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八十三 谁是天来谁是地!

作者:无解的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么欺负我家的小员工,你觉得你的鬼王之身,又能抗的住我几下打的?”

    而这位从空中漫步走下,云淡风轻放狠话的男子,正是孔家小院的主人,孔麒麟。

    面对孔麒麟看似漫不经心的威胁,红衣女鬼脸上没有露出害怕,反而是露出了一脸的兴奋。

    “终于等到你了,终于等到你了。”

    孔麒麟眉头一皱,伸出手,手指轻轻一弹,在空中打出一声破空声。

    隔着百米远,红衣女鬼猛的受到一记重锤,倒飞了出去,摔落下地上许久,都没有再爬起来。

    “就你这样,还敢出现在我面前,是谁给你的勇气?”

    面对孔麒麟的疑问,女鬼倒在地上,脸上露出的是癫狂的表情,她开心的叫嚣着。

    “他动手了,他动手打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见了么?!他破坏规矩了,他要死在因果之下了!”

    听到这话,孔麒麟皱起的眉头渐渐地松开了,像是才明白了什么似的点了点头。

    “原来你打的是这个算盘。”

    只见孔麒麟身形未动,但再下一秒时,他便出现在了那女鬼身前,单手抓着女鬼的头发,将她从地上拖起,一拳一拳,狠狠的砸在她脸上,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凭什么认为,我打死你这样一个蝼蚁,会害怕什么后果么?是什么东西,在你后面撑腰,给了你这样的勇气?”

    孔麒麟的话无比的嚣张,但却感觉那么的理所应当,连被他打的不成鬼样的红衣,也不反驳这句话。

    红衣女鬼被他抓在手上,挨打了也没有还手的意图,似乎知道这是一种无用功,她愣愣的看着孔麒麟,目不转睛的,看了许久,忽然,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真的认为我是一只鬼王而已么?这个可怜的女人,哪有什么本事,在这短短的十六年里从一只厉鬼进化成鬼王呢?真正的我,你是杀不死的!”

    孔麒麟听了她的话,脸上没有露出丝毫意外的表情,反而一把将手中的红衣女鬼扔在了地上,拍了拍手上并不存在的灰尘,看着她说道。

    “那就说说吧,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女鬼邪魅的看了他一眼,慢慢的张开嘴,一颗红色的珠子从她口中飞出,那种嘈杂的且无法躲避声音又一次出现。

    本来就精神上还处于悲伤状态的任重这一次再被这嘈杂的声音灌入大脑中,精神上的双重打击让任重彻底的昏死了过去。

    孔麒麟看着那红色珠子,脸色猛的一沉。

    “原来是这么个东西,怪不得总让我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毕竟你和我是天生的敌人啊。”

    孔麒麟深深的吸了一口,看到这个珠子,他才将一切都想明白。

    而这一刻的他很愤怒,无比的愤怒,不是因为这女鬼,也不是因为这红色的珠子,他的愤怒,另有原因。

    从孔麒麟的身上蓦然散发出强大的气息,白玉麒麟之前散发的气息与之比较,如同一滴水比之汪洋,又如同烛光比之烈日。

    气息一出,红衣女鬼以及她的珠子在这一刻都被死死的压在了地上,同时地面也猛的一震,像是地基被破坏了,地面向下凹陷那般的下沉而去。

    而这股气息还在渐渐地扩散,传出了老校区,传进了孔家小院,院中的老黑以及小白感受到这熟悉的,既畏惧又担心,但在这一刻,他们也无能为力。

    这气息笼罩了整个城区,普通的人们只会觉的肩头一沉,但在某些人眼中,这就是灾难的征兆,他们跪伏在地上,瑟瑟发抖的祈求者。

    当着气息扩散到整个丽城时,丽城换了天!

    笼罩着这座城市的再也不是这深邃的夜空,而是孔麒麟那满是怒火的脸庞,他面对着这天,发出了属于他的怒吼。

    “要想对付我,可以尽管来试试,就像两千年前那样对付他一般!”

    这声音,不是用实质的声波,而是用更高级的方式,用意念在交流着。

    孔麒麟的意志深深的看了那无尽的星空,眼中是满满的警告。

    当意识再回到老校区,孔麒麟将扩散出去的气息一收,脸上的情绪也近乎趋于平稳,这时他再看向那红衣女鬼。

    “怎么可能,为什么,为什么你都已经做到这种地步了,那位居然还能容忍你?!”

    红衣女鬼此刻的情绪有些趋近于癫狂,她不停地在问道,似乎不敢相信孔麒麟可以如此嚣张的站在这里。

    孔麒麟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因为我虽然是他的学生,但是,我永远也不会是他,比起疯狂来,我还没怕过谁!”

