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八十九 喝酒坏事

作者:无解的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来来来,吃菜,吃菜。”

    老板娘将一大锅特辣的麻辣香锅端了上来,张声雷招呼着任重他们三人吃饭。

    “哇,这辣的酸爽!”

    瞿鹰吃了一块里脊肉,嘴里就开始斯哈斯哈的抽凉气。

    “你行不行啊,吃不了就别吃了,要不让老板端点凉水上来,你泡泡再吃?”

    任重有些劝道,但谁知瞿鹰一下就拍桌子瞪眼睛的。

    “说谁不行,男人,怎么了可以不行!”

    说完,又夹了一块肉到嘴中,然后接着抽冷气,这次连鼻涕都流出来了,看的任重直摇头。

    “这位朋友真性情中人啊,豪爽!”

    反倒是张声雷很是欣赏瞿鹰,甚有眼缘。

    “是嘛?!我看你也很舒服啊,可能我们会成为好朋友啊,要不来一杯?”

    “来啊,老板娘,啤酒上一箱!”

    两人一两句话之间,瞬间看对了眼,此刻要来以酒会友,以顾知己。

    任重看着他们两,又看着默默吃菜的单冰儿,仿佛这里面隔着一道巨大的墙一般,将这边和那边隔成了两个世界,任重真的很好奇,到底是怎么样的家庭教育会让一个女孩成为这样冷淡的性格,到底张声雷口中的东城单家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那边张声雷与瞿鹰已经开始觥筹交错起来了,这边任重有些不好意思的对单冰儿说道。

    “实在对不住了,第一次叫你吃饭居然这么乱。”

    “没事啊,热热闹闹的,挺好的。”

    单冰儿平淡的说着,可她眼神甚至都没有朝向张声雷那边看过一次,所以她明显是不喜欢这种环境。

    “要不我们出去走走?”

    任重估摸着这两人这喝酒的速度干这一箱啤酒,怎么着也要个半小时,于是对单冰儿提议到。

    “好。”

    任重话刚说完,单冰儿就立马放下了筷子。

    看来是真的很不待见张声雷啊。

    西城广场作为一个广场,虽然不大,但麻雀虽小,那也是五脏俱全。

    里面酒吧,ktv,网吧,台球室,电影院,基本上能想到的娱乐设施这里都有,而且一楼的美食广场里面好吃的东西繁多,夜晚的时候这里一楼通常都是人头攒动的。

    而相反,二楼的服装店铺就显的冷清的许多,明显学校里的学生对于穿这方面来说,更看重于吃东西。

    而正因为如此,西城广场的负责人为了挽回二楼的人流量,特意在二楼的小天台处弄了个小花园这种给路人休息的地方。

    而任重与单冰儿,正慢慢的走在小花园中,看着小花园中一对对小情侣,在看向身边的单冰儿,任重忽然想到自己和单冰儿这样子走在一起,是不是也是别人眼中的情侣呢?

    正当任重想的有些出神的时候,旁边的单冰儿指着前面的一张空着的秋千椅说道。

    “我们去那坐坐吧。”

    任重看了一眼那秋千椅,感觉椅子有点小,两个人坐可能有些挤,刚想说让单冰儿一个人坐好了,转过身看到单冰儿那期待的眼神,嘴中要说出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了,只能点点头。

    “恩。”

    当两人一起坐上那秋千上时,一种名为暧昧的气氛在两人之间流动开来,任重想说话,但这种氛围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干巴巴的指着月亮。

    “哇,这个月亮好大,好圆。”

    得到的只有单冰儿淡淡的一句“恩”。

    又看到一束刚盛开的鲜花。

    “你看,那花那么漂亮。”

    “恩。”

    从这里,就能看出任重身为初哥的本质,在如此尴尬的情况下,任重觉得自己还是闭口不言的好,目光向下打量着,看到了一双白皙如玉脂般玲珑的小脚,在夏日里穿着漂亮的凉鞋,在月光下的照耀下显的格外的美丽,这是任重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观察女孩子的脚,不由得有些痴了。

    任重的行为当然被单冰儿看在了眼中,看到他一直盯着自己的脚看,单冰儿脸上不由的涌起一阵臊红,银牙轻咬自己的嘴唇,一双脚如同她那无处安放的内心一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任重,任重。”

    呼喊了两声,才将任重从沉醉中唤醒。

    任重恍惚的看向单冰儿,问道。

    “怎么了?”

    单冰儿见他一脸的意犹未尽,脸上的红晕更深了,好一会,调整过来自己的心神,她才说道。

    “任重,你知道我到孔家小店最主要的意义是什么嘛?”

    “是什么?”

    “原来你不知道………”

    单冰儿长叹了一口气,像是放下了什么心事一般。

    这一下把任重弄的有些没头没脑,莫名其妙的。

    话头一转,单冰儿用另外一件事盖过了任重此刻的思绪。

    “那个姓张的要你做的事情,可能很危险。”

    任重一愣,随后反应过来了,脸上带着惊讶。

    “你都听到了?”

    单冰儿点了点头,一脸郑重的看向任重。

    “阴司的人,最好还是少和他们接触的好,虽然我们上班工作的属性都是与鬼魂接触,但是阴司不一样,要想成为正式的鬼差,功绩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们还要去下面走一遭。”

    单冰儿手指指着下方,任重感受着单冰儿话里的意味,也同样伸出手指,指向下面。

    “下面什么意思?一楼?”

