而行,但是儒家呢,就真的没有一点过错?

    我曾修书给儒家那位,让他同这些君王交流,让他们善待亡国之民,然而那些提出仁政的人,面对真正需要仁德对待的百姓时,他们又做了什么?

    他们什么都没有做,什么都没有做!”

    季玄心的咆哮充斥了整个空间,震的任重耳朵生疼,此刻任重内心感觉到了一种深深的无奈感,这件事他没有亲身经历过,发言有些片面,但是任重读过史书,如果史书上写的是真实的,那么实际上当时的儒家虽然饱有盛名,不论到那里君王都礼遇相待,但是实际上,愿意实行儒家政治的君王几乎没有,所以这也是,孔圣那段时间一直漂泊流浪的原因。

    季玄心这话,应该不假,但是儒家究竟有没有争取过,争取之后有没有成效,这又是两说,毕竟君王是君王,儒家势儒家。

    哪怕是后世独尊儒术的朝代,对于儒家的思想,也是取其中有利于朝堂管理的思想,其余的,也没有一概接受,所以从这里也能明显的看出,控制国家的,依旧是君王,而不可能是儒家。

    面对此刻俨然已经钻了牛角尖的季玄心,任重真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的感觉,内心深处,忽然无比佩服那些警局里,街道中的调节人员,他们天天面对一些是是非非,大爷大妈,究竟是怎么做到,能把事情圆满化解的。

    而且任重算是看出来了,这季玄心前辈,是很难改变其对于儒家的态度了,其实这也可以理解,如果因为任重的一两句话,就能改变其看法,那么季前辈舍身封印孔圣千年的举动,也未免太过幼稚了些,真要这样,也许根本不用等人来这里破除封印,指不定季玄心自己想着想着,就想明白了。

    化解成见太难了,任重觉得自己做不到,仔细思考了一翻后,任重忽然觉得,这件事也许应该换个方面来思考,思考一些看不到的角度,不应该直接以破除封印,救出孔圣为目的……………

    想到这,任重的目光忽然一闪,他比之季玄心的优势是什么,是年轻么?

    应该不是,他最大的优势就是,他知晓历史。

    “季前辈,小子斗胆问一句,国家灭亡后,季前辈做了什么?”

    “我?”

    阵灵季玄心一愣,顿了许久后,才幽幽说道:“国家覆灭不可阻挡,我只能带着一部分曾经家长的亡民,去我以前待过的地方,在那里,能通过我的关系,让他们过的稍微好一些,虽然回不到家乡,至少衣食无忧。”

    “这么说,季前辈可是为了百姓出了力了……”

    “百姓…………不,并没有,说到底,我能带的,也只有那么些人,他们大部分,还是我的亲族,称不上为了百姓。”

    “恩………就算这样,季前辈还是算宅心仁厚的,小子佩服。

    小子这里,还有疑问,可请季玄心前辈解惑?”

    “你问吧…”

    “季玄心前辈也说过,你曾经为吏时,带动了一乡的百姓,让他们有吃有穿,对么?”

    “穿……稍微差点,但是吃,确实每家都有得吃。”

    “既然如此,那么季前辈您认为,自己为官为吏的政绩如何?”

    “别的不敢说,但至少同年的乡里,我管辖的乡绝对是变化最大的,至于政绩………如真的结算,应当也有中上。”

    “那么好,季前辈,小子这里再问一句,你为一乡官吏,能使乡民饱食,如你能成为一国之君,你觉得你国中之民,会将如何?”

    “一国之君?”

    任重的话让季玄心顿时迟疑了,他从未这般思考过,从出生以来,也没有想过这个可能,从小到大读的书,上面写的都是忠君,如果对国君提出好的政见,如果成为一个对国家有用的人,而如何当国君,这书上并不会写。

    任重也不催促,而是让季玄心自己品,细品。

    “如果我为国君………或许会延续我之前的想法,大力发展农业…让国中百姓,都能吃上饭。”

    季玄心自己都有些不确定的说着。

    “国君……………………仅仅只是管百姓口腹之欲?那国君…………………不就等同于伙夫?”

    “这…………………”

    “季前辈,你觉得,百姓,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