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一百一十三 我打你,你打回来

作者:无解的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漫长的心理课终于下课了,沉闷的教室在下课铃声响起的瞬间顿时活跃了起来。

    也许只在这一刻,一个个大学生以自己最青春洋溢的姿态,迎接着周末。冲出教室后的他们顶着斜阳洒下的余晖,一对一对的小情侣,牵着手,奔跑着,跳动着,那是属于他们的青春。

    啪。

    “喂,瞿鹰。”

    啪,啪。

    “瞿鹰,醒醒。”

    啪,啪,啪!

    睡梦中的瞿鹰朦胧中感受着有人在叫喊着自己,正当他分不清梦与现实时,脸上忽然传来了火辣辣的疼痛。让他顿时清醒了过来,同时一脸蒙蔽的看着面前的两人,左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表明了这是现实不是梦。

    “发生了什么?”

    单冰儿甩了几下手腕,表明了发生的一切。

    瞿鹰还是没缓过神来,带着疑问的眼神看着任重。

    任重捂着嘴正憋着笑,当瞿鹰看向他的时候,他实在忍不住,乐了出来。

    “下课都好久了,你还在睡觉,你刚刚,一边睡觉,一边喊着什么逝去的青春啊,什么小丽啊,啊红的。

    我怎么喊你都喊不醒,然后她就出手了。”

    看着瞿鹰脸上的指印根根可见,任重笑声更是肆无忌惮了。

    明白了事情缘由的瞿鹰颇有些无语。

    “就不能正常一点叫我么,非得用扇的么。”

    单冰儿冷哼了一声。

    “我扇你一个巴掌都算好的了,你要只叫一个人女子的名字我才懒得动手,可是你叫了两个女人的名字,那你就是欠,哼!”

    说完这句话,单冰儿还顺带着撇了一眼任重,这种略带警告性的眼神让原本乐得不可开支的任重感觉到了一股寒意,顿时就不敢笑了。

    “哎哟喂,我委屈啊!小丽是我家猫的名字!阿红是我家狗的名字啊。”

    瞿鹰差点哭出了声,没想到自己因为睡梦中喊了两个名字而被打,这是何等的委屈。

    “呃。”听到瞿鹰的话,单冰儿微微一愣,再看瞿鹰脸上的表情,委屈的五官都皱在一起不似作假的样子,感觉自己好像真的误会了,再看他脸上还未消去的指印,单冰儿忽然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了。

    银牙轻咬,单冰儿向前走了两步,然后将美丽的脸凑了过来。

    瞿鹰被她这举动吓了一跳。

    “你干嘛?”

    单冰儿:“是我冤枉你了,我怎么打你,你就怎么打回来,来吧!”

    这种豪爽的处事方式,颇像古代的侠客。

    但单冰儿豪爽了,瞿鹰可放了难,他看向任重,用眼神询问该怎么办。

    任重看着闭上眼睛准备挨打的单冰儿,忽然有一种强烈的冲动。

    此刻任重的心神自己思想完全被这种冲动占据着,他用手指放在嘴巴上,示意瞿鹰不要说话。

    然后轻声慢步的走到瞿鹰这边,正对着单冰儿,看着她精致的脸庞,任重已经在心中感慨过千遍万遍了,但是闭上眼的单冰儿,没了那冰冷的眼神,更像是落入凡尘的仙女。

    任重将这种惊艳深深的记在脑海中,然后将手高高抬起,然后猛的落下,宽大的手掌打着呼啸的风声,单冰儿察觉到了这声音,但也只是眉头微微一皱,随后就松开了,没有睁开眼睛。

    眼看着任重就要一巴掌打在单冰儿脸上的时候,他猛的一收力,手掌在离她面庞一厘米的地方停了下来,单冰儿甚至都能感受到这手掌传来的温度。

    “怎么停下了?”

    单冰儿心中想到,正当这时,她精致的脸庞,被一张大手轻轻的托起,抚摸着。

    单冰儿心中一惊,然后睁开的双眼中闪动着磅礴的怒意,可当她睁开眼看清这手的主人时,这怒意顿时就像被凉水浇灭了,消失的一干二净,取代而之的是另外一抹风情。

    “怎么…………是他。”

    看到是任重在抚摸自己的脸庞后,单冰儿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了醉红。

    而且更过分的是,任重似乎沉醉在了这种触感中,无法自拔着。

    一秒,

    两秒,

    三秒过去了。

    任重的手还是在她脸上作怪着,而且瞿鹰正瞪圆了眼睛注视着这一切。

    不知道是瞿鹰的目光让单冰儿觉得不舒服,还是任重脸上略带享受的表情让她觉得被轻薄了,单冰儿眼中的害羞忽然一收,变成了平常冰冷的样子,她不带任何温度的问道。

    “好摸么?”

    “好摸!”任重下意识的回答了一声,然后他才反应过来,这声音是谁发出来的,两人目光一对视,一个冰冷如雪,一个后悔不迭。

    单冰儿:“摸够了?”

    任重摇了摇头,觉得不对,又点了点头,随后又疯狂的摇了摇头。

    单冰儿差点被他气笑了,冰冷的表情差一点就崩不住了,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那你还不放手!”

    任重赶忙将手从单冰儿脸上移开,这个瞬间,两人内心深处,都产生了一种失落感。

    任重在失落过后,更多的是后悔以及害怕,后悔的是自己怎么突然鬼迷了心窍,居然会去招惹单冰儿,还摸她的脸,还记得第一次在店里看见她的时候,只是因为自己多看了一眼,她就将那把软剑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如今任重都上手了,单冰儿会怎么对付他呢?

    想着想着,任重觉得胯下凉风阵阵。

    可令他意外的是,单冰儿只是淡淡的拍了拍自己被任重抚摸过的脸庞,脸上的红晕犹未消散,然后就站了起来,向门外走去,她这一动,那只一直瞌睡着的黑猫也醒了,紧跟在她的脚下。

    任重还呆滞的站在原地,单冰儿的声音从走廊里传来。

    “你要是再发呆,我就切掉你摸我的那只脏手!”

    呃(⊙⊙)…

    听到单冰儿的话,任重脑海中的第一反应是。

    就切手?不切别的东西?那我还可以接受。

    瞿鹰也走了过来,拍了拍任重的肩膀,竖了个大拇指,用一脸敬佩的眼神看着他。

    男人之间的对话,此时无声胜有声。

    单冰儿:1

    单冰儿:2

    还没等她数到三,任重就赶紧带着瞿鹰跑了出去,毕竟,能不切,还是不切的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