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八十五 缩地尺

作者:无解的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任重拿着软剑,慢慢的走向瞿鹰所在的那堆废墟,在他的注视下,任重单手将剑轻轻一挥,困住瞿鹰的石块就被他手中的软剑轻易的割出一道门来。

    瞿鹰从门内走出来的后,他嘴上那不让他开口的红丝,也就消失掉了。

    这下,任重唯一的忧虑,也解决了。

    看着瞿鹰走到自己面前,任重张开双臂,想给他一个友情的拥抱。

    但瞿鹰走过来,却无视了任重张开的双手,而是围着他绕了好几圈,用一种异样的眼光打量着自己。

    看着瞿鹰的眼神,任重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你………看啥呢?”

    任重忍不住问道。

    “我在看我室友,究竟是神仙还是妖怪。”

    瞿鹰嘿嘿一笑,说道。

    虽然瞿鹰脸上笑着,但任重的心却沉了下去,脸上勉强挂出一个微笑,回道。

    “你这说的什么和什么,哪来的什么神仙、妖怪。”

    “别装啦,之前我都看见了。”

    瞿鹰笑着说道。

    任重心中“咯噔”一下。

    “你看见什么了?”

    “我看见了你,还有我们班上的那个冰美人,以及门卫大爷,三个人大战女鬼的场面,可比电视里的那些五毛特效好看多了。”

    听到这些话,任重有些傻眼了,自己之前还想着怎么瞒过他来着,结果到好………

    不过,任重还是有些话想问。

    “你一直在这看完了全过程?”

    “没有啊,之后一块石板忽然盖下来,挡住了视线,不过说真的,任重你一甩一个火球的样子真帅!你们这是修仙么?能带我一个么?我从小的梦想就是成为仙人!”

    任重:………………………………

    “你干嘛这个表情,难道你们不是修仙?”

    瞿鹰犹豫了一下,然后又说道。

    “实在不行,妖修我也可以接受的呀。”

    妖你妹的修!

    任重差点就脱口而出一句脏话。

    看着瞿鹰那期待的表情,任重不禁有些无奈,既然已经被知道了,索性任重将实话也说了出来。

    “瞿鹰啊,首先,我和你一样,也是个平常人。”

    “怎么可能,我明明看到你一出手就一个火球的,你可别告诉我这是在变魔术?我不信。”

    看到瞿鹰一脸不信,任重也不废话了,取出一张空白的符咒,当下拿出毛笔,画了起来,一张神行符不一会就被他画成了。

    任重将神行符贴在瞿鹰腿上。

    “神行,疾!”

    神行符上面的符文发出一丝闪光,任重就知道这符力已经被激发了。

    于是对瞿鹰说道。

    “跑两步。”

    “干啥?想把我忽悠瘸啊?我们两关系这么好,你这样可不仗义啊。”

    任重忍无可忍,一巴掌呼了过去。

    “让你少看点春晚!”

    这一巴掌速度不慢,瞿鹰下意识的躲避任重的攻击,向外跑了两步,却没想到,这两步,竟然跑出了几米开外。

    “这,这,这!!!”

    瞿鹰被自己这行动能力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任重仿佛知道会是这样,没有理瞿鹰的震惊,反而又拿出笔和符纸来,再画了张火焰符,符成,任重将符咒捏在手指间。

    刷!

    将火焰符甩了出去。

    符纸在空中飞行的时候。

    任重口中念念有词。

    “火焰,燃!”

    符纸上的符文蓦然爆发出火焰,在空中化为了一个火球,撞在瞿鹰刚才被困的那堆废墟之上,砰的一声,爆炸过后,废墟被炸成了空地。

    瞿鹰张开嘴,久久的不能合上,任重这才说道。

    “事情就是这样的,你所看到的一切力量的源头,就是这符咒,而我和你,本质上并没有什么区别,我们都是人。”

    任重不知道自己这么解释瞿鹰到底能不能听懂,但任重觉得自己说的是实话,而关于孔家小院的事情,他并不打算说出来,因为其中蕴含的秘密,至今他都还不清楚。

    而且,任重隐隐约约之间觉得,孔家小院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小院,冒然的让瞿鹰知道,可能会给他带来更大的危险,就像这一次一样。

    听了任重的话,瞿鹰愣愣的想了很久,忽然一拍手,冲着任重喊道。

    “我决定了,就跟你学那个什么鬼画符了!”

    _________

    任重带着瞿鹰回到了宿舍,一路上,架不住瞿鹰的软磨硬泡,任重答应了瞿鹰的要求。

    两人回到宿舍,宿舍门此刻大开着,瞿鹰看了一眼门卫室忽然问道。

    “咦,门卫大爷哪去了?”

