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一百章 孽障缠生,不入轮回!

作者:无解的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张声雷与任重一前一后,将道士的退路封锁,而且随着他身体里的灵气渐渐的消散,变回普通人的他,不论往哪里跑,都会被很快的追上。

    用一个成语形容形容此情此景再恰当不过,那就是守株待兔,而在张声雷眼中,那马脸道士,就是那即将撞死在树上的蠢兔子。

    张声雷舔了舔舌头,用充满玩味的眼神看着马脸道士。

    “接下来你准备撞哪颗树呢?”

    任重手中拿着符咒,身体紧绷着,全身蓄势待发,而张声雷虽然表面看上去随意,但实际上手中也是灵气涌动,只要稍有破绽,就随时准备给道士雷霆一击,两颗树,撞哪颗,都要头破血流!

    马脸道士冷冷的看着一前一后的两人,时刻消散的灵气正在提醒他时间已经不足了,现在这个场面是他今天没有预料到的,后悔不已的同时,他大脑正在飞快的转动着,试图在绝境中找出一条生路来。

    来了,是任重那边!

    一直在观察他表情的张声雷心中一紧。

    道士脸上的表情决绝坚毅了起来,猛的回过头去,一脸凶残的望着任重,凝聚着身上最后一丝灵力向任重发起了突袭,同时也意味着这是破釜沉舟的一击。

    任重看到他转身的同时,手中的符咒就甩了出去。

    一张陷地符埋在道士与任重所在的直线路径上,这是一张明牌,任重特意让道士看见的,确保这最短的路径上他不敢直接冲锋,一定程度上加长了他的路程,也起到了拖延作用。

    再是三张水灵符打出,这里为什么任重不用威力更大的火焰符,是因为火焰符爆炸后产生的黑烟造成的视线上的阻碍,可能会增加不必要的变数,既然张声雷已经将敌人拖延到这种程度了,任重觉得自己不要画蛇添足就好了,他相信只要拖住,张声雷一定会第一时间支援过来的。

    三条水柱水平的冲击而去,这符咒的水柱的冲击力就像是高压水枪,或许没有什么直观性的威力,但这种冲击力,对于平常人来说,是很难承受的。

    道士将灵气凝聚在拂尘之上,三条水柱袭来的同时,他大力转动着手中的拂尘,迎着水柱的冲击力逆行而上,虽然他做到了,但是无可避免的是速度同样也降了下来。

    任重手中最后一张符扔在了身后,道士看不到的位置,扔在了一株小草上,悄无声息的。

    与此同时第一时间判断出这马脸道士动向的张声雷全力的催动着神行符,化为一道残影瞬间就追上了正在顶着水柱逆行的道士,手中的册子被他抛出、变大,然后重重的向下压去。

    就在这时,发出无声的笑容,从他嘲笑的余光中张声雷涌起了一种不安的感觉,其嘴巴微动,没有发出声音,似乎在说着什么,通过其口型,张声雷看出来了他在说的是什么。

    你终于靠近我了!

    道士嘴角裂开成一个诡异的弧度,手中的拂尘狠狠的向前一甩,红色光芒散开将水柱顶开了三丈远,给他接下来的动作创造了空间和时间。

    随后拂尘上的白毛根根直立,化作针状,其上红光点点,根根带着灵气,锋利无比。

    “去!”

    拿着拂尘做了个鞭打的动作,那些白毛针就朝着张声雷飞去,不得不说,这道士的心机以及对时机的把握都恰到好处,刚好是张声雷旧力已消,新力未生的阶段,在这个阶段,张声雷躲无可躲,只能咬着牙,催动身上的黑气形成一层保护膜,强行硬抗!

    但这白毛针尖的红色灵气轻易的就穿透了这层黑气,然后全部没入张声雷的皮肤中。

    “呃啊!”

    张声雷一个汉子,竟然哀嚎出了声,由此可见这些白毛针究竟给他带来了多大的痛苦。

    道士见其病,要其命,瞬间转移了目标,挥舞着只剩下一根棍子的拂尘杆就冲张声雷的脑袋打了过去。

    “青木符!长!”

    眼看着张声雷就要遭殃,任重瞬间就启动了他留给自己的后手,青色的光芒从其身后的闪现,巨大的青草以一种诡异的生长速度向张声雷那边长去,只需要一两息的功夫,宽阔的绿叶就横插在了道士与张声雷之间,拦住了他的去路,令其一愣。

    而同时间任重也跑到了张声雷身边,护在了他的身前。

    眼见张声雷已经安全了,道士不甘心的看着任重,但却没有过多的停留,毫不犹豫的又跑了起来。

    这是?!

    任重望着他奔跑的方向,微微有些出神,以为他是要逃跑,

    但看到他逃跑的方向,任重心中暗道一声不好!

