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一百三十 一切尘埃落定

作者:无解的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为此,虽然无奈,但是任重还是要问一句。

    “你觉得你爸爸怎么样?”

    小女孩看了看任重,眼眸中深处,仿佛明白任重话外的含义,沉默了好一会,才回答道。

    “爸爸很爱我……………就是,他有时候对别人太凶了,凶到我害怕,尤其是他以前对妈妈………………”

    说道她母亲,小女孩又说不下去了,如鲠在喉,难以言喻。

    任重的话有些说不下去了,他不想咄咄逼人,尤其还是对一个孩子,看了眼单冰儿,她脸上也是表情复杂。

    “话说,哥哥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任重想说点轻松的话题。

    “黄意,我爸爸妈妈都叫我意意,哥哥你也可以这么叫我。”

    “意意,恩,好名字。

    那意意你觉得,我和这个姐姐怎么样?”

    小女孩眼神一动,看了看单冰儿,再看了看任重,眼中露出一丝笑意。说道。

    “哥哥和姐姐有小宝宝了嘛?可以让我和小宝宝一起玩嘛?”

    这孩子!

    任重哪里会想到她会说这话,当下闹了个大红脸,连单冰儿满脸愠怒的看着他,似乎这话是他教黄意故意说的一样。

    天地良心啊!就在大家都看着呢?我可没有说其他的话啊,都是这小丫头自己助攻的好啊!

    任重在心底呐喊着,但却没有人听得见。

    “咳,咳……”

    感觉气氛越来越不对劲了,任重赶忙咳嗽两声,缓解自己的尴尬,继续问黄意这小丫头。

    “我和这位姐姐,只是同学,不是夫妻,你别弄错了。”

    “恩?同学?同学是什么?”

    黄意好奇的问道,这就让任重有些惊讶了,早知道七岁的孩子,早就到了该上幼儿园的年纪了,更何况他们家条件这么好。

    “额………你不知道什么是同学。”

    黄意小脸微微暗淡了下来,摇了摇头。

    “不知道,我没有听过,以前妈妈到时说过让我去外面上学,但是爸爸不让,说我身体不好,还会因为这个,和妈妈吵了一架………”

    听到这话,任重愈发觉得制裁黄老大这件事情刻不容缓了,过度的宠爱已经让这个孩子一半的童年活在了悲剧之中,如果任重再不做点什么,或许这孩子另一半的童年也会如此。

    在这种环境下,如果不幸运,可能某一天黄意因为身体的原因会这样死去。

    如果幸运长大成人,那将是另外一段不幸的开始。

    “意意。”

    “恩?”

    “如果哥哥说,带你去上学,去认识新朋友,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你觉得怎么样?”

    黄意先是一愣,然后脸上露出抑制不住的欢呼雀跃,开心的说道。

    “好啊,好啊!”

    但这种高兴没持续多久,又立刻暗淡了下来。

    “但是,我爸爸他……………不会同意的。”

    任重闻言,将黄意从怀中放到了地上,然后蹲下身子,双手扶正她的小脸,目光直视的说道。

    “你爸爸很爱你,这没错,但是他做错事了,就要受到惩罚。”

    黄意没说话,小手无处摆放,心中很是不安。

    任重继续说道。

    “你的身体,也不能让你继续呆在你爸爸身边了,这是你妈妈嘱托我的,我一定要办到,懂么?”

    黄意眼眶红润,呼吸变的有些急促,单冰儿一把拉住任重,示意他别再继续说下去了。

    任重缓了缓,拿起刚才那本伊索寓言,翻开书,指着里面的《农夫与蛇》。

    “这个故事还有后续,里面的蛇做了坏事以后,被另外一个猎户抓住了,这次再没有人来救它,所以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好人不一定有好报,但是坏人一定无处可逃。

    意意,你看着我的眼睛,我知道你很爱你的家,很爱你爸爸,很爱你妈妈。

    但是,这并不是理由,你懂么?

    这个世界,做错了事情,是要被罚的,你爸和你妈的事情,你也知道,你觉得你爸爸是做对了,还是做错了?”

    黄意泫然欲泣,一会摇头,一会点头,显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任重拉着她的手,放在自己手心中,让她感受自己手掌心的温度。

    “意意,我不是逼你离开你爸爸,而是你已经不能留在他身边了,离开他,对你,对他,都好。

    这也是你母亲嘱咐我的最后心愿。

    你妈妈不会害你的。

    对么?”

    最终,任重还是打破了黄意的心里防线,似乎是想起了她妈妈最后消失前那包含深情的眼神,小丫头再也忍不住心头的悸动,扑到任重怀中恸哭了起来,不一会,眼泪已经打湿了任重薄薄的衣襟。

    一旁的单冰儿却是放下心来了,黄意哭的越伤心,代表她放下的越多,之后的事情,则是按照她与黑猫之前的约定,拿下黄老大之后,将黄意送到她单府,她单家那么大,照顾好一个小女孩还是没问题的,不过就是,这黄意掌控阴气的能力,让她有些在意,毕竟阴气和道门相冲,这点由不得她不介意。

    而此刻,黄意身上并没有半点阴气,全然就是一个正常小女孩的模样。

    “看来………说不得要让二叔过来一趟了。”

    单冰儿念头涌动,却没有露在表面,不过看到眼面前的场景,她还是深受触动的,毕竟,也只是一个七岁的孩子。

    “唉…”

    过了不知道多久,黄意的哭声渐渐的小去,只剩一些抽噎之声,想来她应该平静了下来。

    任重拍了拍她的背,轻声细语的说道。

    “累不累,要不要回房间去休息一会,等哥哥办完事,回来接你离开,好么?”

    黄意的小脑袋从任重的肩膀离开了,一双大眼因为红肿变的有些小了,望着任重问道。

    “那,那,我爸爸,他会怎么样。”

    不得不说,小孩子还是最在乎父母的。

    任重沉思了一翻,一开始准备用善意的谎言婉转一点的告诉她,可当看到她的眼睛,任重嘴里的话就变成了。

    “这要看他过往到底做过什么事情,一切的一切,自有法律对他进行审判。”

    黄意默然,任重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将她抱起,向楼上走去。

    一切似乎都已经尘埃落定,

    但任重没发现的是,

    在他的衣服口袋中,

    一颗红色的珠子,正闪耀着猩红的光芒………………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