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一百二十九 一切的一切

作者:无解的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单冰儿伸手探了探小女孩的脖颈,已经摸不到起伏了,惋惜不已的看着任重,无奈的摇了摇头。

    任重脸上的表情很是阴沉,他也知道小女孩的情况很危机,手上也一直没有停下动作,用以前学体育教的心肺复苏在抢救,也哪怕是这样,小女孩的脸色还是愈来愈苍白,甚至嘴唇都露出了青紫的痕迹。

    别死啊!千万别死啊!

    任重咬紧牙关,连咬破了自己的嘴唇都没在意,看着这张逐渐变的毫无血色的小脸,任重内心咆哮着,死了!就什么都没了,你对得起你母亲么?

    正因为任重有过这种心脏骤停的经历,所以他知道现在小女孩究竟在经历着怎样的痛苦,不论她之前做了什么,让一个七岁的孩子这样死去,实在是太过悲惨,思想可以改变,观念可以再造,但是人的命只有一条。

    “转移注意力?转移注意力!”

    任重忽然想起自己当时看那些墙上涂鸦的时候,只要将视线转移,就不会再有这种痛苦,如此想来,小女孩此刻突然犯病,也是因为母亲离开的痛苦,如果能转移这种痛苦,会不会有用?

    可是,什么才能转移这种痛苦呢?

    任重想不到,

    单冰儿也不可能知道,

    但有一位肯定知道,那就是刚刚才从小女孩手中逃脱出来的黑猫,它肯定知道许多。

    任重看着黑猫,急切的问道。

    “她平常最喜欢做的事情是什么你知道么?有意义的,最好是能马上见效的!”

    黑猫沉思了一翻,忽然想到了什么,立刻转身离开,一溜烟的跑到了楼上去。

    任重脸色铁青,双手不停的按压着,虽然不知道这样做到底有没有用,但总比干看着好!

    不一会,黑猫就回来了,嘴里叼着一本书,丢在了任重面前,着急的说道。

    “快!念里面的故事给她听,她最喜欢听睡前故事了!”

    任重听闻,赶忙翻开这本书,书里还夹着书签,一翻开书签的位置,书里的故事就是《农夫与蛇》,故事里插图的蛇,竟然与那条巨蟒有几分相似,而且书脚都磨皱了,这样看来一定有人经常看这本书!

    “希望能有用!”

    任重将小女孩轻轻托起,脑袋靠在自己腿上,然后盯着书,照着上面的内容念了出来。

    “一条蛇躺在田野里,寒冷的北风把它冻得奄奄一息,一个农夫扛着锄头打从这路过,发现了这条蛇…………”

    当任重说完这个故事后,发现小女孩的眉头皱了皱,却没有要醒来的意思,难不成没有用?

    一旁的黑猫直接开骂道。

    “谁家讲故事这么着急,赶着投胎呢?慢一点!带点感情!”

    任重撇看了它一眼,没有说话,当下又拿起书,深深吸了一口气,又念了一遍,朗读的抑扬顿挫,但,小女孩还是没有醒来,这下,黑猫也说不出话来了。

    正当任重觉的已经无可奈何之时,单冰儿将书夺了过去,扶在了小女孩的耳边,声音温柔婉转,徐徐的念了出来,当念道最后时,声音几乎微不可闻。

    小女孩双眼紧闭着,泪水从眼角滑落,却没有醒来,但任重发现她的胸口又有了起伏,脸色已经不再苍白,伸手一探,虽然缓慢,但已经有了鼻子。

    救回来了?

    任重这才放下心来,松了一口气。

    此刻黑猫一脸嫌弃的看着任重说道。

    “瞧你没用的,讲个故事也讲不好。”

    单冰儿微微一笑,任重老脸一红,不知道是因为黑猫的话,还是因为单冰儿的微笑。

    轻轻的将小女孩抱起,准备送到床上去,刚刚起身,小女孩就在任重怀中睁开了眼,一双乌黑洞亮的大眼睛,不吵不闹,就这样直直的看着他。

    任重察觉到了怀中的人儿醒了过来,看着她,一张脸上露出自认为祥和的笑容,温柔的说道。

    “醒了?”

    “恩。”

    小女孩点点头道。

    看着这张小脸,眼角还带着泪痕,任重心中不由闪过一丝心疼,毕竟,小孩渴望着一家人永远在一起,是错么?

    应该不是,这本身没错,哪怕是她将她母亲化为厉鬼,其目的也是如此,她母亲都没有责备她的行为,旁人又何必过多去苛责,实际上,她也是可怜人,受害者,如果不是家庭如此,又怎么会行差踏错至于走到这一步,以至于越走,越是极端,才有了接下来的事情。

    归结一切的源头,其实不幸的来源都是来自他父亲,小女孩的病因为他父亲的暴躁,又因为这个病,他父亲轻听假道士的怂恿,干下了天怒人怨的事情,母亲死去,家庭即将支离破碎,一个有神奇力量的孩子,将死去母亲的鬼魂留在了身边,试图这样,营造一家三口还在一起的假象,当任重他们过来企图打破这种假象时,小女孩才做出了这种反应。

    实际上,哪怕没有任重他们插手,等到她慢慢长大了,每天面对着母亲的亡魂,更是一件悲哀的事情,不是么。

    “还痛么?”

    任重怜惜的问道。

    小女孩摇了摇头,双手紧紧搂住任重的身体,将头靠在他的怀里,过了好一会,才语气幽怆的问道。

    “哥哥,我妈妈真的没怪我么?”

    任重将手放在她头上,告诉她。

    “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母亲,会责备自己的孩子,你母亲更是如此,她只希望你好,所以才会让我出现在你身边,让我给你找一个更好的环境,你懂么?”

    接下来,任重就准备去寻找黄老大杀人埋尸的证据了,不论是为了小女孩,还是为了黑猫,亦或者是小女孩母亲的嘱托,任重都必须这么做,黑社会本身就是罪,没有给孩子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也是一种过错,愚昧无知,轻信无妄之言,杀害自己的妻子,更是罪孽深重,一切的悲剧的起源,如今还不自知。

    任重唯一担心的,或许就是这件事情对小女孩的影响了,会不会又一次让她饱受伤害。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