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九十二 黄先生

作者:无解的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小木屋虽然不高,但顶上离地板也有三米远,这种距离,让最好的篮球职业选手来用全力跳跃,也许手能够的到顶,但,头一定不行。

    而此刻,一个身材发福走样,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运动过的中年人,却轻轻一跃,自己的脑袋磕到了三米高的天花板,这种事情,说出去谁都不会信的,而看见的,也可能认为这是个戏法魔术,而亲身体验的人,才会明白,这种力量是多么的神奇。

    落地后的中年男子甚至忘记了自己头上的疼痛,他震惊又兴奋的看着瞿鹰,双手抓住瞿鹰的双臂,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喂喂喂,先生,你抓疼我了。”

    瞿鹰吃不住他手上的力道,又挣脱不开,于是无奈的说道。

    听了瞿鹰的话,这名黄先生才意识到自己太过激动了,才放开了手。脸上刚才的凶狠全然不见,换上了另一张和善的嘴脸,他看着瞿鹰说道。

    “大师,你能治好我女儿么?大师!”

    “哎哎,等等,首先,大师不是我,是我兄弟,其实能不能治的好你女儿,那也要等我兄弟看到你女儿再说,我这种时候说能治,那也是空话,对吧?”

    “对对对,你说的都对,这样,这是我名片,您和您那位兄弟,今天晚上如果有空的话,打这个电话,我就排人来接你们!”

    “那,好吧,我问问我兄弟有没有空,今天晚上尽量过来,是吧,法师?”

    瞿鹰拿着名片,还特意回头看了那长脸法师一眼,似乎是在挑衅。

    “那么,我先走咯。”

    瞿鹰潇洒的离开了,那样子要多嚣张就有多嚣张,但反而越是这样,那黄先生越是相信瞿鹰的话,连那个脸色阴沉的长脸法师,都不敢阻止瞿鹰的离开,一双手,捏紧了又松开。

    瞿鹰脸上带着笑容,走在街上,等到完全看不到那块空地的时候,他的笑容渐渐地收起,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苦涩,双手用力的排拍在自己脸上,清脆的声音甚至引来了路人不解的目光,其脸上十指的红印清晰可见。

    “感觉自己好像在做死。”

    瞿鹰不禁有些懊悔道,他自己都不知道刚才在木屋内为什么会做出那种行为,明明与自己无关,却鬼使神差一般的,要去弄上一弄,就好像脑袋里一直有个声音在告诉自己,要去管一管,要去看一看。

    看着手中的黑色名片,瞿鹰犹豫了很久,苦恼的拿出了手机,最终还是拨通了电话。

    “喂,是我,有件事,可能要麻烦你一下………………………”

    没过多久,在寝室里待着的任重也出现在校门口,瞿鹰打着招呼就迎了上去,一脸的歉意。

    “不好意思啊,任重,我好像又做了个大死。”

    “兄弟之间说这些干什么?电话你说的太乱,没听清,具体怎么了再说一遍?”

    “好吧,是这样的……”

    瞿鹰手勾着任重,两人在路边蹲坐着,听着瞿鹰娓娓道来。

    ………………………………

    听完瞿鹰的经历,任重手托着下巴,眼中露出沉思,瞿鹰这时也不敢上去打扰,只能等在一旁。

    思索了许久,任重从地上站了起来,拍拍屁股,对着瞿鹰说道。

    “反正离我上班的时间也还早,闲着无聊去看看也行。”

    “嘿嘿,好兄弟。”

    瞿鹰脸上露出微笑,他就知道任重会帮他的,赶忙拿起手机,想要拨打名片上的电话,任重却拦住了他,对他说道。

    “等下,我们还有需要叫上一个人。”

    “额…………谁啊?”

    任重有些莫名么得看了瞿鹰一眼,然后拿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

    “干什么?我不是说了我想通后会自己解决么?”

    电话那头的语气很不耐烦。

    “不是那个事,是有别的事请你帮个忙。”

    “别扯了,现在有什么事比还我一个清白更重要的么?”

    “那如果是瞿鹰求你呢?”

    “他?他怎么了?”

    “也没啥,我们在学校门口,你出来再说吧,我们当面聊,顺便把之前的误会给你讲明白了。”

    说完,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然后挂断了电话,任重脸上不禁露出了苦笑。

    “看来还是要把事情说清楚啊,看把这一个大老爷们整的,闹心了一整天了吧。”

    而瞿鹰则摸摸头,一脸懵。

    等了没多久,一辆美团外卖的电动车直直向两人开来,让任重有些在意的是,这电动车的主人在开电动车时,居然是站着开的,显然是在避讳着什么东西。

    电动车直接停在了两人面前,车主人将头盔取下,瞿鹰这才认出他来。

    “这不是那张声雷么?”

    “你个毁我清白的混蛋!”

    张声雷看到瞿鹰,气不打一处来,冲上去就要干!

