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一百六十 黑暗中的笑话

作者:无解的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赵金红在安慰小娜,低声问道:“小娜,没事吧?”

    小娜在黑暗中摇了摇头,不过想到没人能看见,随后带着有些沙哑的声音,一听就知道明显是刚哭完,小声的说道:“金红姐,我们遇到的这是什么,是鬼么?”

    赵金红沉默了,苍蝇以及小高也沉默了,这是他们一直不敢问,也不敢想的问题,鬼……………竟然真的存在。

    沉默了很久,苍蝇打破了这种寂静,说道:“不论怎么样,我们都要考虑一下接下来怎么办。

    换句话说,我们是继续呆在这里?还是出去?”

    阿高回复道:“出去的门已经被封死了,怎么出去,又一次砸墙?我记得你的锤子好像掉在地上,没捡起来吧?”

    苍蝇哑口无言,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阿高不提醒他都差点忘记了,既然回去的门已经被封死了,那就代表没有出路了,想到这,苍蝇连忙问赵金红。

    “红姐,我们这次行动,除了我们四个人,还有没有人知道?”

    赵金红思考后,回答道:“社长知道,我同寝室的人也知道,之前我提到过。”

    “那么只能寄希望于,他们发现我们失踪后,来找我们了。”

    阿高有气无力的说道:“今天是周六,明天周日,一般来说,周末不在学校,也很正常,也就是说,我们要熬到周一,外面的人可能才会发现我们失踪了。”

    周六,周日,周一,三天,说起来简单,但是一想到在这漆黑的空间还要待三天,刚刚才稳住情绪的小娜又有些崩溃的征兆,呜咽的哭泣声在黑暗中异常清晰。

    赵金红虽然是个女生,但直爽的她并不太懂的怎么安慰人,只抱着小娜,不住的擦拭去她脸上的泪珠,其实也不能怪小娜情绪崩溃,因为三天实在是太久,而且这种黑暗的环境让人心情太压抑了。

    大家正渐渐的陷入绝望时,苍蝇发出了自己的声音:“我倒不觉的需要三天才会被人发现,你们自己应该都看过自己手机吧?没有信号吧?

    没信号,意味着我们不能打电话求救,但同时也意味着,别人打电话打不进来,大家平日里电话应该不会少吧?或同学,或老师,或好友,又或者是亲人,总是会通过电话联系吧?

    一个两个电话打不通可能还察觉不出来,但是个个电话都打不通,外面的人一定能发现不对劲,只要有一个人觉得我们出事了,到时候事情一大,肯定会有知道我们去向的人站出来,到时候找到我们也就简单了。

    所以我觉得,要不了三天,甚至只需要一个白天,到傍晚的时候,我们就可以获救!

    不要悲观,保持心态,保留体力,这才是我们应该做的。

    我建议,我们四个人的手机保持一个人开机的状态,这里漆黑,除了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我们并不知道外面到底是白天还是黑夜。”

    苍蝇分析的头头是道,而且也有理有据,众人齐声赞同,手机就从阿高的开始用。

    其实里面最不安心的不是小娜,是阿高,虽然明面上小娜又哭又闹的,但是情绪宣泄过后,就好了,奢望一直保持理智真的是一件很难的事情,而阿高话不多,黑暗中苍蝇也看不见他的表情,但是从他频繁的看手机时间这点来说,他才是最不定心的那个,也是最容易爆发的点。

    随后苍蝇那边发出细微的声音,别人并不知道他在干嘛,但没过多久,苍蝇的手就依次伸了过来,似乎手中还拿着东西,阿高惊讶的问道:“干嘛?”

    苍蝇笑了笑,说道:“饿货,来点士力架吧。”

    一句不太算经典的台词,但在这种时候起到了笑话的功能,而且有甜品吃,可以让人心情愉悦,这种时候再合适不过了。

    一人递了一根,而苍蝇自己也有一根,不过他并没有选择吃,而是放回了包里,因为这是他包里最后一点食物了,留下一点,以备不时之需,他没和别人说,这种事情自己知道就好了。

    盲目的等待是无聊且枯燥的,吃完士力架后,每个人的情绪都有所回升,趁着这个时候,苍蝇提议道:“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要不我们每个人都聊聊自己大学时候的糗事吧?”

    苍蝇的话一出来,就得到了赵金红的支持,她虽然危机时候没有之前表现的那么有领导力,但是这种时候她也明白,苍蝇的用意何在,所以第一时间出来附和着,讲故事是假,让其他两个人转移注意力才是真。

    赵金红咳了两声,自己因为紧张有些干燥的喉咙,然后才开始说道:“我要说的其实和我无关,是我一个医学院的朋友,在吃饭的时候和我聊起来的,因为觉得有趣,所以至今印象深刻。”

    苍蝇无所谓道:“没关系,说就行了呗,有趣就行,是不是糗事不重要。”

    赵金红这才继续说道:“是某一个医学院的老师,在上课的时候提起自己曾经在医院的经历,说给学生们听。

    有一次这个老师在医院接受到一个2月大的先天性胆管闭锁患儿急需肝移植,父亲坚持供肝,患儿型血,母亲a型血,父亲ab型血。

    问?如何进行医患沟通?

    一:默默的摘下手术室的一次性绿色帽子,和孩子爸爸说,您先戴上这个。

    二:直接告诉父亲,反正就是不能做移植,不能跟你详细解释。

    三:对不起,对于您的遭遇我们也很同情,但您孩子的病情太复杂,我们处理不了,建议去更好的医院就诊!”

    “哈哈哈哈哈!”

    赵金红的故事刚说完,还没等苍蝇他们体会出故事里的趣味来,黑暗中就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还有声音说道:“老贾,你看看现在的孩子们上课,多么有意思,一个故事,又有趣味,又有知识性,不像我们那时候上课,干巴巴的,怪不得我学生成绩那么不好,想来是我们的原因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