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两百八十四 选一把刀

作者:无解的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单冰儿挂断了电话之后的许久,任重还在痴痴的看着手机,内心中生出了一种微妙的感觉,仿佛是和朋友在外面喝酒醉宿的丈夫,被妻子叨叨叮嘱,却又说着,家里一切都好,你放心的那种感觉。

    任重脑海里顿时又浮现出之前在第三梦境时,沉沦在里面的画面,自己与单冰儿,相偎相依。

    啧~这感觉…

    难以用语言形容。

    恩…………扯远了~

    …………………………………………………

    任重此刻坚信瞿鹰就藏在那存肉的地方,但是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就出现了,那就是怎么进去?

    钥匙只有那陈老板有,任重生怕自己见到那陈老板,忍不住一张火焰符直接呼他脸上去。

    想了想,还是算了。看了眼周围,并没有人注视着一个小院,而陈老板的女儿,也进了自己的屋子。

    任重手腕上不起眼的手链,蓦然变幻,一条大花臂,配上血玉手镯,在白天,也有些引人注目。取出一张符咒,一把拍在那墙壁之上。

    “地陷!”

    以符咒为中心一圈大小的墙面,软化,成沙,露出一个圆形的窟窿,一股冷风带着肉的味道,从里面吹了出来,吹在任重的脸上,让他打了个冷颤。

    “果然是冷藏室啊!”

    任重已经有所预料了,毕竟藏肉的地方,怎么可能不冷,但是当冷气真的呼呼往脸上吹的时候,他顿时感觉真的受不了。同时他更担心了,瞿鹰要是真的在这里,会不会已经成冰棍了?

    任重随后钻了进去,冷藏室不大,甚至可以说是很小,一眼看去,就能看到全部。

    任重目光微亮,看见了地上一个躺着瑟瑟发抖的身影,心中的担忧终于放下了,因为他终于找到瞿鹰了!

    来了个洞,外面的光线照进了冷藏室里,原本黑暗的冷藏室顿时有了亮光。

    瞿鹰昨天晚上被人拖到这里,自己也不清楚什么时候醒的,醒来的时候是几点,反正一醒来之后,就后悔了,因为实在太冷了,甚至还不如一直昏迷着,至少昏迷的时候,还感觉不到寒冷!

    一直冻着,瞿鹰的意识都冻的有些模糊了,忽然门开了,一个东西丢了进来,并且还留下了一句话。

    “喝这个,可以让你身体保持暖和。”

    喝这个?喝什么?是酒么?

    当瞿鹰在黑暗中摸索,捡到了男子丢进来的那东西,打开盖子,喝了一口,然后直接喷了出来,当场喝骂道:“这是什么?油啊!我艹,这能喝?”

    但是他的骂声,甚至还没有冷气机的声音来的响,因为寒冷已经让他没有力气,让他喊都喊不出来了。

    将这油桶丢向一旁,瞿鹰将身体蜷缩在了一起,努力在这冰冷黑暗的地方,保存着身体里最后一丝热量,因为他相信,任重肯定回来救自己的!

    当外面的光透过任重制造出来的大洞,照在了瞿鹰紧紧闭着的眼皮上,瞿鹰感受到一丝热量,一丝光明。

    强撑着最后一点力量,睁开了双眼,发现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自己面前,恍惚间,瞿鹰并没有看清那是谁,当世界彻底黑暗,瞿鹰失去意识时,他下意识的说出了一句话。

    “任重…………………你来啦。”

    正在呼喊瞿鹰名字的任重听到这句话,一种复杂的感觉从心中生起,随后瞿鹰便完全的失去了意识,身体一软。

    任重好忙将他掺扶而起,此刻再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直接从后院,用地陷符再次开了个大洞,在马路上,拦了辆出租车,然后带着瞿鹰,就赶往医院去了。

    这边的冷藏室里,那原本紧紧关闭的大门,忽然打开,一脸憨厚笑容的陈老板,走了进来,看见那莫名其妙出现的大洞,以及已经消失的瞿鹰,他脸上的表情顿时一收,转而变的疑惑,不解,跨过那洞,来到后院,看到后院的墙上,也莫名其妙的出现了一个洞,他显得有些沉默。

    在原地驻足停留了一会,然后转过身,恰好看到自己的女儿,拉开窗户,露出一条缝隙正在偷偷的看着。

    冷冰冰的目光望过去,那女孩如同被电触到一般,连忙拉上了窗户。

    陈老板向着自己的屋子走去,走进房间里,看琳琅满目的刀具,他有些陶醉似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才拉开自己柜子的抽屉,在里面翻找了起来。

    找了一会后,他找到了,拿着一本小册子一样的东西,翻开,里面第一页,就是瞿鹰的照片,上面写着。

    梨园大学

    考古专业101班

    学号:10107030107

    宿舍楼:西区四栋,四零四。

    然后他满意的点了点头,将这册子放在了口袋里,脸上露出了一种病态的红润,随即剧烈的咳嗽了起来,这一咳,嘴里吐出的,竟然都是血。

    “爸爸,爸爸!”

    听到自己父亲在咳嗽,旁边屋子的女孩连忙跑了过来,一脸的关切。

    陈老板一把抓住自己女儿的手,将袖子拉开,露出缺一块少一块的手臂,顾不上那么多,直接一口,咬在了上面。

    呃,啊!

    女孩忍不住痛,喊出了声,但随后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让其发出声音来,任由她父亲在手臂上咬着,鲜血,顺着纤细的手臂,流过手掌,指尖,滴落在了地上。

    与其父亲的血液,纠缠了一会,最后混在了一起,仿佛古代的滴血认亲一般,证明了他们是父女的事实。

    陈老板最后贪婪的吸了一口那流出的血液,才慢慢的松开了口,放开了手。

    女孩连忙将袖子放下,但鲜红的血液,不是薄薄一层衣服可以阻挡的,鲜血打湿了她的衣服,甚至改变了衣服的颜色。

    陈老板眼中的疯狂慢慢的褪去,看了一眼她,轻声的说道。

    “去换身衣服,洗洗吧。”

    “恩。”

    女孩连忙走了出去。

    只剩一下陈老板一个人坐在屋子里,望着满墙的刀,陷入了迷醉之中。

    “该………用那把好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