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三百六十六 紫色房间

作者:无解的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听到任重的话,梅姨额头有些虚汗流出,朝四周张望了两眼,似乎害怕有什么东西忽然跳出来似的,见确实没有动静,梅姨这才放下心来,松了一口气。

    任重好奇的问道。

    “梅姨,你这是在干嘛呢。”

    梅姨瞪了任重一眼,骂道。

    “你这熊孩子,不该你说的事情别瞎说,孔尊者对你还不够好么?!居然还敢在身后菲薄,真是该打。”

    梅姨不仅是说说而已,而是真的一巴掌拍在了任重的脑门上,拍了个通红。

    任重瞬间懵了,梅姨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生生的将任重给拖走。

    ……………………………

    城西福利院里,恶魔此刻又套上了院长的人皮,正在一间类似于手术室的地方,四周的照明灯将整个房间照的通亮,不存在任何有阴影的地方。

    院长手上拿着手术小刀,带着口罩,双眼凝视,一眨不眨的在手术台上切割着,雕刻着,整个人仿佛一个艺术家在创作艺术品那般。

    眼看着手术台上那玲珑完美的曲线已经成型,就差一个头颅就能用的时候,忽然院长拿着手术小刀的手颤抖了一下,不小心在上面划了一道口子。

    院长楞了三秒后,抄起手里的刀子就将这即将造成的作品给毁了,然后随意的扔向一旁,摘掉口罩,骂骂咧咧的说道。

    “我的,今个是什么日子,怎么阴司的人也会找上门来,让我交出人?

    你倒是和我说清楚交哪个再走啊,不然我的那知道我该放那个!

    这一天天的,真晦气!”

    ………………

    二楼里,吕仁平一直在默默的注视着于乐乐,寸步不离,哪怕是后来瞿鹰离开了,他也没有回头看过一眼,更别提跟着瞿鹰走了。

    一直在观察于乐乐的吕仁平发现,于乐乐虽然一直躺着,但身体还是会有一些细微的变化,比如手不自觉的捏紧,眉头皱起等等,看起来就好像一个人在做梦一般,而且一定不会是什么好梦。

    “黄,紫,红,黑………………………

    这每个房间里,究竟有什么呢?”

    吕仁平内心不免产生好奇,因为如果按照这纸上所写的的,进这房间里待着,似乎是唯一的离开的方式。

    既然找到了于乐乐,吕仁平自然也需要思考下一步,该如何带着于乐乐离开了。

    看着二楼其他的房间各种不同的颜色,吕仁平心里不禁有些犹豫。

    我是不是应该进去看看呢?

    这房间里面到底会发生什么?

    再深深看一眼于乐乐,吕仁平终于挪动了脚步,移到了另一个黄颜色门框的房间前。

    吕仁平伸出手去推门,却发现门紧紧关闭着,怎么推也推不进去。

    拉开上面的小窗,吕仁平往里面一看,里面竟然已经有人躺着了,还是一个男人,不过吕仁平并没见过,也没有印象。

    此刻吕仁平就站在一扇紫色的门之前,手轻轻

    随后吕仁平四处探视,二楼黄颜色的房间已经都有人在里面了,算算人数,足有十六个人。

    但是紫色开始往上的房间,却一个人都没有在里面,这就有些奇怪了。

    吕仁平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同时也因为规则所致,轻轻的推开门,踏步走了进去。

    吕仁平一进去后,门就自动的合上了,从里面无论如何都打不开。

    在外面通过小窗看里面因为光线黑暗的原因,只能看见墙面一片漆黑,吕仁平还以为这墙原本就是这种颜色的,但现在屋里一看,这墙其实不是黑色,而是一种血液凝结之后的暗红色,而且墙上还到处都有细长的痕迹,看起来像是人生生用指甲印刻上去的那般,着实恐怖渗人。

    吕仁平眉头皱起,看着屋内,站定了许久,也没有什么事情发生,这和我预想中的有些不同。

    目光忽然移向屋内唯一的摆设,那张手术台上,吕仁平仿佛意识到了什么,抿抿嘴,慢慢坐了上去,最终平躺在上面,吕仁平觉得自己的眼皮越来越重,越来越重,渐渐意识陷入了昏迷,最后一片黑暗和朦胧。

    呲!

    黑暗中传来一阵刺痛感,然后好像有什么东西流进了身体里。

    吕仁平能清晰的感受到,身体遇到到了威胁的他极力想睁开眼睛,看看发生了什么,然后一切都是徒劳无功,眼睛完全睁不开。

    除了眼睛以外,意识还想接管身体其他的部位,却更是做不到,也许此刻唯一还能接触外界的感官,就是耳朵了。

    嘎吱……

    或许是因为闭着眼睛的关系,吕仁平觉得耳边传来的任何动静都是那么的清晰,那么的恐怖。

    “这个声音………是门开了?

    这个门,不是无论从里面还是外面都无法打开的么?”

    踏………………踏……踏…

    脚步声由远及近,吕仁平能感觉到这人到了自己的身边,也许正在观察自己沉睡的身体!

    “怎么样,镇静剂注射了没?”

    忽然有个男子的声音响起,如此问道,而且另外有一个女人的声音回答他。

    “注射了,现在应该已经生效了。”

    “剂量给我控制好了,不要再犯上次一样的错误,你以为能买的起他们的顾客是那么好招惹的么?

    钱还是小事,如果让顾客失去了对我们福利院的信任,那才是大问题,到时候开了你都不顶事!”

    福利院,一男一女,镇静剂,顾客。

    提炼出这几个关键信息,但是对于吕仁平来说,还是没什么用,因为他此刻什么都做不了,除了害怕,不安!

    “哎呀~主任,你别这么吓人家嘛,讨厌死了,你不是知道人家胆子小嘛。”

    “真是个小妖精,不过现在办正事要紧,晚上我再好好收拾你!”

    嘎吱!

    又是推门声响起。

    吕仁平耳边忽然又出现一个男人的声音。

    “一切办妥了么?来,喂他吃下这颗龟息丸。”

    “是的,大师~”

    “我说了,在福利院,不要叫我大师,要叫我院长!”

    吕仁平脑海一震,因为这声音听起来莫名耳熟!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