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两百三十五 你毕业了。

作者:无解的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任重朝瞿鹰使了个眼色,瞿鹰连忙心领神会,将手上的东西给任重递了过来。

    女鬼有些戒备的看着他,因为她知道任重有诡异莫测的手段,能对她造成伤害,但是等任重接过那样东西,展示在她面前时,她登时愣住了,第一次语气不那么阴冷低沉,激动的说道。

    “这,这是……………这是给我的?”

    激动不已的同时,语气里也充满着不自信。

    见到她反应这般的大,任重觉得已经不离十了。

    “这不是给你的。”

    任重摇了摇头,女鬼周边的阴气一滞,气氛变的有些危险凝重,这时任重将毕业证书直接向她扔了过去。

    “这本来属于你,我只是一个送东西的人而已,你难道忘记了这个名字,以及这张照片是谁了?”

    “可是我……………并没有毕业啊。”

    “你当时的事情,并不是你的错,但你也没做对,如果你能勇敢一点,强硬一些,或许你那导师就不会这么针对你,你走的路,太极端了,极端到所有的人都为你惋惜。”

    任重脸上露出同情,仿佛感同身受一般,女鬼沉默了,眼中的猩红渐渐的退散去。

    瞿鹰觉得气氛有些奇怪了起来。

    任重继续动情的演讲。

    “在我知道你后,特地的去了解了下当下之后的事情,你的自杀,引起了学校的重视,学校方面当即宣布开除了那位导师,而且你的毕业证书,是学校亲自送到你家里去的,经过我的再三请求,你爸妈才同意拿给我的。”

    说完,任重有些伤感,将头扭向一旁,手遮掩着,仿佛在擦眼泪一般。

    瞿鹰嘴角一抽,什么鬼这都是,任重一直待在学校里,又没有离开过,怎么可能跑到别人家里去过,不过现在这种情况,瞿鹰当然不会差穿任重的谎言,只是觉得有些猎奇,头一次看见向鬼打感情牌的,而且看看女鬼的反应,似乎效果还很不错?

    女鬼听完任重的话,犹豫了一下后,问道。

    “你见到了我爸妈?”

    “是啊,叔叔阿姨一直在想你。”

    任重撒谎脸不红气不喘。

    “可是,我初中毕业的时候,我爸妈离婚了,之后我就很少看到我爸了。”

    得,被抓个正着吧,瞿鹰脸色有些紧张了起来,生怕女鬼知道任重在撒谎后翻脸。

    但是任重照样神情镇定的说道。

    “那是之前…你母亲知道你的消息后,受不了打击,一下就瘫痪在床…后来你父亲回去照顾她,一直到现在。”

    “是这样么。”

    “是的。”

    任重肯定的回答道。

    女鬼情绪有些低落。

    “是我太不争气,才会让我妈伤心难过成这样。”

    对于这句话来说,任重心里其实是赞同的,只是现在,他不好表现出来,只能劝慰道。

    “放宽心,你妈现在有你爸照顾,身体也好起来了。”

    “恩……”

    见其情绪稳定住了,任重这才继续说道。

    “我特意去拿你的毕业证书,就是想让你知道,其实学姐你已经毕业了,而今天,我们就把毕业该做的事情,做完吧。”

    “毕业该做的事情?”

    “自然就是,穿学士服,拍毕业照,领毕业证书了。”

    瞿鹰此刻恰到好处的将手中的学士服展示出来,女鬼一愣,随后身边的阴气涌动着,瞿鹰手中的学士服慢慢飘向她,将其身躯笼罩了起来。

    任重看了一眼,满意的点点头,这当然不能算是穿,只能算是用阴气强行罩着,但是她也没有真正的身体,也只能这么做了。

    “这样穿,可以么。”

    其声音中还是有一些不自信。

    “学姐果然适合穿学士服,看起来就像学问人的样子。”

    瞿鹰撇了一眼任重,神特么的学问人,这是鬼啊,起码也应该是个学问鬼吧?

    任重的肯定,让女鬼也很开心,兴奋的转了一圈,看着自己的学士服在空中飘荡着。

    “不过,好像还少了一样东西。”

    任重忽然打量了一翻之后,开口说道。

    “少了什么?”

    任重笑着从身后拿出一顶帽子。

    “少了一顶学士帽。

    如今校长也换人了,学姐也不可能找原来的校长给你戴冠了,如果不嫌弃学弟浅薄,那么让学弟代劳如何?”

    女鬼看着任重手中的帽子,听着他说的话,脸上流露出的竟然是开心的模样,点头说道。

    “没关系的,你就给我带上吧。”

    任重拿着学士帽,端正严肃的站着,女鬼幽幽的飘到他面前,视线与其平齐,深看了任重一眼后,低下了头。

    缓慢的将学士帽放在女鬼的头上,任重响亮的声音在理学院中响起。

    “恭喜你毕业………”

    学士帽上有一根短绳,这其实叫穗,象征着学业的意思,任重将其从左边拨到右边,象征着毕业的人,学业有成。

    如今其实已经不流行这一套了,社会的节奏快,学生的节奏快,连毕业的节奏都快,毕业典礼,简单的致辞之后,校长挨个颁发毕业证书就完事了。

    不想以前,戴冠,拨穗,那才是最重要的部分,这是一种象征,也是美好的寓意,尤其古代,更如是,那有什么毕业证书,这些动作,代表的是老师的对你的肯定。

    缺失了这些,不知道究竟算不算的上是社会的进步呢。

    不过,任重挺喜欢这种带有强烈象征意义的举动的,同样的举动,落在受众身上,也感同身受的。

    给她带冠拨穗之后,任重给瞿鹰使了个眼神,瞿鹰立即明白了,按照之前在寝室里排练的步骤,此刻应该是…………………恩,留影拍照。

    “来,看那边,看摄像头。”

    任重指着瞿鹰的手机说道。

    一人一鬼,就这样永远的留在了瞿鹰的手机中,化为了一张照片。

    任重接过手机一看,笑着说道。

    “没想到学姐你还挺上镜的么。”

    呵呵,

    瞿鹰对任重这张嘴就来的功夫简直了。

    那有什么上不上镜的,照片里只有一个任重,还有一件衣服!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