    红衣女鬼还是不敢相信,乱了心智的她竟然疯了一般的,对孔麒麟出手,血红的利爪还没出手。

    对面的孔麒麟就抬起手来,轻轻一掌挥出,红衣女鬼像撞上了火车那般,被重重的崩飞了出去,女鬼的身形在空中开始变的支离破碎,身影也在慢慢变淡,衣裙渐渐褪去鲜艳的红,变回了原来的雪白,女子的魂魄最后感激的看了一眼孔麒麟,落在地上,渐渐消散而去。

    风一吹,什么都不剩了。

    孔麒麟抬头看了下夜空,深深的注视着,然后从兜中掏出各式各样的钱来,有现代的纸币,也有早些时候的一角,一分的硬币,还有民国时期的大洋,甚至还有古币。

    全部都从兜里向外掏,而且更令人惊奇的是,这些钱一落地,竟全部化为了虚无。

    孔麒麟的钱越掏越多,其中大部分都是现代的钱,但其扔出的纸币加起来也快破六位数了,但这些纸币的消失孔麒麟倒是一脸的无所谓,但是有时候扔出的古币让他一脸的心疼,甚至扔出了一把刀币的时候,孔麒麟犹豫再三,一脸割肉的表情将刀币扔在地上,脸转了过去,不忍心看到它亲眼消失。

    终于,在某一刻,孔麒麟扔出的钱安稳的落在地上,不再消失的时候,他才停下了动作,摸了摸口袋,掂量了下其中的分量,然后一脸的惆怅。

    在回过头,看着地上的任重以及远处同样昏迷的单冰儿,孔麒麟响指一扣,两人一个接着一个漂浮了起来,孔麒麟慢慢的登空而行,任重和单冰儿漂浮着跟随到身后。

    徐徐的清风抚过低矮的杂草,废弃的老校区中触目惊心的伤痕似乎在讲述这块大地上所发生的故事。

    在许久未见月光的这块地方向天空望去,那洁白的明月中间似乎有一块赤红,红的诡艳,就像是血块一般,但在看一眼,那血块就消失了,好像从未出现过。

    _________

    悠悠的回到店中,孔麒麟指了指身后的两人,老黑很有眼力得上前把两人扶到屋内,在孔麒麟将一道虚影交给老黑之后,就消失在了院中。

    老黑手握着虚影愣愣的看着孔麒麟离开的地方。

    忽然,小白一道水柱喷在老黑的脸上,将他喷醒。

    “你干什么?”

    老黑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显然被打断了思路有些生气。

    “我想问你在干什么呢?想什么想的这么出神?”

    “我是在想………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过去了还不好么,闲操萝卜淡操心,………”

    老黑想了想,点了点头,同意了小白的观点。

    “卧槽!你居然会认可我说的话,是不是我喷的水柱太凉了把你头浇晕了?”

    “………………………”

    ________

    再进屋里,老黑端着两碗刚做出来的黑色汤药,看着屋内两个还在昏迷中的人觉得有些不得劲,总觉得少了两句台词。

    虽然心里有些不舒坦,但还是将汤药给两人灌下,任重喝下汤药之后没多久,就渐渐的苏醒了过来,而一旁的单冰儿脸色苍白,显然伤势更重的她,不想任重这般那么轻易的能醒来。

    任重醒后,有些迷茫的看向四周,看了眼自己的双手,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抬腿就向门外跑去。

    老黑一把将他拽了回来,什么话也没说,张开手,其手中的虚影蓦然变化,出现在了屋中。

    任重看着那虚影,千言万语只能汇成一句话。

    “九叔!”

    九叔对任重笑了笑。

    “这么大的人了,还这么容易激动,你这样很容易吃亏啊。”

    任重上前一步,还想说些什么,就被九叔伸手,拦了下来。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谢这个字就免谈了,虽然你没拜我为师,但是你向我学习符咒一道,因果结缘,你已算是我的半个学生,师生之间,不言谢。”

    任重的眼眶又一次湿润了。

    “如今我这个状态也维持不了多久,你也切莫伤感,辛苦得那位出手,如今我还留的魂魄,还能转世投胎。”

    听完九叔的话,任重这才发现,九叔的身影似乎特别的虚幻,看起来就像是随时要消失一般。

    “我时间不多了,任重,我有一个心愿,你可愿意帮我去了解?”

    任重用力的点了点头,同时在心中发誓,不论九叔说的是什么,都一定要完成。

    “在我的床底下有个木盒,盒子中有一块玉佩,和一把尺子,玉佩乃是我南宫宗的宗徽,你一定要收好,尺子是我师傅传给我的一件宝器,具体用法里面的有写,你再行观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