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七十三 找骨髓

作者:无解的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范玮明认真的看着任重。

    “上一次你的出现,才是真正的拯救了我,虽然不知道那是巧合还是天意,如果那一天你没有出现在我房间里,我可能已经跳下去了,然后也不会看到我母亲给我留的东西,当看到那份过期的保险时,我才幡然醒悟过来,原来我母亲,对我爱的如此深沉。所以,我一定要当面谢谢你,这份恩情,日后必报。”

    任重摇了摇头。

    “是你自己想的明白,不然,外人再怎么做,也是无济于事。”

    对于这种恩情,任重不敢承受,他当初踏入这个房间的原因,也是被范玮明母亲那为儿子的奉献精神所感动,所以才想着看一看她的儿子,这是恰好阻止了范玮明而已。

    究其源头,还是一个母亲救了自己的儿子,而不是他任重。

    所以,这个恩,任重不能领。但这话,任重也没办法和范玮明说。

    任重干脆伸出手来,

    “恩情就不谈了,你比我大点,就当交朋友吧。”

    范玮明先是一愣,看着任重怔怔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许久,任重悬着的手臂都有些累了,他才脸上露出笑容,一把握住,两人的手相握在空中,许久没松开。

    等任重走出病房,门外也没剩几个人了,但那范玮明的女朋友,以及她的父亲,居然还在站在门外,窃窃私语的。

    “你说他母亲跳楼自杀了!”

    那其脸上的表情变的很奇怪,似乎是感慨,似乎是懊悔,总之,他对这个消息很是震惊。

    任重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就离开了。

    回到学校后的任重有些无所事事,随意的在校园中闲逛了起来,但逛着逛着,脚就不自觉的走到了操场,或许是对所有的体育人来说,操场就是梦开始的地方吧。

    操场上正在进行排练,任重算算时间,今天刚好是最后一天军训的时间,也就意味着明天开始就要正常上课了,大学的第一堂课,任重对此还是期待颇多。

    操场上的大一新生按照班级组成了不同的方阵,一块一块的方阵绕场一周,排的整齐有序,在经过司令台时换成正步,踢的呛呛做响。

    不一会,任重就看到了自己班级的队伍,可能是由于班级人数太少的缘故,他们班的队伍没有独立成一个方阵,而是安排在历史教育班的后两排,组成了一个大的方阵。

    而跟着方阵任重居然还看到了柳梦絮,这个他们的班助,在这种炎炎夏日成了操场上最靓丽的一道风景,她现在边上,那些男生们都会有意无意的朝那看下一眼,美女果然是万众瞩目的。

    再多看了一会,任重就觉的有些疲累了,毕竟也是上了晚班再去医院折腾了这么久,虽说现在的任重不需要休息多久,但总归还是要睡觉的。

    任重离开了操场,就在他转身离去的瞬间,似乎感觉到什么的柳梦絮朝这边看了过来,看着任重离开的背影,柳梦絮一双明亮的眸子中闪动着异样的光彩。

    踏上天桥,再往前走就是宿舍楼了,任重抬起头,看着天上的积云,不知怎的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

    快步的回到宿舍,打开门,熟悉的呼噜声传入他耳中的那一刻,他才松了一口气,看到安稳躺在床上的瞿鹰,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

    市中医院内。

    范玮明和他的女朋友在房间里说着话,门外的那位老总还没有离开,正跟着身边几个秘书一样的人说着话,似乎在交谈着什么事情。

    这时,一个人领着一个穿白褂的医生走了过来,他走到老总前面,介绍道。

    “聂总,这位就是范玮明的负责医生。”

    “噢,好的,那你们先下去吧,我和这位医生有话要说。”

    身后的秘书,以及男子,都恭敬的退下了,只剩下这位聂总,以及这位医生。

    聂总透过门上的小窗看了一眼屋内的,范玮明与他女儿正在说着话,而他的视线却没有放在他女儿身上,而是在看着范玮明,喃喃自语着。

    “真像…………”

    “聂总?聂总?”

    医生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路,他转过头向医生看去,医生正一脸媚笑的看着他,显然之前那个男子已经告诉了他的身份。

    “请问聂总找我有什么事?”

    “里面这个孩子,一直是你负责的?”

    “是,是,是。”

    “现在他的病是什么情况。”

    聂总有些不安的询问道。

    “原来刚送来的时候其实还好,只要进行化疗就可以了,但是由于他家庭困难,支撑不住化疗所需要的费用,医院方面就只能进行保守治疗了,后来随着病症越来越严重,现在已经到了………”

    听着医生的话,聂总的表情愈发的阴沉,看的一旁的医生有些紧张,连话都有点不利索了,还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有些惶恐的看着他。

    聂总看了医生一眼,知道这医生被自己的表情吓到了,但现在的他也没心情去解释什么。

    “继续说下去。”

    “已经到了必须要换骨髓的地步了。”

    “换骨髓?这手术成功几率大么?”

    “如果现在就能找到适配骨髓,可能成功率还有个七八层左右,但我们之前才向省中心申请适配,这个适配需要时间,等找到适配的骨髓,再去做疏通的工作,可能还需要一段日子,而那个时候再做手术恐怕成功几率…………”

    医生最后没有说出口,但聂总已然明白了,沉着脸问道。

    “还有别的方法么?钱不是问题,只要能保住那孩子的命。”

    听到“钱”这个字眼,医生双眼猛然一亮,但随后又暗淡了下去,苦笑着摇了摇头。

    “这已经不管钱的事了,就算是我也没办法,如果这病人的母亲当时没跳楼,现在倒是可以用直亲的骨髓,但是他母亲已经没了,而他的生父,据我了解也不知去向。”

    聂总一把抓住了医生的肩膀,示意医生将耳朵靠过来,然后小声得在医生耳边说着什么。

    医生的表情愈来愈震惊,他有些惶恐又有些兴奋,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一般。

    随后,两人一前一后的,聂总跟着医生,向着医院的某处走去。

    病房内,范玮明的女朋友正在给他削苹果,两人都不知道门外发生了什么,更不会知道这件事会对他们造成多大的影响。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