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三百九十三 往事可否再提

作者:无解的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任重解了安全带,下了车,于乐乐的父亲虽然觉得有些莫名,但还是下了车,与任重站在了一起。

    任重看了眼于乐乐父亲因为上了年纪有些发福的身体,怀疑的问道。

    “你翻的过去么?”

    “翻什么?翻围墙啊?为什么要翻围墙啊?”

    任重白了一眼,默默不说话,直接冲刺,身手敏捷的跳过了围墙,然后站在里面,透过围墙中的缝隙,看了一眼于乐乐的父亲,表现出来的含义已经不言而喻了,爱跟跟,不跟算。

    于乐乐的父亲很是无语,看了一眼围墙,还记得上一次翻墙是什么时候,是二十?额,不,或许是三十年前了吧,那时候自己还是少不更事的少年,没想到如今这个岁数了,竟然还要学那些孩子翻围墙?

    而且最关键的是,为什么翻围墙,任重也完全不给他一个理由,他一个成功人士,在丽城着地方,他的名字,起码还有一定的知名度,他也要脸!

    …………

    片刻之后。

    任重看着身旁的于乐乐父亲,赞许的说道:“可以啊,老当益壮,身手敏捷啊。”

    于乐乐的父亲因为运动脸红微喘,面色不愉的看了一眼任重,说道。

    “如果能找到女儿,怎样我都无所谓。”

    “我可从来没说是带你来找女儿的。”

    “你这……………”

    见任重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于乐乐的父亲脸上怒容又起,但随即一愣,似乎想起什么来,瞬间又消了下去,脸色有些古怪的看着任重,说道。

    “如果不是刑大的警官给我打了个电话,而且那天晚上我确实在刑大看到了你,我真怀疑你不是一个警察,这种态度的警察,我真的少见。”

    “警察也是人,有点脾气很正常好吧,想要态度好的,自己去找海底捞点个餐,享受就完事了。”

    对此,任重也是为警察抱不平,尤其是当下的自媒体社会,任何一些细微的失误,都可能会在镜头下放大,加上一些无良媒体的不实言论,影响也会无限制的恶化,这种状况下,警察也难免会畏手畏脚的。

    社会监督是好事,但这种监督权不能用偏用错,更不能成为某些人手中的工具,最起码要明白一点,警察是执法者,而不能被变成服务者,如果因此而本末倒置,实在是得不偿失。

    之所以任重对于乐乐父亲态度有些不好,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刚刚在咖啡馆中发生的事,让任重看出了,这位也许平日里威严惯了,任重虽然本身不是警察,但是被指着鼻子说,是个人都不会太高兴的,任重同样如此。

    …………

    ………………

    阳光小学教学楼处。

    任重双手交叉于身前,站在楼梯口,看着一个身影正在艰难的爬着楼梯,任重望着他,有些不解。

    【什么情况?小和尚明明和我说是这样操作的啊。】

    “哈~”

    那身影又一次走下楼梯,走到任重面前,一屁股坐在地上,脸和嘴唇煞白,额头不停地冒出汗来,大口大口的喘气,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但从他眼神中,任重阅读出了很多经典的句子,譬如踏马的之类………

    低下头思考了一会,任重沉吟过后说道。

    “要不你再跑快点试试?”

    “!”

    终于于乐乐的父亲还是爆发了,普通话夹杂着方言,问候任重以他为圆心,三代为半径的直系女性亲属,任重倒是面无表情,甚至内心有种想陪他一起骂的冲动,可问题是,任重压根也不知道自己的那毫无责任心可言的父母是谁,这也是他想骂人的原因。

    看于乐乐父亲连骂人都大喘气的,任重知道他确实没有力气了,犹豫了一下后,任重拨通了瞿鹰的电话。

    “喂,任重?”

    “小和尚在你身边么?”

    “在的。”

    “让他接电话。”

    ……

    “师兄?”

    “我现在按照你说的方法,怎么都找不到那多出来的阶梯是怎么回事?”

    “额……………”

    任重眉头一扬,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直接问道。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没和我说?”

    电话那头的小和尚听任重语气不善,顿时心中凛然,连忙说道。

    “我不是故意的,我那时候也忘记这回事了,后来才想起来,那空间法宝有些特殊,只有在夜晚才能进去。”

    “夜晚…………”

    任重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显示为十五点五十,再望向一旁衣服已经被汗水打透的那位,心中没来由的有一种内疚感,恶狠狠的对电话里的小和尚道。

    “你看我回去不收拾你!”

    随后,挂了电话。

    沉默了一会后,客气的对于乐乐的父亲说道。

    “叔啊,累了没?您看您这运动量也挺大的,要不我们去吃个饭,等天黑了再来跑?”

    “…………………”

    …………

    ………………

    福利院二楼。

    于乐乐挽着吕仁平的手,脸上露出恋恋不舍的表情,吕仁平点点她的鼻头,笑着说道。

    “也就十二个小时,我就出来了,你去吃个饭,安心的睡个觉,明天我出来叫你。”

    “你说的啊,你要叫我起床的啊。”

    “没问题。”

    于乐乐这才松开手,吕仁平也没有过多的依存,一步踏进了他之前就进入过的那个房间。

    门,蓦然就关上了。

    脸上虽然没有过多的表情,但实际上吕仁平此刻的内心是不平静的,说实话,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这房间里曾经发生过的事有那么深的执念,他带着疑问进来,希望能带着答案离开。

    静静地躺在手术台上。

    瞑目。

    ……………

    再睁开眼时。

    雪白的墙壁,有些刺眼的白炽灯,医疗器械摆放在周围,手脚被紧紧的束缚住。

    吕仁平刚想挣扎时,才意识到这已经不是自己的身体了。

    忽然一个脑袋出现在吕仁平面前,一把抓住他的眼球,用小电筒照射着,然后转过头不知道对谁说道。

    “行了,药效过去了,准备镇静剂,手术刀,消炎药,还有生理盐水。

    接下来,

    准备取眼角膜。”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