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两百六十九 最害怕的事

作者:无解的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瞧,光顾着说话了,下面的人和我说,你今天一整天可没吃东西,一直在办公室也不知道干什么,虽然你年轻,但身体也不能这般消耗,尤其是你大病初愈没多久,更不可空腹,来,动筷吧。”

    聂伟见范玮明一直在说话,于是劝他赶紧吃饭。

    范玮明心中感动非常,想不到自己没吃饭这种小事,聂伟都能记在心上。拿起筷子伸手正准备去夹菜,范玮明忽然想起自己身上的文件,想了想,觉得饭菜还是不急,先把正事办了。

    “爸,这是我上任西城以来,对西城广场的一些看法与联系,你瞧瞧?”

    “哦?”

    聂伟接过范玮明手里递过来的文件,仔细端详着,将文件完整的看完了,范玮明很是紧张,一直盯着聂伟的脸看,仿佛其每一次皱眉,都是一种煎熬。

    五分钟过去,聂伟仔仔细细的将文件从第一页看到了最后一页,其实他本不必如此,哪怕公司上亿的合同文件,那也是助理以及律师团看的,他身为老总,干的就是拍板钉钉的事情,从来不喜欢在文件上面浪费时间,但是范玮明于他来说不一样,范玮明花了那么久时间,捣鼓出来的东西,他用五分钟看看,又有何妨呢。

    聂伟将文件放下,想了想,看着范玮明,然后轻轻的吐了两个字。

    “不错。”

    范玮明原本有些紧张的表情,从惊愕,变成了高兴,最后脸上的笑容藏也藏不住了,还有什么此自己的劳动成果获得认可更令人兴奋的呢?

    “但…”

    范玮明还没高兴太久,聂伟又说了一个字,让他表情瞬间定格住,如同电影按下了暂停键一般。

    “想法很好,对于西城广场的定位也很准备,因为你是年轻人,同时也是学生,考虑到了消费者群体,这点,不错。但这份企划书,还有些不成熟。”

    不成熟?

    范玮明一愣,然后冥思苦想了一翻,但无论如何想,都没有相出任何有问题的地方,这企划书自己前后花了将近七天的时间,感觉能补充添加上去的,都已经添加了,此刻实在是想不出来了,聂伟一直在看着他,范玮明脸色一红,有些羞愧的说道。

    “爸,请你指教。”

    “这个态度,很好。”

    聂伟笑着点点头,然后才说道。

    “你这个方案,不错,想法,也好,但是有一点,你没有考虑到的是,西城广场本来的商业属性,原本那就是个小广场,而且是打算往商业街,门面店发展的商场,建造的时候,没有将排污设施考虑在内,而且,没有天然气管道预留。

    所以你想要盖成美食广场,那不仅仅是加几个木房子,当商铺这么简单,难道你要让商户自己带煤气做食物?安全隐患太大,万一出了事,整个西城都会被否掉,并且美食带来的另外一方面,就是垃圾的处理,你可别小看这垃圾的处理,乱扔乱丢可不行,影响西城影响不说,而且最近国家有些政策下来,垃圾这一块,很容易被管制。

    要铺设天然气管道,这就要涉及广场的重新翻修,翻修又将势必影响客流量,不过好在西城位置的特殊性,大部分都是学生为主,等到了暑假的时候,人少了,再修也来得及,所以你这企划案很好,但是后续的工作没做到位,而且着急不得,怎么说,也要等学生放暑假了。”

    聂伟娓娓道来,范玮明在一旁听的是恍然大悟,此刻他才明白,自己的企划书有多么不成熟,现实的企业不仅仅是靠想法就能维系的,必须结合实际,一些看似没有关系的东西,往往能影响整个计划。

    范玮明双手交叉,眼珠子一直在转动,这是他的习惯,一种在思考的时候的习惯,将他此刻听到的,全部都整个在一起,他恨不得现在就冲回办公室,熬夜加班,再重新拿出一份企划书来。

    聂伟一脸微笑,拿起桌上的杯子,喝了口水,讲这么多,也有些口渴了,见范玮明还在发愣,聂伟说道。

    “行了,别楞着,工作重要,但是身体更重要,赶紧吃饭。”

    “哎,好的爸。”

    范玮明又一次端起了碗筷,刚拿起,他又想到了一件事,将碗筷放下了,聂伟看着他的举动,问道。

    “怎么了又?”

    “爸,我有一件事,想和你说说。”

    “行了,工作的事饭后再谈,听我话,先吃饭。”

    聂伟还以为范玮明又来了什么灵感,摇了摇头后,劝道。

    “爸,不是工作上的事。”

    “不是工作上的事?”

    “恩,是今天发生的一件事,事情事这样的……”

    范玮明讲今天在西城广场的事情说了一遍,聂伟原本有些不以为然,但是听着听着,忽然听到了任重的名字,来了兴趣,对于任重,他还是很看好的,甚至曾经暗示过范玮明,试探下任重有没有意向,未来毕业来他公司发展。

    范玮明说道自己当时训斥王睁时,说的那些话,聂伟的眼神变的有些复杂,同时也有些欣慰,原来在范玮明眼中,自己的形象居然如此的高大上,那些慈善的事,桩桩件件,聂伟自己都可能不记得了,没想到范玮明却了解的那么清楚,但实际上这些事,没有范玮明想的那么高大上,商人逐利,这是本性,至于慈善,那只是一种手段,而究其根本,是为了完成目的。

    范玮明将聂伟看的很好,聂伟因为的同时,也有一种恐惧感,恐惧如果范玮明知道这一切的真相后,会怎么样?如果范玮明知道聂伟其实不是他想象中那么高尚后,又会怎样?而且还有一件事,是聂伟始终不愿意向范玮明提起的…………

    范玮明说的入神,聂伟听的出神,同一个故事,两类人,完全不同的心思。

    聂伟越想越觉得不舒服,手猛的一拍桌子,将面前的碗筷杯子,碰到了地上,一时间叮当碎响。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