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两百八十九 尘埃落定

作者:无解的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陈老板,又见面了。”

    任重笑着说道,一只手钳制抓住那陈屠夫拿着刀的手,没了那头猪的力量,这陈老板不过也就是个普通人,对力气,任重一个体育生,也没什么好怕的。

    雨衣下的陈老板一双眼睛猩红,看着任重,脸上露出狰狞的表情来,说道:“你是从什么时候看出是我的?”

    任重并不在乎他那凶恶的表情,甚至还有点想笑的说道:“或许是猪的形象有些奇怪吧,你应该知道,有人进你家把人救出来,那个人,就是我,所以一看到猪,我就想到你了。

    当然,或许这种联想没有道理,但是你的报复来的也太快,太激烈了一点。

    然后真的让我确定和你有关的,就是我的另外一个同学从那猪嘴里将人救下。或许你会说,为什么呢?

    那我告诉你,就因为,只有他,和我,是没有吃过那肉的,而这里这么多人昏迷,想来,也是和你卖给食堂的肉,有关系吧,因为他们吃过那些肉,所以对上你毫无反抗之力,这也是你如此肆无忌惮的原因,但不好意思,我没吃,而且,他也没吃,这点,我知道。”

    这位陈老板此刻显的有些生气,咆哮着说道:“怎么可能,居然会有人能忍的住那么香的肉?我不信!”

    “呵呵!”任重冷笑了一声,“或许那肉确实很香吧,但是世界上,能让人如痴如醉,不能自理的东西,统一有一种名称,那就是毒品。”

    “不,你不能把我的肉比喻成这么低级,我要杀了你,把你做成肉,然后再一口一口的吃掉!”

    陈老板有些癫狂了,那明晃晃的刀锋一直对着任重,企图在力量上,压制住任重,不得不说,身为一个屠夫,力气还是大的,任重目光微凝,早已经准备好的水灵符直接出手,水柱打在他身上,直接将他冲飞,狠狠的撞击在墙面上,刀脱手掉落在地面,发出丁零当啷的响声。

    任重深望了他一眼,然后说道:“如果不是我走进来之前,看了一眼手机,发现居然还是没信号,或许这一下,已经被你偷袭成功了。

    你杀自己儿子,还食自己女儿的肉,甚至还残杀一些无辜的人,你已经成魔了。”

    面对任重的质问,这位屠夫眼中猩红竟然有些暗淡,露出了一丝懊悔,但随后又变成那般癫狂的模样,哪怕自己已经毫无反抗之力了,也咆哮的说道。

    “你懂什么?你知道自己的儿子没出息,是一件多么让人绝望的事情么?我想让他继承肉铺,但是他呢!书也不读,肉铺也不管,一天到晚,躲在房间里,就知道喝油,满脸的痘,成天带着口罩帽子,没脸见人,你让我这个做父亲的,如何不生气,如果不愤怒。”

    任重沉默了,望子成龙,确实是人之常情,但……………

    “无论我怎么劝,如何讲,他都不听,一直和他的油作伴,那一天,他在房间里偷偷的喝油,被我发现,我一把打翻了那油桶,但是你知道怎么样?他竟然趴在地上,吸食着那漏出的油,看着他那样子,我就知道,已经没救了。

    于是我杀了他。”

    一句话收尾,没有情绪的波动,很是平淡。

    任重甚至在这句话里,听不出一丝懊悔,由此可知,这位陈屠夫,到底是对他的儿子,有多么失望。

    任重抿了抿嘴,微微摇头,原本打算直接解决他,但是听了这些话,这个念头有些松动了,沉吟片刻,然后说道:“杀人,终究是犯法的,择子而食,更是于社会所不融,而且你后面的所作所为,骇人听闻,你,终究逃不过审判。”

    “哈哈哈哈哈!”

    陈屠夫听完后,忽然笑了,笑的癫狂,任重冷冷的看着他,没说话,痴笑过后,陈屠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陶醉的表情来,明明被水枪撞在墙上,整个人散架般的躺在地上,却用一种高傲的眼神,仿佛俯视般的看着任重,用一种空洞的语气说道:“你永远不会明白,做了一辈子卖肉的人,他真正看到那种世界上最美味的肉时,那种激动的心情,人是一种美妙的生物,从科学角度来说,猪牛羊,和人,不都是哺乳类?就算是最接近人类的猴子,也有人会去品一品猴脑的味道,这是为什么?不就是因为美味,是无法抵挡的么?”

    说到这时,陈屠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目光深邃的看着任重,说道:“这世间,那么多的生灵,都活在这世界上,凭什么,它们被人吃,就是正常,而人就不可能成为食物,高人一等,这个词,是这么用的么?”

    任重听着他的话,虽然觉得这些都是妄言,但还是有些震动,尤其是那深邃的眼神,让任重想起了某个早上,那条为了救人,而奉献出自己生命的狗,最后惨死在垃圾堆中,那个画面,是何等的让人心酸。

    而事情过后呢?狗不过是狗罢了,又有谁去在乎它,会去哀悼它呢。

    不过即便如此,任重也只是感慨,并不会因为这屠夫的这些话,而对他有什么改观。只是想起那女孩身上的伤口,任重就有些咬牙切齿,深吸了一口气之后,任重朗声说道。

    “生为一个父亲,教育下一代,应当是你的义务,你能完全将过错,归咎给你的儿子,那你怎么能担当起身为一个父亲的身份呢?噬子而食,就是你的担当?

    说到底,你也就是个自私自利,只为一己私欲的小人罢了,哪有这么多借口,哪有那么多痴狂,一切,都是你掩盖自私的表象罢了。”

    说完后,任重望了一眼身后的这些同学。

    “你没有你想的那么高尚,说到底也不过就是,一个疯狂的杀人凶手罢了。”

    陈屠夫瞪大了双眼,挣扎的想从地上站起来,但最终,还是无力的瘫软的倒在了地上。

    任重再拿起手机的时候,已经有了信号,拨通了120,以及110的电话,最后再和孔麒麟说了一声。

    天空中的雪依旧在下着,任重能控制,但是无法阻止。

    抬头有些迷离的看着天空。

    雪,还是那么白。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