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一百二章 张声雷的心思

作者:无解的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任重和张声雷来到小院里,此时已经将将十点整了,院门大开着,似乎是早已经知晓两人的到来一般。

    没有过多的言语,任重就扛着一人多大的编织袋走了进去。

    而张声雷却停在了门前,有些踌躇,有些彷徨,不敢入内,虽然是任重领他来的,但是任重毕竟只是任重,而这院子中可是藏着好几尊大神。

    贸贸然的入内,万一引起几位大神的不满,那他之前在任重身上做的努力,可就算是功亏一篑了。

    所以张声雷犹豫了,甚至还想回头,就这样一走了之算了,等到下次时机成熟了,再进去吧,他规划了这么久,不容有失,因为他已经是家中独苗,家族的荣辱一肩担之,他错不起。

    “进来吧。”

    正当张声雷还在门口纠结的时候,门内忽然悠悠的传来一个声音,张声雷认得出这是谁的声音,当下大喜过望,三步并作两步,小跑着进了院子,甚至连身上的疼痛都感受不到了。

    一进屋内,张声雷就看到任重正站在亭子中,小声的与老黑交谈着什么。看到这,张声雷猛然明白了,用感激的目光看着任重,他忽然觉得这半个月来受的伤都值了!

    看见张声雷进来了,任重也就不说话了,坐在一旁的石凳上,接下来就是老黑和张声雷的事情了,他能帮的已经都帮到了。

    对于张声雷,任重脸上涌现了复杂的情感。

    一方面是张声雷对他的帮助之情,任重一直铭记在心,任重拿他当朋友甚至是可以当兄弟。

    另一方面,则是张声雷这个人的心机之深沉,做事为人带的目的性太过于强烈,一开始任重还感受不出来,甚至还觉得张声雷嘴贱但心软,可能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但通过几次事情下来,任重觉得自己可能想错了,比起张声雷的心来说,他的嘴可能才算是软的,而他的心,绝对是硬邦邦的,甚至可以说,如果不是任重在场,那道士哪怕将小女孩虐杀,张声雷也不会有丝毫情绪波动,更别提出手相救了。

    任重此刻对张声雷是又亲又怕,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和他相处了,就怕他将张声雷当朋友,而张声雷只是把他当条路,但路总是会走完的,所以走完之后呢,那两人又该如何自处,这是任重最无奈的,张声雷毕竟不是瞿鹰。

    “来,你过来。”

    老黑伸出他的龟爪,招呼着张声雷。

    张声雷内心一动,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乖乖的到老黑跟前,伏跪在他身边。

    老黑趴在亭中的石桌上,一双龟眼深邃的看着他,张声雷抬起头望了一眼,仿佛在其中看到了漫天星辰,沉沦入定不可自拔。

    不知过了多久,像是一年又似乎是一瞬,等到张声雷再次双目清明时,他发现自己体内好像莫名多了些东西,甚至连自己体内那些折磨了他一路的白毛针,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取了出来,掉落了一地。

    “多谢尊上恩典!多谢尊上恩典!”

    以头呛地,咚咚作响,这种礼节,看的一旁的任重极度不适,但是老黑反而眯起了眼,很是受用的样子。

    “帮你也只能至此了,你这最后的结业的功绩,也只能你自己去寻找了,再多,就扯上因果了,还有一点,你且记住,既然我能帮你,也能毁你,一山不容二虎,一仆莫侍二君,如若做出什么事情来,别以为阴司能罩的住你,要知道我家那位最讨厌的就是叛徒…………”

    老黑充满警告的话在张声雷高兴之余同时他狠狠敲了一记警钟。

    如果说第一次误入这院子是个意外的话,那么张声雷接下来千方百计的和任重搞好关系就是有意而为之,

    第一次进这院中时太紧张,他太过惶恐,并没有意识到自己遇到的是什么人,但第二次他送外卖进来的时候,他看到了这个院子的正主,顿时想起了的祖上某本书中的传说,所以这就是他一而再再而三相助任重的最主要原因。

    而如今,老黑这一番话是有敲打之意,但换个方式说,也是让他表忠心的时候到了,张声雷做了这么多事情,就是为了这一刻,怎么会在此事上糊涂。

    当下五体投地。

    “请尊上放心,从今往后,我必将成为你们手中最听话最锋利的剑!”

    他很明白自己的地位,也很清楚自己之所以会被看中,大部分原因是自己这鬼差的身份,不然凭他这种修为这种修炼资质,怎么可能会被这等人物看上。

    “恩,孺子可教也。”

    老黑点点头,对于张声雷的话他很满意,随即他又看向一旁的任重,虽然没说话,但从他的要眼神中,任重仿佛能看到他在说。

    “瞧瞧人家,再瞧瞧你,朽木不可雕也。”

    任重:……………………

    “好了,既然如此,你也算是我们院中的人了,但是你要记住自己的本分,不该说的话不要说,尤其是在某些人面前。”

    虽然是对张声雷说的话,但是老黑却将眼神投向了任重,此间含义,已经不言而喻了。

    “靠?怎么又是我?老黑你别太过分啊,这话私底下说就算了,摆在明面上说当我不存在啊?!”

    任重瞬间怒了,拍桌子而起,直接扑到老黑的龟壳上,扯着他那会伸缩的鬼脑袋,防止他缩回壳里。

    “行了,行了,快下来,有些事不让你知道也是为你好,更何况这是老板的命令,你有意见找老板说去。”

    见到任重如此无赖的抓着自己的脑袋,老黑颇有一些无语,同时也生出一点无可奈何来,关键是他还不敢动任重,万一伤到哪了,他还要屁颠屁颠的去熬药给任重喝,这一来二去的,任重也有点清楚了自己的特殊地位,原本还有些害怕老黑的他现在敢对其上下其手的原因,也在于此。

    但任重闹归闹,也不会过分,一旦提起了孔麒麟,他立马就怂了,乖乖的从老黑的龟背上下来。

    “到底是什么事情啊?从我一进来我就觉得你们有东西瞒着我,而且好像只瞒着我一个人?这是为什么?”

    任重的疑问并没有人来给他解答,老黑笑而不语,张声雷也是低下头,当做没听到。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