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两百二十七 你的选择

作者:无解的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任重左吃右拿,很快一盆兔肉就见底了,他产生了一种从未有过的饱食感,这种感觉让他很幸福,很享受。

    躺在门外的木椅上,看着那颗歪脖子树,地里的庄稼郁郁青青,一切都那么美好。

    此刻,路边忽然走过来一个男子,他看看地里的庄稼不住的点点头,远远的对着任重说道。

    “你家的粮食今年长的不错啊,看来你今年饿不到了。”

    任重老神在在的躺着,没有理会他。

    这男子再看了一会,也就自己离开了。

    幸福…………真的可以这么简单?

    忘乎所以,并不难。

    斗转星移,朴素的日子过的总是特别的快。

    当任重伸着懒腰从房间中走出来时,又是新的一天。

    看着高挂天空的也太阳,以及直晒在阳光下绿油油的庄稼,任重想了想,又走回了房间里,这里阴凉舒服,外面太热了。

    一把蒲扇,摇的欢快,任重觉得最近自己经历的事情太多,这样的放松一下,确实很不错,那些紧张危险的记忆,都变的有些模糊了。

    悠哉悠哉过后,已经到了中午,午后一股困意袭来,任重没有过多的挣扎慢慢的闭上了双眼,休息…………休息一下。

    这一睡,再醒来时已经夕阳西下了。

    任重美美的伸了个懒腰,

    好爽……好咸鱼。

    摸了摸肚子,有些饿了。

    任重下意识的像那颗歪脖子树望去。

    竟然又有一只兔子,昏迷在树下。

    任重不由的大喜过望。

    好运连连啊。

    二话不说,抓着兔子,又美美的饱餐了一顿。

    正当他吃完打牙祭的时候,昨天的那个男子又一次路过。

    望着地里晒了一天有些萎靡的庄稼皱眉。

    老远就冲任重喊道。

    “这位小哥,最近烈日炎炎,你这地里可要多浇点水啊,不然庄稼容易晒死。”

    任重听了之后嗤之以鼻,根本懒得理会,又不是他家的庄稼,话这么多。

    男子见任重丝毫不理会,摇了摇头,离开了。

    日子一天一天过的如流水。

    蒸兔子,烤兔子,炸肚子,闷兔子,煎兔子,兔肉十八烧,每天换个花样。

    门口的庄稼原本郁郁青青的庄稼弯了腰,泛起了黄。

    任重却在一旁,为今天要吃什么口味的兔肉犯愁。

    “唉………虽说兔肉好吃,但是也架不住这般吃法呀,忽然想念猪肉的味道了。”

    第二天,一只壮若小牛的野猪,不知为何居然和门口那颗歪脖子树过不去,硬生生的撞了半个时辰,将自己撞的头破血流,撞的獠牙断裂,然后昏迷在了树前。

    见那野猪没了动静,任重等了好半天,才拿着锄头慢慢走了过去,试探了一下,见那野猪真的没反应,然后惊喜若狂,将昏迷的野猪斩杀,将其拖进家中去,想来又是一顿丰盛的美餐,对于如今的任重来说,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幸福感满满,咸鱼一整天,人生不过如此。

    在那棵歪脖子树后,男子看到这一幕,脸上露出失望的神色,望着一地的庄稼,面带怜惜,却又无可奈何。

    他能越走越近了,但是却越来越无力了。

    嘴中轻轻的呢喃。

    “你还记得你是谁么?”

    一头野猪吃七天肉都还没吃完,全猪宴也不是谁都能吃的。

    望着剩下的野猪肉,任重满脸的无奈,实在是已经不能吃了,天气那么热,有没有保存的方法,只能选择将其扔掉。

    “这种时候,要是有冰箱就好了。”

    任重下意识地说道。

    但是说完之后,他就愣住了,挠挠头,眼中露出迷茫。

    “冰箱……………是什么东西?”

    好像…………遗忘了一些奇怪的事情,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思索了一翻无果后,任重松开了眉头。

    何必呢,自己自己一个小农户而已,生活就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有吃就吃能睡就睡,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睡着自己的小柴房,哪里有什么忧愁,又和需自寻烦恼。

    当然,要说完全不忧愁那是不可能的,任重每天也有个小烦恼,那就是吃什么。

    兔子也吃过了,野猪也吃过了,那么接下家就山羊什么的吧,烤全羊还是挺不错的。

    任重坐在房间的阴影处,一把蒲扇摇着,躲避着烈日,望着那颗歪脖子树,此刻那里才是他的指望,至于田里那些接近枯萎的庄稼,任重已经完全不在意了。

    干死就干死了吧,反正也不指望靠它们吃饭,河道那么远,任重才不想去挑水来回,实在是太累了,毕竟只要等着,就有吃的了,何必那么麻烦呢。

    果不其然,从远处,一只山羊是施施然的走了过来,然后乖乖的现在树下。

    见想象又一次变为现实,任重的内心已经没有丝毫波动了,这一切仿佛是应该的,理所应当的那般。

    但是在此刻的任重眼中,生活就应该如此,吃的会自己送上门来的,又何须他去烦恼呢。

    拎着温顺的山羊走回了房间,看着这山羊听话的模样,任重有些于心不忍,但是肚子一饿,就将这种想法抛于脑后,眼中只剩下,一道道与羊肉有关的菜名。

    屋外又一次烈日当空,而这一次,太阳终于尽情的展现了它的威严,而任重手上的田地里的庄稼,恰好成了它威严的牺牲品。

    酷暑袭来,以任重这边的土地旱灾最为严重,颗粒无收,其他地方虽然不至于如此,但也今年的收成也不过去年的一半,粮食价格居高不下,食物开始涨价。

    听闻这些消息的任重老神在在的吃着羊肉干。

    “这些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他只是一个农户,自己能吃饱喝足就好,其他的都与他无关,就像他看不见周围原本的良田,变成荒土那般。

    一切顺理成章,又理应如此那般。

    咸鱼的生活,究竟能不能禁得起来自太阳的考验呢。

    羊肉还有很多,够他吃上几天的,外面的道路上衣衫褴褛的人开始多了起来,这让任重感到奇怪的同时。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