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一百四十 意意

作者:无解的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任重此刻在黄老大所在房间的正下方,将手中的盆栽放在地上,唤出血玉手镯,取出青木符,如今这些符咒他用的愈来愈得心应手,可以进行的操作也越来越多,这是任重的进步,其次也是符咒的魅力所在,相比与道术,符咒的多样性以及全面性深得任重喜爱。

    一张青木符贴在盆栽之上,任重站在一旁。

    “青木!”

    符咒闪耀着绿光,盆栽中的植物开始疯长了起来,任重一把抓住枝干,凭借着植物生长的力量,任重触碰到了天花板,这是任重第一次这样使用青木符,将自己送到高处,原本心中还略有不踏实的地方,此刻烟消雾散,这植物的坚实程度还在自己想象之上。

    手轻轻的触碰着天花板,感受着上面的材质。

    “似乎是陶瓷的?

    貌似陶瓷里面的成分,也有很大一部分是土?”

    不是很肯定,任重拿出了地陷符,如果陶瓷不能沙化,那么只能打破瓷砖,露出里面的水泥了。

    所幸的是,陶瓷能被沙化,天花板软化成沙,然后掉落在下来,一个能钻人的大洞,就这样形成了。

    “呵,希望别被我吓到了。”

    任重脚下用力一登枝干,准备抓住洞壁攀爬上来,可一用力居然直接跳了上来,任重可不知道自己的力气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大了,不过此刻的他想不了那么多了。

    因为一跳上来,任重就看到目瞪口呆的黄老大,手指着自己,惊讶的说不清楚话。

    “你,你,你!!!

    你怎么上来的!”

    任重目露凶光的看着他,说道。

    “就这么跳上来的,你没看清么?”

    黄老大被任重吓的够呛,腿一软坐在了沙发之上,看到桌上的枪,他立马拿了起来,用枪口对着任重,大声的喝道。

    “你别过来!过来我就打死你!

    你别不信,我真的会打死你的!”

    看见他如此的紧张害怕,任重脸上露出了冷笑。

    “对于你这个畜生,我恨不得马上宰了你,如果你枪击有子弹,你又怎么会那么紧张?你不是向来,喜欢痛下杀手的么?

    就像对待你曾经的妻子,

    对待你女儿一样!

    来啊!你有种开枪,朝我来!”

    任重的话,似乎在冲击着他的心神,与此同时,黑猫也顺着植物,跳了上来,黄老大看到黑猫的瞬间,脸色顿时苍白,手一软,枪都拿不稳了,尖叫着求饶道。

    “你是她派来索命的?你是她派来索命的!

    丽丽,真的不能怪我,我也不想杀你,都是那道士说,那道士说你活着,女儿的病就好不了,所以我才,我才……………

    不能怪我,我只是想咱两的女儿好好的,没病没灾………

    我不想杀你…

    不想杀你。”

    黄老大先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然后再是对着黑猫,跪地求饶,忏悔。凄惨的样子,那还有老大的模样,甚至连黑猫,都看不下去了,毕竟以前这个男人,也算是它半个主人。

    但是任重,并不觉得他这是在悔过,甚至与在听了他的话后,任重心中的杀意更甚,脑海中一闪而过一个念头,就是将他弄死在这里,一了百了!

    这是悔过?

    这哪里是他妈的悔过!

    “我干你麻的!”

    任重爆戾骤起,在没有神行符的状况下,瞬间冲到了黄老大面前,拳头高高举起,然后落下,一拳打歪了他的鼻梁,鲜血涌了出来,浸湿了任重的拳头。

    正当任重又准备举起拳头,朝他太阳穴砸下去时,门外忽然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杜峰正在门口说话,他似乎知道任重正在干什么。

    “任重!别冲动!你既然已经把事情交给我了,那就要相信我,不要让事情变的更糟!”

    杜峰的话,让任重的拳头在空中停顿住了,拳头捏紧了又松开,又再次捏紧,望着那张被自己砸踏的脸,任重愤恨的收住了手,但一把抓住了黄老大的衣领,将他扯到自己面前吼道。

    “你以为你很爱自己的女儿吗?你以为自己能给女儿一切是么?你踏马的以为你那是爱么?!

    你知道你女儿最想要什么?她最想要你们一家团聚!

    你知道你女儿最害怕什么?她最害怕你发火生气!

    她的病,就是在对你的恐惧下诞生的,如果说谁一定要去死。

    你去死!

    她就好了!”

    原本在任重手上如同一滩烂泥的黄老大,在听到任重的话后,不知又从哪里办法出力量,尽然挣脱了任重的手,脚步踉跄的说道。

    “不,不可能的,你撒谎!我怎么可能害我自己的女儿!

    没有人比我更爱她,没有人!”

    黄老大震惊,迷茫,否定,神色迷离,恍恍惚惚中,竟然走了到任重上来的洞边上,脚步一滑,掉落了下去!

    就在这个瞬间,任重猛扑了过来,双手抓住了黄老大的手,脚抵住沙发,死死的不放手,想用力将其拉上来时,沙发撑不住两人的体重,向前移去,任重差点和黄老大一起掉下去。

    任重不敢用力,只能维持原状,黄老大在空中晃荡了许久,才明白过来自己的状态,同时看到了任重,因为持续用力,而暴起的青筋,此刻黄老大神色复杂,说道。

    “为什么要救我,我伤害了你朋友,你不是恨不得杀了我么。”

    任重艰难的回道。

    “你踏马的有功夫说话,麻烦你费点劲抓着我上来好么!”

    黄老大似乎没有听到任重的话,微微叹息了一声。

    “如果真的如你所说,如果我的死,能换回我女儿的健康,我愿意…………”

    任重听都不想听完,直接骂道。

    “愿你个头!你真的没救了,听别人说话…………只听一半?

    你女儿的病,确实因你而起………

    你从头到尾就女儿女儿的,但你究竟有没有想过,意意那个孩子想要的是什么?

    你死不死,其实与我无关,刚刚打的那一拳,就算是还账了。你的未来,会由法律来审判。

    此刻的你,更应该给意意一个盼头,而不是只想着自寻死路!

    所以,赶紧踏马的给老子上来,这破沙发快撑不住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