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三百六十七 如何算死亡

作者:无解的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大师?院长?

    吕仁平听到这个声音内心第一时间想起,就是那院长老头,声音也是那么的相近。

    接着吕仁平就感觉到了自己的嘴巴被人强行打开,然后塞了什么东西进来。

    “哇,虽然不是第一次看,但是依旧觉得很神奇,这么一颗小小的药丸,就能让一个人的生命体征近乎于无,实在是太神奇了!”

    “这种事,说来其实也算不上什么神奇,不过就是你们见识浅薄罢了。

    好了,多余的话就不说了,快点准备一下,可以让他家里人过来了,注意自己的表情,另外王医生…”

    “哎,院长我在。”

    “消毒室准备好了么?等处理完这边的事情,就可以直接送进去,另外那边的客人,已经等不及了。”

    “放心吧,院长,一切都准备好了,恩,你办事,我心里还是有底的…”

    “这还是仰仗了院长的支持啊!”

    砰……

    似乎是有人出去,门关上的声音。

    随后吕仁平还察觉到,有人的手在自己身上摸索着,布置着什么。

    “心电图,呼吸罩都备好了。”

    “好的,那边可以通知他家人了,他家人来的时候,注意控制下自己的情绪,你是医护人员,病人去世怎么还能嘻嘻哈哈的么,让患者家属会怎么想?”

    “好嘛~我知道啦。”

    …………

    吕仁平的意识在黑暗中游荡,此刻的他如同和自己的身体分离,能感受,能听到,看不了,做不了事。

    此刻房间内仪器传来有规律的滴滴声,再无其他声音,这种莫名的寂静,让吕仁平有一种强烈的不安感。

    踏,踏,踏,踏!

    忽然之间,外面的多了很多脚步声,而且很急促。

    砰!

    门被直接生生的砸开的感觉。

    吕仁平被吓了一跳。

    “思平!思平!儿子啊,你好好的怎么忽然就没了啊!”

    随后吕仁平就感觉到身上忽然有人扑了上来,抓着他的手,不住的拉扯着。

    思平?

    是在说谁?

    是说我么?

    “儿子啊!你醒来,睁开眼睛来看一眼妈,那就在这里啊!”

    吕仁平也真的很想睁开眼睛,他也想看看,究竟是谁,在自己身上悲鸣哭泣,这位母亲,究竟长的什么样子,是不是白发苍苍,是不是皱纹累累。

    吕仁平不是这人口中的思平,但此刻他的内心中,也有一种感同身受,不自觉的将自己带入其中。

    “你怎么忍心,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啼哭不止,房间内还有很多人,却都没有说话,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母亲,在宣泄着自己的情绪。

    过了许久,悲鸣变成了哽咽,这位母亲,喉咙沙哑,已经哭不出完整的声音了。

    吕仁平觉得身上一轻,那位母亲,似乎被人带走了。

    “实在抱歉,我们福利院………尽力了。”

    “唉………思平这孩子命苦,我们做父母的小时候没能及时关心,让他得了抑郁症,送来你们福利院,虽然好转了些,但没想到他身体竟然已经虚弱到这种地步,这一切,都怪我们自己。”

    吕仁平能分辨出,其中一人的声音,是那王医生的,另外一人听对话,似乎是思平的父亲。

    “虽然这个时候说这些不太方便,但是我还是冒昧的提一句,之前我在电话里和您沟通的事,您考虑的怎么样了?”

    “这个………………我个人是觉得,如果能将遗体捐献给学校,用于医学研究,是挺有意义的一件事,不过孩子他妈…………可能接受不了。”

    “这种事,还需要您这家属去劝说,毕竟这是好事,不是坏事不是么,而且我们福利院,可是向学校申请了款项的,两万块,这申请可是很麻烦的事情,您不再考虑考虑?”

    “两万块……………………行吧,我再去做做工作看看。”

    两万?买个尸体,用于学校研究?

    再联想到之前吕仁平听到过的话,一种极度可怕的猜想在他脑海中形成了!

    他的意识开始疯狂的波动着,试图打开脑海中的空洞的黑暗,然而这片黑暗就和枷锁一般,纹丝不动,牢固的让人绝望。

    “王医生,那我先下去看一下我妻子,等一下再告诉你我们的决定吧。”

    “好的。”

    听到那位要离开,吕仁平在心底里疯狂呐喊着,咆哮着!

    别走,你儿子还没死!

    什么用于学校研究,那些都是假的!

    看清楚啊!你现在走了,你儿子真的就会生不如死了!

    这是吕仁平的呼喊,而且在这片黑暗中,吕仁平还感受到了同样的情绪,来自黑暗中支离破碎的哀求。

    此刻吕仁平全然想明白了。

    这………是另外一个人的记忆。

    而这个人……当时就是这种情况。

    明明听到母亲的哭泣,却无法伸手为她擦拭眼泪。

    明明还活着…………却被死亡。

    这一切……………是多么的可怕,对于当事人……来说,又是多么的绝望。

    吕仁平亲身经历了这一切,连带着自己的思想,也发生了一些不可逆转的改变,变的心神郁结起来,这种变化,是潜移默化的,同时自己也很难察觉。

    咯吱………砰…

    门被开启,又被关上。

    同一刻思平的内心也上了锁。

    一种被世界抛弃的感觉油然而生。

    吕仁平觉得四周湿漉漉,天空中好像有下雨了一般。

    猛然想起,这并不是实体世界,不可能下雨,想了一会,吕仁平终于明白了。

    这是思平的哭泣。

    ……………

    之后的一切,吕仁平都觉得很麻木了。

    他这具所谓的尸体,被放进了某一个冰冷的四方盒子中。

    接受了亲朋好友的祭拜,接受了不知道是和尚还是道长的法事,一切都按照规矩走,除了唯一一点………………

    就是没有人知道,那冰柜中的人,其实并没有死。

    不知道那边的亲戚,带来的一个小孩,特别的皮,在祭奠即将结束,大家低头默哀的时候,忽然抬起头来,看到冰柜中的某人,手指微微颤抖了一下。连忙吓的拉着自己妈妈的手说道。

    “妈妈,里面那位哥哥,没死,我看到他手指头还在动!”

    那位母亲颜色一变,死死捂住自己孩子的嘴,教训道。

    “别瞎说,小孩子懂些什么…”

    这次……是真的死去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