    听到瞿鹰提起这个,任重有些沉默,看了一眼门卫室,想起了九叔和他说的话。

    “要不,你先上去吧。”

    任重对瞿鹰说道。

    “怎么了?”

    瞿鹰看任重的情绪有些不太对劲。

    “没事,就是有点事情要去做,你先回宿舍,你不是要学符咒么?我桌子上有一本符咒大全,你先看看,学习学习。”

    “真的?那我先上去了。”

    听到有关于符咒的书,瞿鹰屁颠屁颠的就回宿舍楼了,根本不需要任重再多说什么。

    等瞿鹰上楼,任重才打开门卫室的房门,里面的摆设很简单,一张硬板床,一张桌子和一条小凳,一切都是那么的简单。

    床上的被褥都是乱的,明显是九叔出去的急,没来得及收拾,但九叔又怎么会想到,他这一次出去,就再也回不来了。

    根据九叔的交代,任重在床板下寻找着九叔口中的木盒,床底下有些各种东西,因为没有衣柜之类的东西,九叔的各种生活用品店都被放在了床下,导致床板下看起来凌乱不堪。

    任重趴在床下翻找了许久,终于在某个角落找到了一个红木盒,将红木盒放在桌上,任重将其上的落灰吹掉,再用衣袖擦了擦,这红木盒才露出原来的漆面,看起来很是贵重的样子。

    任重轻轻打开这红木盒,首先一物就进入了他的眼帘。

    一把墨绿色的长方形的物件放在红木盒当中。

    任重好奇的拿起这物件,手上的触摸感告诉他这物件可能是由某种陶瓷做成,上面有一些玄而又玄的图案,学过古篆的任重勉强能认出其中的几个字。

    “这是,地。这是尺。”

    就算认得两个字,但任重还是不知道这东西是什么。

    再看向木盒内,在这物件的下面,压着一张纸条,任重拿出纸条一看,写着的是普通的文字。

    任重照着上面写的话,念了出来。

    “缩地尺,特殊法器,具有缩地成寸,快速移动之功效。需以血精认主,使用时不耗费使用者的灵气,但耗费使用者的精血,精血消耗越多,效用越大。”

    “这东西,好像很适合自己的样子!”

    任重不由的有些意外,不需要灵气,这不就是为了自己量身定做的一样么?

    而且任重也很好奇,如果自己在神行符的加持下,配上这缩地尺的缩地成寸的效果,到底会是一种怎样的景象。

    想归想,任重并没有当场付诸实践的打算,要知道这上面已经明确写了认主需要血,施法也需要血,这明显带有一定的危险性。

    就算要试,任重也会选择在孔家小院里试,至少那里有老黑和小白,就算自己出事了,还有人可以把自己抬到沙发上不是么。

    先将缩地尺先收起来,任重再一次看向木盒,发现这木盒是两层的结构,将第一层抬起,果然,九叔所说的玉佩就放在第二层中。

    一块看起来普普通通的环形玉佩,如果不是九叔的交代,任重甚至会以为这是九叔路边摊上买的假货。

    将这玉佩拿在手里仔细的打量,除了上面暗刻了南宫宗三个字,任重别的什么也没看出来。

    “看来只是个身份的象征?”

    任重嘀咕着,将玉佩也收了起来。

    在红木盒里再翻翻找找,确认了里面没有其他的东西了,

    再深深看了一眼屋内,任重就离开了。

    ________

    在中心医院的手术室病房内。

    这里聚集了医院里所有的专家,甚至连院长,副院长都来到了这里,手术室里的气氛,甚是怪异。

    护士将一位昏迷的年轻人推进手术病房内,麻醉药保证了这个年轻人在进行接下来的手术时,不会有知觉,也不会有痛苦,这个年轻人会一直就这样睡着,直到手术结束,这一刻他的命,已经不在他自己的掌握之中了。

    手术的主人公已经到了,但是这一屋子的专家好手以及领导却不是很重视,他们不停地看着手表,然后看着门。

    正当这时,门开了,一个身穿病服的中年人走了进来,一进门,院长就迎了上去。

    “聂总,你要不再考虑考虑,我们已经想省内特别申请了,预计找到合适的骨髓也就这一两天的事情了………”

    话说了一半,被称为聂总的男人就伸出手制止了他。

    “别说这么一两天,就是一两个小时,我也等不住了。”

    “聂总,你这………”

    “好了,给那孩子打麻醉了么?”

    “打了,保证他这个手术结束后的一个小时,也醒不过来。”

    “那就好,记住我之前和你们交代过得,谁都别给我多嘴,明白了么?”

    “懂得,懂得。”

    手术中的灯亮起。

    躺在病床上的中年人望着另一张床上昏迷的年轻人,眼中所蕴含的,是整个世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