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三百三十三 老黑登场

作者:无解的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花殇乐很怪异,任重看出来了,看着他的目光内心中不由自主产生了一种这不是那个花殇乐的错觉。

    这并不是说任重和花殇乐很熟,只是花殇乐之前给人的感觉太过深刻,甚是高傲,谁也不放在眼中,而且一言不合就开杀,这种个性,任重一度认为这位不应该是龙虎山的,应该隶属于那个邪派,只是打着龙虎山的名号出来而已。

    至于现在,花殇乐虽然没说话,但是整个人的气质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之前像带刺的玫瑰,逮谁扎谁。现在就像和煦的阳光,一动不动站在那里,却好像能温暖人心。

    有这种感觉的不仅仅是任重,还有花殇乐的师兄,仿佛第一次认识花殇乐一般的目光打量着他,尤其是花殇乐给任重下跪那段,他差点把自己刚补的金牙给生生咬断了!

    自己家的师弟是什么尿性自己最清楚,那是眼高于顶,向来不把别人放眼里的住,别说是任重,哪怕是见了掌教,花殇乐也从来没正儿八经的行过礼,就这么一个人,现在居然给任重跪下了。

    花殇乐的师兄顿时觉得,也许以前对于花殇乐的教育方式有些问题,如果今天还能有命回龙虎山,他一定会和师傅提议,师弟不听话怎么办?多半是装的!打一顿就好!

    花殇乐似乎感受到了他师兄的目光,回身望了一眼,平和的笑容让花殇乐的师兄内心触动。

    “师弟………好像真的不一样了。”

    花殇乐的目光里,少了狂妄,多了一份和煦。

    眼睛是人心灵的窗户,这一眼,让花殇乐的师兄觉得,花殇乐真的脱胎换骨了。

    正当任重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是好的时候。

    忽然平地起风云,身边莫名的水汽增多,凝结成了厚厚的浓雾,一米之内甚至看不清周围的事物。

    这雾生的突然,来的莫名,面对着诡异的情形,花殇乐的师兄一把抓住师弟的手,将其拽到自己身后,擦拭去嘴角的血迹,警惕的望着周围,但其实他心中也是叫苦连天,因为这云雾不仅阻挡视线,甚至连灵念也穿不透,这种手段,实在太过高深。

    而且他知道,哪怕再怎么警惕,也是无用功,孔家真的要对他们两人不利,那他们就是两具尸体了。

    “师傅啊,师傅,你究竟在打什么算盘,你最喜爱的两个徒儿可是快没命了啊!”

    心中似抱怨,似祈祷的一句话。

    任重朝向孔家小院中,目光凝视,慢慢的他穿透了云雾,看到在孔家小院的上方,有一个小小身影在翻腾着,再仔细看去,那小小的身影正是小白,这云雾显然就是他弄出来的。

    看到小白,任重心里顿时安稳了下来。不过任重又有了新的疑惑,那就是小白捣鼓出这些云雾做什么?如果是为了拿下龙虎山那两人,直接出手就是了,何必这么麻烦?这遮挡视线似乎是为了另有目的……………

    嘟……………嘟……………嘟……………

    任重在沉思,没说话,花殇乐和她师兄在一起,两人也也发出声音,但是云雾中,忽然传来一种类似于木头撞击地面的声音,清脆无比传到了几人的耳中,而且那声音越来越近。

    花殇乐的师兄心中凛然,刚刚体内的伤此刻还没好的彻底,说话都有些有气无力。

    “咳,等会不管是谁出现,万一打起来,我给你殿后,你马上跑,能跑多快跑多快。”

    “师兄,我觉得吧…………”

    “行了!别说了,现在不是优柔寡断的时候,虽然平常你目无尊长,行事又嚣张跋扈,我们几个师兄弟其实都不喜欢你这个小师弟,但是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最小,作为师兄,理应照顾你。”

    花殇乐听后真的很感动,拍了拍师兄的肩膀,感觉这肩膀无比的厚实,给人一种心安的感觉,但是当花殇乐走到他师兄身边时,却发现他师兄双眼流泪,鼻涕眼泪一齐流着,嘴唇发白颤抖,显然是一副害怕担心到了极点的模样。

    花殇乐的师兄再也装不下去了,一把抱住花殇乐,嚎啕大哭。

    “不行啊,师弟,师兄做不到啊。

    虽然师兄答应过师傅要护你周全,但是师兄还没娶妻生子,我家可就我这一根独苗啊,今天要是我死在这,我们家可就断根了啊!”

    花殇乐:…………………………………

    “呵呵,想死,怕也是没那么简单。”

    围着任重他们三人的浓雾仿佛接到命令一般,纷纷散开到一旁,三人仿佛被雾给包围住了,只留着中间一个圆形的空白区域,没有浓雾,能看清彼此。

    一个身影从雾中走了出来,手上驻着一根鱼竿似的拐杖,下巴长满了象征长寿的胡须,脑袋两侧插了两个旗帜,上面左右都写了一个大大的孔字。

    而这位,就是老黑,刚刚那句话,也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

    任重看到老黑的第一眼,就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努力不让自己笑出声来。

    这尼玛,什么造型啊这是?

    挺别致啊!

    你说你拄拐就拄拐吧,弄个鱼竿是闹哪样?好歹把鱼线去了吧?

    还有那苍白的胡须,唔…………好像参考的是七龙珠里的龟仙人,但是那胶水,能不能粘牢咯,任重亲眼看到,老黑在撸胡须的时候,撸下来两挫毛,一看就没用五零二!

    最让任重接受不能的就是老黑龟壳上插着的两个旗帜了,不知道是不是老黑用了什么特别的术法的缘故,这旗帜竟然一直还在迎风飘扬。

    看到这旗帜,任重莫名就想到了西游记里的小钻风,大王让他去巡山,拿个旗帜走在路上,生怕孙悟空不知道他是敌人一般,这种做法,太二,太没品了!

    硬生生把老黑这种腹黑高深的形象转变成孔家看门小喽喽的感觉。

    任重的看法,老黑自然不知,自从任重从小和尚脸上看出表情可以反映内心后,就极度克制自己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