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四百四十 药奴

作者:无解的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神台之上,一个人呆滞的坐在地上,双目无神的望着,耳边响起的是丹炉内空气压缩爆炸而响起的声音,脑海中浮现的却是从前的画面。

    记忆的最初那是一个纯白的世界,山也白,草也白,树也白,就连他自己的嘴唇,都是白的,光着脚丫踩在雪中,他不知道严寒,不知疼痛的走在山中,低温很快就带走了他最后一丝气力,最终他无力的倒在雪中,天空中继续飘洒的轻柔白雪像墓碑一般,慢慢的将他的世界覆盖,直到掩埋的那一刻,他朦胧中听到了脚步声,强行睁开眼睛,看见一只干枯只剩骨头的手伸向了自己。

    恩……………好舒服。

    那一天,他像一只猫一般,被收养了。

    醒来后的他在那寂静无人烟的城池里。

    那人影见他醒来后,对他说了一句话。

    “你………以后就叫药奴。”

    然后他的名字,就这样被定下了,以前叫什么都不重要,他也想不起来了,他只记得那白雪皑皑的世界中,那如枯萎的老树般对他伸出的手。

    随后的日子里,他随着这位甚至连姓名都没有和他说过的人一起生活,就在这古城之中,学文识字,炼丹制药,除了那神奇的法术,其余的都传授给了他,在他心中,这就是他师,也是他父!

    城里除了他们,就没有别人,这种日子,换个人来,也许觉得很清苦,但是他却过的很开心,只要能长伴其左右,对于他来说,就够了。

    然而一切从他成年的那天开始,就开始变的不一样了。

    “药奴,你知道头顶这棺……是谁么?”

    他点点头,他师傅经常出神的,望向那棺木,所以他以前就很好奇,这棺木里,装的是谁,有一天看了师傅的随册,他终于知道了,头顶那位,是什么身份。

    “那你又可曾知晓,我在这里,是为了什么?”

    “炼丹…”

    他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你可知,我炼丹,是为了谁?”

    这次,他不知道了。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当年皇上年少登基,我被封为国师,此乃大恩!

    荣光宠濡加之我身,天下方士何止万千,皇上却只赏识我!

    我当年就发誓,一定要倾尽所能,为皇上炼出一颗始皇帝都炼制不出的长生不老丹!

    然而命途多舛,时运不济,皇上登基后一年,就驾崩了………………”

    他从未见过他师傅这个样子,如此的激动。

    “吾皇驾崩之后,我原本是不用卫陵的,但是我坚持,甚至连这皇陵,都是我尽心竭力,设计出来的!”

    说道这时,他师傅将目光望向了他,眼中有一种无尽的期望,又一次,他师傅朝他伸出了手,抚摸着他的头,这一幕他向往已久,此刻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药奴,你可知,为了复活吾皇,我可以付出一切!”

    他师傅激动的言语中,拳拳之心显而易见,忽然他师傅问向他。

    “那你呢!你是否可以为了吾皇,奉献你的一切?!”

    他愣住了,看着眼面前这人,他沉默的闭上了眼,觉得周围环境一变,变回到那冰天雪地之中,他被埋在雪中,一切都那么冰冷的时候。

    再睁开,他明白了,自己似乎存在的意义,从来都不是陪伴,但只要师傅能开心,他就开心。

    “我愿意奉献一切。”

    他是这般回答,省略了一些东西,没说出口,是因为谁,而后,毒虫入体,毒哑了他的喉咙,他再也说不出口了。

    视线渐渐回到现实,膨胀的空气,依旧在发出爆炸声,最后一只毒虫,都投进了丹炉之中,他遵循着教诲,来到丹炉前,面色平静的坐着,望着炉内平静燃烧的火焰,他仿佛看到了自己的终结。

    【起于冰雪,灭于火焰】

    这是不是,也是师傅口中的阴阳。

    ……………………………………………………………………………

    国师望着任重手上的符咒,目光微动。

    “五行符?可惜只是初级,不堪大用!”

    “有没有用,你试试就知道了。”

    任重挥手间,十余张火焰符一齐扔了出去,虽然威力可能不及这国师一个火球,但是胜在场面壮观!

    那国师现在原地,一动不动,仿佛眼面前这十多张燃烧的火焰符不存在一般,等火焰追到身前,他身后的披风蓦然一动,露出披风之下的纹路,任重学了一段时间的阵法,看了一眼,就看出来了,那是一个防御法阵!

    所有的火焰符轰炸在披风之上,那披风丝毫无损,任重明白,想要破除这种等级的防御法阵,靠符咒,是完全不现实的,以术破术,要靠等级,以力破术,却可以取巧。

    “老鬼!你以为只有你会阵法?小爷今天也给你露一手!”

    任重五张符咒齐飞,啪啪啪扔在地上,呈五行相位,自己立于中心,口中念念有词。

    “乾三连,坤六段,五行五应,相生相克!”

    那国师目光凝动,同时对于此刻所看到的东西,表示震撼,甚至有些不能理解,难道是待在这里太久了,外面的世道变了?

    一个没有灵气的寻常人,居然也能以符驱阵了?难道以符驱阵的要求,不应该是对阵法理解很深,并且那些符咒,是由本人所刻画的么?

    之前国师以为这些符咒都是那小女娃给任重的,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么一回事!

    这些符咒与任重之间,真的能相互呼应,这就证明了,这些符咒真的是任重画出来的!

    任重疯狂的用精神力和自己的符咒互动,而国师的注意力完全被任重吸引了过去。

    刚刚火焰符在披风上炸开,还有些硝烟弥漫在地面之上,就在这硝烟中的一处地面,蓦然软化成沙。

    任重表情肃然,同时嘴里大喊。

    “阵起!老鬼,看招!”

    国师浑然不怕,甚至身体更往前了一步,这种初级五行阵,他根本没在担心,完全破不开他的防御法阵。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