    单冰儿摇了摇头。

    “地下室?”

    还是摇了头,单冰儿见其确实不能理解,从口中吐出了两个字。

    “地狱。”

    “地狱?”

    任重被吓到了。

    “你是说,张声雷要去地狱?”

    单冰儿这次点点头。

    “临时鬼差要想转正,必须去地狱阴司走一遭,去获得正式的出生文字,有了那个东西之后,他们才算是真正的鬼差。”

    任重张大嘴巴,半天没合拢,这还是他第一次听说这种事情,他想了想,又问道。

    “不过,这有什么问题么?”

    “地狱………向来就不是活人能待的地方,他作为一个活人,去阴间走这一遭,归来时,往小了说,可能会性情大变。

    往大了说,回来的那个人,可能不是你认识的那个……人!”

    单冰儿意味深长的说道。

    “这……………”

    任重万万没想到张声雷干的是这么危险的事情,这让他觉得,自己这次帮张声雷会不会在害他,苦苦思索之时,任重忽然想起了曾经老黑对张声雷说的话,张声雷可是老黑留下的暗手啊,如此想来,老黑应当不会让张声雷出事的吧?

    两人就这样坐在椅子上,晃啊,晃啊的,一人陷入了沉思,而另一人像是在享受着片刻的安宁。

    就这样,不知不觉中,半个小时过去了。

    或许是呆的无趣了,又或许是有其他的事情,单冰儿从秋千上跳了下来,整了整自己的衣服,然后对任重说道。

    “不管你准不准备帮他,你最好都知会我一声。”

    说完,也不等任重回复,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就在单冰儿走后不久,任重望着身边空出来的位置,内心中不由的有种失落的感觉,这感觉很奇怪,没有理由又莫名奇妙的出现,他再也待不住了,也离开了。

    明亮的月光下,一张空荡的秋千微微晃动着,像是在述说着它经历过的故事。

    等任重再回到张声雷与瞿鹰吃饭的包厢,打开门的那一刻,任重看到了满地的酒瓶,有红的,有白的,如果不是桌子上的两人正是张声雷与瞿鹰的话,他甚至会认为走错了包间了。

    “你们两个干嘛?这么个喝法?不怕酒精中毒啊?”

    听到任重的话,明显已经喝酒上了头的两人开始纷纷指责对方,从两人混乱的话语中,任重分析出来,这两人可能就是为了比拼酒量斗气而已,才导致了这个场景。

    明明任重刚出去的时候两人还一见如故,那么要好的样子,一回来就变成这副样子,任重着实有些头疼。

    “还喝么?”

    任重好气又好笑的问道。

    “来啊!喝啊,谁怕谁,今天不是他死,就是我活!”

    这是醉鬼一号张声雷说的,此刻的他明显已经快不行了,这也是让任重想不到的。

    “不要走,决战到天亮!”

    这是醉鬼二号瞿鹰说的,比起张声雷来说,瞿鹰也就是脸红了点,但是了解他的任重知道,瞿鹰不管是喝一杯还是喝一瓶,脸都这么红,反而看起来瞿鹰好像确实还能再继续喝下去的样子。

    “还要喝啊?那我可不管你们了啊。”

    任重看了眼手机,已经将近十点了,任重也快到上班的时间了。

    一听这话,张声雷急了,连忙说道。

    “不行,你不能跑,我还………………呼,呼,呼。”

    但话还没说到一半,张声雷就倒在了桌上,呼呼大睡过去了。

    任重:……………………

    “行吧,瞿鹰,你赢了,可以结束了没?”

    “哈哈,这个弱鸡,行了,行了,我也喝多了,不喝了,不过他要怎么办。”

    瞿鹰指着昏睡过去的张声雷问道,在这种情况下还能考虑到别人,也是难为他了。

    “要不?带回我们寝室?反正我晚上上班,我的床就给他睡吧,你晚上要是听见什么动静,多照看着点。”

    任重不知道张声雷的房子在哪,也不可能把他扔在这,一个喝醉的人,总要有人看着,不然出事就不好了,就现在看来,瞿鹰是个好人选。

    “好咧。”

    瞿鹰满口答应了下来。

    随后任重去柜台结了账,然后再回到包厢里,将张声雷扶了起来,刚走了没两步,昏睡中的张声雷像是梦到什么东西,忽然猛的一用力,任重在没有征兆的情况下,吃不住张声雷的力气,被其一把给推开了。

    而失去了任重帮扶的张声雷,不可避免的向下倒去,更要命的是,在他倒下的地方恰好有一立着的空酒瓶,任重与瞿鹰眼睁睁的看着他一屁股狠狠的坐在了那酒瓶子上。

    看到这一幕的瞿鹰顿时吓的酒醒了一半,赶忙上前过去查看。

    却发现张声雷竟然挠了挠头,似乎没事发生一般,继续睡着。

    两人面面相觑。

    “你看看,那瓶子,进去没?”

    任重示意瞿鹰看看瓶子所在的位置。

    瞿鹰趴下身子看了很久,再起来时,脸上的表情有些微妙。

    他用大拇指和中指比划了一个长度,给任重看。

    “大概,进去了这么多。”

    “进去了?”

    “如果戳个这么深的洞出来的话,应该有血吧,我没看到血,所以,我觉的是进去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