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一百二十七 黑猫的悲哀

作者:无解的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想明白了,任重也就不再犹豫了,又甩出了一张符咒,正是水灵符。

    当他启动符咒的时候,青木,地陷,水灵三种符咒似乎相互呼应了起来,一种莫名的气息从盆栽中散发出来,传到这植物身上,让人心神舒畅,这是生命的气息!

    阴气形成的枯瘢再叶无法阻挡住植物的生长,瞬间新生的枝叶就冲破了阴气的束缚,向着小女孩的方向,疯狂的3生长起来。

    小女孩被这场景吓的不轻,当下想操控阴气阻止植物的势头,那边的单冰儿持剑直接扑了上来,缠着她不让她有多余的动作,只消两秒,这些碗口粗的枝条就彻底的围困住了小女孩,将她缠的严严实实,动弹不得。

    不仅如此,那些绿色的树叶中,一束束小花蕊开了出来,散发着迷人的清香,这股香气让单冰儿与任重闻一闻精神振奋了不少,而且这股清香与阴气一触碰,阴气就像遇到了天敌那般,消散于无形当中。

    当最后一缕阴气也被花香化解了之后,小女孩也算是彻底的被任重制住了,再无挣脱的可能性。

    任重走到了小女孩面前,她被植物裹成粽子样,除了露出一个脑袋,身体都不知道被枝叶缠了几圈,完全动弹不得,看到任重走过来,一张小脸上狰狞无比,任重觉的自己如果这时伸出手来放在她嘴边,她一定不介意狠狠咬上一口,吃了自己的肉吧。

    “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恨意?”

    任重至今没有想明白这点,自己完全没做什么,一进来就被鬼打墙,然后又是水淹,又是土埋的,差点还被一尾巴撞死,怎么看,他都是吃亏的那方吧,为什么她还这么狠狠的样子?

    单冰儿也走到任重身边,软剑依旧拿在手上,万一有什么情况她也可以第一时间出手。

    单冰儿看着小女孩,忽然想到了什么,对任重说道。

    “它还在里面。”

    任重一开始没反应过来。

    “它?”

    单冰儿又指了指小女孩的肚子,任重楞了三秒,才醒悟单冰儿说的是什么,摸了摸头,好像自己确实忘了点什么。

    当下将伸出手,那些植物能感知到任重的意图,纷纷挪动,让出一条路来,任重这才看到小女孩手中正抱着的那只黑猫,此刻正泪眼婆娑的望着他,麻得!总算想起本喵来了,差点没憋死我!

    黑猫说不了话,但任重从它眼中看到了很多复杂的感情,任重眯着眼睛摸了摸它的头,不说话的猫才是正经的猫,如果一直这样,也蛮不错的,摸着也挺舒服的,难怪有这么多人愿意争做铲屎官。

    撸着撸着,任重有些停不下手了。

    “咳。”

    一旁的单冰儿有些看不下去了,毕竟自己才是黑猫的主人,任重在这里一直撸猫算几个意思,而且这什么场合,是该撸猫的时候么?没看见那小女孩眼中的狠意更深了几分?

    听到单冰儿的声音,任重也不不好意思继续撸下去了,当下伸出双手,准备将黑猫从小女孩的怀抱中抱出来,但一拉之下,才发现,居然拉不出来!

    什么情况?见鬼了?卡住了?

    任重不信这个邪,手上加大了力气,黑猫都快被它拽成面条了,一张猫脸上大写着生无可恋,它望了望自己的脚,又看了看任重的手,你它喵的能不能看看什么东西卡住了再拉?

    又一次失败之后,任重开始寻找失败的原因了,难不成被哪个树枝给缠住了?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原来黑猫的脚,竟然被一双手死死的抓着,而这双手的主人,正是已经被小女孩,虽然身体已经被枝叶牢牢覆盖住动弹不得,但是她手却一直抓着黑猫没松开,所以任重无论如何拉扯,除非把小女孩的手给砍下来,不然黑猫是拉不出来了。

    任重叹息了一声,看着小女孩,小女孩毫不示弱的回瞪他,一点都没有身为俘虏的觉悟,不知道是太小,还是咬定了任重下不了手。

    任重看着她猩红的眼睛,满满一肚子的话,终于还是忍不住说出了口。

    “我们其实本不必这样的。”

    小女孩没将任重的话听进去,只是淡淡的哼了一声,表示自己心中的不满。

    任重还是盯着她的眼睛,问道。

    “鬼打墙是你弄出来的吧?阴气也是你放出来的?我们才刚刚到这,你为什么就会对我们充满这么大的敌意?”

    任重不提还好,一提出来,小女孩脸上更是阴沉了,似乎终于忍不住,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们今天来,不就是想对付我爸爸的么?”

    任重先是一愣,半晌没回过神来,最后笑了,被小女孩的话气笑了,语气有些颤抖的问道。

    “就因为这个?”

    小女孩涨红着脸,气鼓鼓的点了点头。

    “没错!”

    “呵。”

    任重的语气渐渐低沉了下去,脸上的笑意也收敛了起来,看着眼面前这个七岁的小女孩,他问道。

    “因为我们要调查你父亲,所以你就要杀了我们?这是你自己觉悟出来的?还是从你父亲哪里学习来的?

    都说孩子是张白纸,画成什么样都是家长自己动笔,这句话果然没错,如果不是你父亲平常肆无忌惮,怎么会让你这个年纪的孩子变的如此蛮横无理!

    你明明知道你父亲做了什么对么?

    你明明知道我们不是坏人是么?

    你明明知道你妈妈被埋在哪里了对么?

    就算知道!

    还是要阻止,还是要一错再错!

    你是一个孩子,但这不是你狂妄任性的理由!”

    任重面红耳赤咆哮着说道,身旁的单冰儿第一次见到任重这种样子。

    “你,你…………”

    小女孩被任重吓到了,半天回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垂泪欲滴,像是受人欺负一般,完全看不出来,几分钟前那杀伐果断的样子,如果不是一直在交手,单冰儿根本不会相信眼前这个楚楚可怜的小女孩与之前那是同一个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