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三百九十一 为人父母

作者:无解的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作为刚上大一的新生,高中的那些经历依旧历历在目。而在孔家当亡者快递员,任重经历也比寻常人多了许多,虽然年纪还未到那个阶段,可任重也能理解许多了。

    正因为两边他都能理解,所以任重才觉得两面为难,强硬的将那于乐乐带回来,对于任重本人来说,可能就算是完成了杜峰拜托的任务,之后如何发展,那就不关他的事了。

    可如果这样,他与于乐乐的父母,又有什么不同呢,不过就是,那边将于乐乐逼走,他任重又将于乐乐逼回来,如果连逃避空间都没有,于乐乐很可能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所以任重没有直接去阳光小学,而是找杜峰队长要了于乐乐父母的位置,目的就是想知道,现如今的于乐乐父母的想法,除去着急以外,他们有没有一丝后悔,能不能从这事情里找出自己的问题。

    ………

    …………

    于乐乐的父亲双手不住的捏着咖啡,脸上的表情复杂,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过了良久,他转头看向任重,问道。

    “请问警官你这是想知道什么?你问的这个问题,又和找我女儿,有什么关系呢。”

    “噢?为什么这么说呢,了解事件的起因,也有助于寻找,不是么。”

    任重面不改色的说着,并且内心,也是这么认为的。

    于乐乐的父亲默然,不知道是不是疲惫让他变的有些迟钝。

    任重也不急于催促,这个世界,最容易承认自己错误的,其实往往是幼儿园里的孩子。年纪越小,是非对错越是简单,只需要大人的尊尊教导,他们能改,也会改。

    可至于其他人,一旦经历的多了,年纪大了,很多时候,对错的界限就模糊了,甚至连对错本身,都不太重要了。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家庭矛盾本身其实就是矛盾的,最亲近的人其实就是最容易让人受伤的人。

    “我女儿一直都是乖乖女,在学校,在家里,大家都这么说,这次她忽然离家出走的原因,其实一开始我们并不清楚………”

    任重听到这话,面无表情。

    “上次在刑大,听到和乐乐一起出走的那孩子说过,他们结伴出逃,似乎是因为………是因为………”

    于乐乐父亲说着说着,声音默然低沉了下去,似乎有些说不下去了,缓了许久,喝了一杯已经有些凉了的咖啡,他才继续说道:“乐乐她似乎是…………觉得我们逼她逼的太紧了。”

    任重双目微凝,内心想到。

    【终于说到点子上了!】

    没有留给这位父亲太多思考的空间,任重继续追问道:“逼迫的太紧?是指哪方面呢?据我所知,于乐乐才上高一吧。”

    “我和她母亲都认为,高考这种大事,越早抓起,越好,所以哪怕是初三到高一的暑假,也没让她休息,一只在补课,现在想来………真的是…………”

    于乐乐的父亲双手捂着头,显得十分的懊悔,任重将这一切都观察在眼中,脸上却默不作声。

    毕竟是成年人,而且应该也是有身份的一位,控制自己的情绪,还是很有一套,尤其是当着外人的面,于乐乐的父亲很快就平静了下来,抬头看了一眼任重,脸上露出抱歉的表情出来。

    “实在不好意思,最近压力太大了,没地方发泄,所以才这样子…”

    “能理解,你也不容易。”

    任重点点头,但随后说出来的话,让于乐乐的父亲又一次怔住了。

    “除了学习上的,还有没有别的方面呢?”

    于乐乐的父亲一愣,随后脸上露出些愤怒,一拍桌子,指着任重的鼻子说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把我们想成什么人了,你认为我们是什么家庭?你说的这些不仅和我女儿的失踪没有丝毫关系,而且还窥探了我家得。

    你警号多少,我要向你上司投诉你!”

    “啧啧。”

    任重见其气势如此之盛,不由的摇摇头,果然有身份的人就是个平常人不太一样,不过想想也是,一般平头老百姓敢闹上刑大去么。

    “哎~”

    任重叹息了一口气,随后从位置上站了起来,本来他准备直接离开的,但是终归还是有些于心不忍,最后算提醒似的说了一句。

    “其实我不想知道,你们家究竟怎样教育子女,我还小,也没有兴趣交流育儿心经。

    不过我知道的是,如果你们不发生改变,哪怕于乐乐她回来了,终归还是会离开的,离心离德,这才是本质。

    就好像一经典得狗血台词,你可以得到你女儿的人,却得不到你女儿的心。”

    说完,任重直接推开门,留下表情阴晴不定的于乐乐父亲,径直走下了楼。

    回绝了咖啡馆老板娘的热情挽留,任重前脚刚踏出咖啡厅,后面就仓促的脚步声。

    面无表情得转过头去,任重看到那于乐乐的父亲推门而出,任重刚刚其实已经决定不管这破事了,回去就和杜峰说找不到人,相信杜峰也不会怎么怪他,至于于乐乐,如果她自己想的明白,那她自己可以回来,如果想不明白,强行带回来,可能会演变成另外一个意外,任重不想如此。

    …………

    于乐乐父亲似乎是跑出来的,有些气喘吁吁,额头盗汗而出,或许是那略微有些佝偻的背影,让任重想起了某个场景,不由的停下了脚步。

    “请,请留步。”

    上气不接下气,说话都有些结巴。

    任重扬眉一挑,问道。

    “怎么了,于先生,可是需要我的警号?如果对我有任何意见,可以找我队长,杜峰去投诉,想来您找到,应该不难吧。”

    任重不敢说自己是警察,但是推出杜峰,于他还是没有任何心里压力的。

    任重的话听在于乐乐父亲耳中,实则有些刺耳,可就在刚才,有一种强烈的直觉告诉他,如果就这样放任任重离开,也许于乐乐真的,就找不到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