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四百零二章 还有别的

作者:无解的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我是谁?

    你们又是谁?”

    这是吕仁平看到任重和黎天余说出的第一句话。

    任重指指黎天余。

    “他是唐僧,我是悟空,你是师弟八戒,我们师徒一行,正要去取西经,你还记得么。”

    吕仁平恍然大悟。

    “我想起来了,是不是还有个人,叫沙僧?还有一匹马,是白龙马,对么!”

    任重嘴角微微抽搐,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了,原本开玩笑似的话,似乎吕仁平当真了。

    有些无语的拿出于乐乐交给他的发箍,任重将其递给吕仁平。

    “八戒,好好看看,这是不是你高老庄的童养媳留给你的。”

    吕仁平接过于乐乐的发箍,看着它,瞳孔猛的放大,随后缓缓缩小,抬起头,闭上眼睛,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后,再看向两人时,目光变的清明了起来。

    “院长,还有瞿鹰的同学,这是乐乐的发箍,她已经出去了,对么?”

    黎天余望着吕仁平的眸子里露出欣赏,对于他能够如此快速的清醒过来也感觉意外。

    “唔…………终于清醒了啊。”

    任重笑着说道。

    吕仁平揉揉脑袋,回忆着脑袋里发生的那些事情,实际上他此刻得内心远远没有看上去那么平静。

    “学弟是来接我走的么?”

    任重点点头。

    吕仁平从他躺着的那台子上跳下来,随后走到任重面前。

    “那就走吧。”

    “看起来,似乎你一点都不意外啊。”

    任重觉得吕仁平太过从容了,从容的有些过头了。

    “乐乐还小,想事情只能想到眼前,但我能想到,之前有人出去了,他们回去了,却还有人留下,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虽然和学弟你才见两次面,但是平日里和瞿鹰交流也大概了解了一下学弟你的为人,是个热心肠,所以我当时就觉得,学弟你一定会再进来的。”

    【啥意思?就是说我圣母呗?】

    任重感觉到一种深深无语。

    “行了,等到人了,带我们离开吧。”

    任重对黎天余说着,其话里的意思是让他直接将两人传送出去。

    “别急哦,我觉得你们可以出去走走,聊聊,或许有意外的发现呢。”

    黎天余意有所指的说道,一旁的吕仁平身躯一震,瞳孔中的不安转瞬即逝。

    只有任重没想那么多,只觉得黎天余是不想在吕仁平面前显现自己的能力,随后摆摆手说道。

    “行吧行吧,走就走,最好麻溜的,我这里也很赶。”

    后半段话的意思是让黎天余别耽搁他太长的时间,他还有赶着上班,随后任重带着吕仁平,就离开了福利院,黎天余站在二楼,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再看看福利院里那些散步的老人,莫名说了一句。

    “不管怎么说,你们也是我的人,帮你们找个机会报仇,也算是让你们了却心愿。”

    所有的院中的人同时抬起头,不论之前是在散步的,下棋的,还是拍树健身的,此刻都停了下来,他们原来老态龙钟的老人样变成了漆黑焦炭的身体,每个人都显的无比的凄惨,找不出一块好肉,他们嘴里同时发出哀嚎,响彻整个福利院,黎天余静静地望着这一切,没有阻止,无处宣泄的怨气,才是最为可悲的。

    …………

    吕仁平跟在任重身后,脸色有些复杂,时不时回头看看已经看不见踪迹的福利院,内心深处依旧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任重嘴里嘀嘀咕咕,似乎是在说黎天余怎么那么慢之类的话。

    “学弟…”

    “啊?”

    吕仁平忽然呼唤任重,让任重停下脚步,回头望向他,见他脸色有些古怪,不由的问道。

    “怎么了?”

    “学弟可曾知晓,这福利院曾经发生过什么?”

    “………………”

    就这个问题,任重听了不下五个人曾经向他提起。

    “发生过火灾,死了很多人,是么?”

    “那学弟知不知道,这福利院曾经干过什么?”

    “唔………贩卖人体器官之类的,对么?”

    “学弟知道?”

    这次轮到吕仁平震惊了,他两次进入房间,饱受摧残,才得出的结论,结果任重居然早就知道。

    “算知道吧,我在外面有个朋友,是干警察的,这次也是他托我,我才进来的,这福利院听他说起过。”

    “是么,学弟还真是神通广大,竟然和警察交朋友………”

    吕仁平深深得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但是有一点,也许警察都不清楚。”

    “是什么?”

    “那就是当年那批丧心病狂的人,也许都还活着。”

    “恩???”

    任重脸上的表情渐渐严肃了起来。

    “或许你还不知道之前我待的那房间是什么用的吧。”

    “听瞿鹰说过,不过他说的也不是很明白。”

    “那房间,会将人拖入某些记忆中,而我,进入了两次,第二次的时候,我直接成为了人体器官的提供者,一个没有自由,宛如牲畜,不对,甚至连牲畜都不如的存在,而存在的唯一意义,就是供养这体内各个器官,一旦需要就马上会被取出。”

    说到这时,吕仁平似乎想起了事情,陷入了好长一段时间的沉默之中,任重没有催促,这一刻他已经不那么急切的要去上班了,他这才领悟到黎天余之前那话里的意思,他想听吕仁平说完这些事,因为一旦出去,吕仁平就会遗忘里面发生的一切,包括哪些在房间里的记忆。

    “不好意思,有些出神了。”

    吕仁平抱歉的说道。

    “没事,你继续说,我听着。”

    “像我记忆中的那些被圈养起来的器官提供者,还不止一人,他们的规模很大,有时候他们认为我记忆中那位睡着了,聊天的时候提起过,那些路边街头没人管的流浪汉,一些孤儿,甚至是送到他们福利院里的问题病人,都会成为他们提供者的预选目标。

    而且更重要的是,类似的地方………不仅仅是福利院,他们贩卖人体器官赚到钱后,还在别的地方开设了一个点。”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