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六十七 不可说之机缘

作者:无解的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花的芬芳,花的触感。

    在这一刻,任重仿佛明白了什么,灵感来的很快,也很突然。

    没有等老黑声音的指引,任重身边的世界蓦然起了变化。

    先是一片花田,包围着自己,花很美,也很香,轻轻的点在花瓣上,那感觉如同触碰女人的肌肤,怎一个滑字了得。

    “咦。”

    一直注视着任重的老黑脸上露出了惊愕的表情。

    “怎么了?”

    池中的小白问道,它可没有老黑那种看透人的能力,所以他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似乎,还不对。

    创造出了一个花田的任重眉头微微皱起,虽然这花已经很真了,在自己的触摸之下也不会消失了,但是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黑暗的天空中又是两道闪电划过。

    任重猛然醒悟。

    滴…………哒…………

    天空中渐渐地下起了小雨,雨滴打在花瓣之上,溅起点点水气,看起来朦胧朦幻的,甚是漂亮。

    任重皱紧的眉头还没松开。

    忽的,雨停了,娇嫩的花瓣上带着点点水珠,泛着异样的光彩。

    突然,在花田之中多了几只小动物,它们挥舞着翅膀,在花蕊之间穿梭,传递着花之精华。

    老黑面前,任重的身体正在不断地颤抖着,鼻间一抹猩红流出,老黑沉着脸,他没有阻止,将心神全部放在任重身上,他想看看,任重到底能走到哪一步!

    任重看看脚下,空无一物,却能站在上面,这种不踏实的感觉他不喜欢。

    于是挥手间,山峦叠起,任重站在山腰间,漫山遍野都是花的乐园,蝴蝶蜜蜂在其中展翅,看起来欣欣向荣。

    但只有,似乎单调了一些,于是树长,草生。

    只有蝴蝶和蜜蜂似乎也不行,于是万物生长,百兽齐鸣。

    光有大地,没有水也不行,于是山腰间落下一道瀑布,打在大地上变成了一个小谭,潭水流出去形成了一条小河,河中的小鱼在欢快的游动着。

    看到这一幕,任重的眉头不再皱起了,而是满意的笑了笑。

    而老黑面前的任重,已经血染全身,七窍流血,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小白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放任老黑下去。

    于是从水池中跳起,卷起水柱向任重冲去,想要将任重唤醒。

    老黑横眼一挑,一伸手,一只鱼杆落在了他手上,想空中随意的一抽打,水珠从中间爆裂开来,顿时下起了小雨。

    小白又卷起了另一根水柱,站在上面,居高临下的看着老黑,喝问道。

    “老黑,你想干嘛?!”

    老黑头也不抬,淡淡的回答道。

    “我只是想看看他能做到哪一步。”

    “你疯了?他死了你怎么向老板交代?而且他都已经在这里这么久了,你还要讲不讲点感情?”

    “我不会让他死的,你大可放心。”

    小白不信,头顶的凸起发出异样的白光,一种磅礴的压力从起头上散发出。

    面对这种压力,老黑脸上的表情毫无变化,而是将鱼竿放到一旁,从龟壳里又掏出一个箱子来,打开箱子,里面装的竟然是一条风干的只剩骨头的蛇!

    老黑拿着蛇,其气场也在发生惊人的变化。

    “你真的疯了,竟然拿出这个东西。”

    小白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没疯,是你太急了,你会破坏这个年轻人的大机缘的。”

    “什么狗屁机缘,我看你就想让他死!”

    “不可说之机缘,可谓大机缘!”

    在学校的某个独立的公寓中,正在打团的孔麒麟忽然感觉到了某种气息,他摘下耳机,不顾队友发给他的问号,看着某个方向,曲指算着什么,然后张口喝骂道。

    “真应该把他们两个打回来煲汤!”

    然后又带上了耳机,反回电脑前,看着对面推了高地,又拿着大龙而来,原本难得优势的一局,因为孔麒麟的意外而被彻底翻转了过来,看着别人一波推平了水晶,电脑屏幕上打出了巨大的DEFEAT。

    孔麒麟忍不住的骂喊着,也不知道是在骂队友太菜,还是在骂什么………

    在孔家小院中,原本剑拔弩张,一触即发的场面忽然一变,小白与老黑心中没来由的一冷,到了他们这个境界,想感受到寒冷都已经是不可能了,更别提这从心底发出的冷意。

    二者对视一眼,皆都明白了这冷意从何而来,不敢再闹了,小白跳回池中,老黑把木盒盖上,将盒子放回壳里。

    “你还不叫醒他?”

    池中的小白问道。

    “不急,我不会让他死的。”

    这句话,老黑说了三遍,小白再也不说什么了,只是注视着他,看他到底在搞什么幺蛾子。

    而任重,还现在山峦中,看着山顶,念头忽动,他就出现在了山间,看着山下祥和的万物,颇有一种成就感。

    抬头望去,天空中一片漆黑,与地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任重脑海中还没来的及浮现那个念头身边的场景蓦然变化,再清晰时,任重已经回到了院中。

    老黑脸上浓郁到化不开的震惊之色,以及小白的关切的神色都让他有些莫名?

    感觉到手上黏黏的,任重抬起手一看,竟然都是血,再一摸脸上。

    靠!我流血了?

    不知是吓的还是流血太多导致的,任重两眼一摸黑,又昏了过去。

    老黑看着任重又看了一眼小白,还是说道。

    “这小子,比我想象中更有潜力。”

    “哼,那是,毕竟他是老板挑的不是么,你宁可相信自己,也不信老板?”

    小白哼哼的说道,明显余气未消。

    “唉,别这样,我也没坏意。”

    “坏不坏意我不知道,但是哪怕是好事,也不是你这样干的,都在一个院子里,都是给老板做事,为什么要这么独呢?从前你对我就是这样,现在你对他还是这样,老黑,老板不是你一个人的老板。”

    小白眼藏深意,意有所指的说道。

    自打认识小白以来,这还是老黑头一次,被小白说的哑口无言,但自认理亏的他,也无话可说了。

    而老黑这窘迫的表情,被小白完全看在眼里,心中暗爽不已!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