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三百九十三 我睁开了眼,却看不见

作者:无解的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手术刀。”

    ……………

    “卫生棉!”

    ……………

    “镊子!”

    ……………

    “擦汗!”

    ……………

    “拿瓶子。”

    ……………

    “呼,好了,手术很成功,赶紧把这东西拿去冷冻处理,然后马上安排送出去。”

    ……………

    “你们给他进行消毒,抓紧术后恢复,必要时用一些药剂强化指标也没有关系。”

    “可这样………他会熬不住的。”

    “需要他熬住干什么?只要他能撑到下一次手术就行了,看你挺面生,新来的?

    院长和你签合同的时候难道没和你提这些?收起你那可悲的良心,在这里,谁不是为了赚钱,你要分清主次,就当他是学校实习时用的那些小动物,连他父母都把他卖给了我们,你还担心什么?”

    “好吧………我懂了。”

    …………………………

    ………………………………………

    吕仁平意识终于清醒了,这一次不同于上一次,这回他是真的昏迷过去了,但在昏迷之前,他仿佛听到有人说,要动手术来着。

    意识清醒后下一步就是睁开眼睛。

    但就是简简单单睁眼,无论如何,却始终无法睁开,刚刚还没有感觉,现在从眼球的位置传来一种异样的刺痛感,这通感直入人心,不由的纠结在一起,所有感觉组合在一起发出一个疑问。

    【我的眼睛,怎么了!】

    手脚依旧被束缚着,无法用触感确定,惶恐不安的感觉在蔓延。

    【睁眼!你给我睁开眼啊!】

    强迫着自己睁眼,上眼皮和下眼皮有一种撕裂的感觉,眼角有液体流出,那不是眼泪,那是裂开流出的血水。

    嘭…

    仿佛什么东西断掉一般的声音响起,左眼的压力顿时一消,一只眼能睁开了!然而就在睁眼得瞬间,愣住了,眼面前出现的不是雪白的墙壁,居然是一片虚无,介于黑白之间,却又什么都看不到的虚无。

    不确定自己看到得究竟是什么东西,忽然耳边传来了开门的声音,伴随着一人的惊讶声。

    “恩?你醒了?眼睛上的线怎么崩了,你自己干的?这血流的,真是添乱。”

    感觉到似乎是棉花之类的东西放在自己眼睛上,正在清理着眼睛中流出的血水。

    “你们对我做了什么,我眼睛怎么了,为什么我什么都看不见了!”

    那人没有说话,只是手上的动作没有停下,继续在清理伤口,仿佛完全没听到话一般。

    “说话啊,话说啊!”

    吕仁平很愤怒的咆哮着,扭动身躯,挣扎着,但吕仁平知道,这一切其实不是自己原本的情绪,而是代入这身体的主人以后产生的情绪,这种感觉很古怪,却最能感同身受,引起共鸣。

    ………………

    “我劝你最好别这么做。”

    那声音有些无奈的开口。

    “你醒来遇上的是我,如果遇上的是其他人,他们可不会给你清理伤口,或许因为太吵,再给你扎一针,也说不定。”

    “你们,究竟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别激动,冷静一些,血流的太多了。”

    “我眼睛,我眼睛究竟怎么了!”

    “冷静一些,这血不能再这么流下去了。”

    “我看不见了,我看不见了你知道么!”

    呲!

    “嗯!”

    吕仁平感觉到皮肤被刺穿,嘴里不自觉的发出些声音来,随后又想质问些什么,却发现,身体在慢慢瘫软,原本愤怒的意识,也在渐渐涣散,吕仁平意识到自己被上药了,也许马上又要昏迷过去了,在临近沉睡的瞬间,他嘴里问出一句话来。

    “你们………究竟要干…………什……么…”

    “哎,让你别动你也不听,你看看,留了这么多血,让我可怎么交代啊,还是他们说的对,不能动恻隐之心。

    你要流血死了事小,我这个月的工资业绩可全在你身上呢,真让人闹心。

    也不知道,肺啊,肝啊,肾啊,心啊,有没有受到影响,哎………”

    ………………

    ……………………

    阳光小区旁的一家兰州拉面馆里。

    任重看着面前这位哧溜完一碗大排面又叫了一份小炒面的大叔,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究竟是我让他跑的太多了所以饿着了?还是因为这顿是我请客他在想坑我?

    不对,不对,怎么说也是开奔奔的成功人士,怎么可能坑我这么几块钱呢,一定是太饿了。】

    想到这,任重有些内疚,怎么说也是那么大年岁的人了,自己确实不应该让他去爬楼梯的,还一爬爬了这么多趟,吃个面而已,不过分。

    “老板,再来份大盘鸡!”

    【恩?过分了昂!】

    ……………………

    吃完晚饭后,任重抬头看了眼天空,夕阳散发出的余光打在天空的云层上,像金黄色锦鲤的鳞片一般,十分好看,让人有眼前一亮的感觉。

    不过当任重的目光移到身旁时,又蓦然暗淡了下去,有些悲哀的摇了摇头。

    这么有诗情画意的时刻,自己身边没有佳人挚友就算了,偏偏在一起的还是个大叔,内心深处的感悟都无处发泄。

    “隔~”

    【真是破坏气氛!】

    …………………………………

    “话说,真的要等到天黑再去一趟阳光小学?”

    于乐乐的父亲终于还是问了出来。

    “也不用啊,你现在就可以开车回家,顺便洗个澡。”

    “那我女儿呢?”

    “女儿什么女儿,我什么时候和你说过,去阳光小学是为了找你女儿?”

    任重直接否认。

    于乐乐父亲脸色微沉,似乎又要发作,深深的望了一眼任重,他忽然自顾自的说道:“年轻人,我活了那么多年,别的没有,看人的本事还是有一些的,你绝对不会是这么无聊的人,如果不是为了我女儿的事情,你何必专门跑我家门前问我那么多。

    现如今你和我说你所做的这一切和我女儿无关,我怎么可能相信。虽然我知道你讨厌我,但我在这里承诺,只要你能帮我带回我女儿,我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你!”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