    那道士现在跑去的方向正是刚才任重所站着的位置,而那个位置的后面,就是黄先生家大门所在的地方!

    光顾着护着张声雷,任重眼睁睁的看着他一脚踹开了大门,冲了进去,然后抓着一个小女孩,走了出来,而这屋子里只有一个小女孩,那就是黄先生的女儿!

    “草!”

    看到这一幕的任重忍不住骂了句脏话,同时站了起来,拦在了道士的身前。

    任重的接近让这道士分外的紧张,因为此刻他已经没有任何的灵气,完完全全的是一个普通人!

    “你别过来!你在过来我就掐死她!”

    道士一手抱着小女孩,一只手掐住小女孩稚嫩的脖颈,其手上肉眼可见的青筋表明着他此刻真的是在用力。

    “呃,呃,呃。”

    还处在昏睡状态中的小女孩嘴中不自觉的发出这些声音,任重知道那是因为窒息人体产生的下意识的反应,当下一声怒吼!

    “你个王八蛋,放下那个孩子!”

    “我说了你别过来!你是不是真的想她死!啊!”

    任重的怒吼根本没有吓到已经穷凶极恶的道士,反而助长了他的凶行,加大了手上的力度,小女孩的嘴唇都已经变成青紫色了。

    见到这种情况,任重脚步凝滞了,不甘心后退了几步,算是空出了一段距离,但见其还是那么用力,任重忍不住骂道。

    “去你嘛的,你再这么掐等会那女孩死了!你个逼东西!”

    道士伸出头来看了一眼小女孩已经毫无血色的面庞,手上这才松开点力气,但还是放在其脖子上。

    任重咬牙切齿的看着他,手上的符咒死死的捏着,却不敢丢出去,想了又想,发现自己手上根本没有能破局的符咒。

    “我警告你,你别动!手、脚,再敢扔出那些奇奇怪怪的符咒,我就立刻杀了这女孩,到时候哪怕你再杀了我,这女孩也是因为你而死,你会夜不能寐,你会良心上受到谴责,哪怕做梦,你也会梦到这女孩化作冤魂,来质问你,向你索命,所以,你千万别动。”

    不得不说,这道士的话直击任重内心,攻破了任重的心理防线。

    看着任重脸上细微的表情变幻,道士知道他的这一套说辞起作用了,脚步向外挪动的同时,还在继续说着。

    “我只是想逃命,如果不绑架这个小女孩,你和你同伴肯定会要我的命,今天这件事情,是我的错,我保证,我逃出去以后,绝对不再来招惹你们,等我确定我安全了以后,我会放这小姑娘回家。

    我会离开这个城市,你们就再也看不见我,也不用担心报复,这小姑娘她爸,可是黑社会,杀过人的那种,如果没有你们我肯定会放人的。

    我只为了求财,也就骗骗一些老大爷老大娘,如果可以,我也不想杀人,毕竟我也是人,不是么?你们就当我是个屁,把我放了,不行么?”

    言语中,带着诚恳,任重听着他的话,不由自主的代入到其中去。

    似乎,他真的只是想逃命。

    好像,放他离开,也不是不行。

    他没有理由不放这小女孩不是么。

    渐渐地,任重不知不觉中接受了他的说辞,眼睁睁的看着他一步一步,挪动着离开,没有要阻拦的意图。

    “任重!”

    张声雷忽然喊着任重的名字。

    “别信他,他身上的血腥气,比那黄老板的还重,他杀过的人,比黑社会还多!”

    张声雷的一句话,顿时打破了他对这道士的某种自我幻想。

    任重神经又一次紧绷了起来,虽然还是没有动作,但他注意力集中着,在思考观察着其一切的动作,试图从这其中发现某些破绽。

    见其眼神变幻,道士又一次紧张了起来,恨恨的看了一眼远处的张声雷。

    “我还是警告你!别乱来,除非你想这小女孩死!”

    任重没有说话,但张声雷却回答了。

    “别信他,这女孩落在他手中就难逃一死,任重别管这么多了,直接上!”

    张声雷居然怂恿着任重不要在乎人质,这下道士可慌了神,眼神闪烁。

    “你凭什么说我会杀了她,我明明和她无冤无仇!和我有仇的是你们!我为什么要平白无故得罪她爸?”

    “呵呵,任重,我是阴差,我能看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我看到他浓厚的孽障缠身,也能看到他死后不用审判,直接不入轮回。

    这些孽障,都是那些枉死在他手上的人死后的执念所化!

    而这孽障之多,是我成为阴差以来,从未见过的。

    这家伙,可以说杀人如麻也不为过。

    至于说为什么,喂,马道士,你敢不敢解释下你这神打术的由来?你拜的又是哪路高人?这高人又凭什么会传你这么一生灵气?!”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