    幸好任重早有准备,赶忙拦住了他。

    瞿鹰莫名其妙的看着发了疯似的张声雷,小声的嘀咕着。

    “不就喝个酒输了么,瞧把你急的。”

    这瞿鹰不说话还好,张声雷已经有点清醒了,这瞿鹰一说话,张声雷登时就翻脸了,尤其是听到“酒”这个字眼时,他就隐隐的菊花疼,一把甩开了任重,朝着瞿鹰扑了过去,两人在路边翻滚扭打在一起,其中张声雷还不停地骂道。

    “让你毁我清白!让你毁我清白!”

    任重这次也无奈的耸了耸肩,表示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等张声雷把气出了,再把话给讲清楚了。

    张声雷跨在瞿鹰的身上,质问道。

    “你说,你对我做了什么?!”

    躺在地上的瞿鹰一脸的无辜。

    “我什么也没做啊。”

    就在两人还在争吵中时,却没有发现,围观的人已经越来越多了,围观的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的,各不相同,但唯一相同的就是,他们看向张声雷和瞿鹰的那目光,都是同样的微妙。

    “看起来像是酒后乱性,始乱终弃的琼瑶姨妈的戏码。”

    “也有可能是两人同时爱上同一人,而大打出手的玛丽苏剧呢?”

    “不过看起来还是更像基情戏……”

    周围此起彼伏的讨论声,让当事的两人听的那叫一个面红耳赤,当下张声雷也顾不得再争些什么,赶紧跑了出去,当然走之前也不忘拉上瞿鹰一起跑路。

    两人一路小跑到了人群看不见的地方,张声雷脸上带着庆幸的同时,又咬牙切齿的看着瞿鹰。

    “瞧你惹出来的事情!”

    “我咋了到底?你一见面啥也不说,上来就是干,我还想问问你屁股有没有事,被啤酒瓶顶了一下应该不好受吧?”

    “你还敢说屁股的事!”

    听到瞿鹰哪壶不开提哪壶,张声雷火气又一次冒了上来,但同时,很快的就熄灭了。

    “等等………你刚说啥?酒瓶?”

    瞿鹰点点头,又伸出中指以及大拇指比了个长度。

    “大概进去那么多…”

    张声雷:“………………酒瓶啊?”

    “不然你以为是什么。”

    瞿鹰奇怪的反问到,这一问,倒是把张声雷问了个大红脸,半天支支吾吾的没回上话来。

    “看来你们聊的很愉快?”

    瞿鹰与张声雷身后的围墙上忽然传来任重的声音,两人抬头一看,正是那任重不知道何时跳到了围墙上,正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

    或许是觉得这样不太礼貌,任重又敏捷的从围墙上跳了下来。

    “刚刚你去哪了?”

    瞿鹰好奇的问道。

    任重双手一摊,回答道。

    “当然是躲起来了,我可不想成为他们口中的话题。”

    说到这,任重的眼神又有些莫名的微妙。

    “行了,行了,这件事,谁以后再提,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张声雷黑着脸给这件醉酒后的糗事定下了基调。

    任重与瞿鹰眼神对视了一翻,笑着没有再说下去。

    这时任重看到瞿鹰手中还拿着那黑色的名片,对他说道。

    “可以打电话了,我们现在就去看一看吧。”

    …………………………………

    在丽城的某高档小区里,黄先生抽着烟做在沙发之上,看着医生护士在他女儿的房间内进进出出,心中没来由的闪过一丝烦躁。

    “喵。”

    忽如其来的猫叫声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朝天花板上看去,一只黑猫正挂在吊灯顶上,也在向下看来,恰好一人一猫的目光交汇,黄先生猛的打了个寒颤,在这夏日的傍晚时分。

    因为和猫对视而被吓一跳的黄先生怒不可遏,在宽阔的大厅中开始呼喊起人来。

    “陈阿姨!陈阿姨!”

    “唉,在呢,在呢,在呢,老板怎么了?”

    一个中年保姆样的女子赶紧跑了上来,站在黄先生前面,询问道。

    黄先生伸出一根手指指着挂在吊灯上的黑猫,实在太过生气让他话都有些说不清楚。

    “我,我……早和你说过,把那个女人的这只破猫给我扔出,它怎么还在这?!”

    这强烈指责让这位陈阿姨脸上也露出为难,她犹豫了一下后,说道。

    “老板………主要是意儿那不让………”

    “她一个小丫头片子懂什么?看见了当然会不舍得,看不见的时候把这猫扔出去不就行了?哦,不,别扔,你给我把这猫……”

    黄先生用手做了个割的手势,陈阿姨自然也明白了,点了点头,就退下了。

    正当这时,里面的医生也折腾完毕了,陆陆续续的在拆设备,其中一个医生走到黄先生边上,摘下口罩,说道。

    “黄先生,你女儿的情况我这边也看了,除了ct,磁共振还没做,其他大致的结果也出来了,得出的结论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