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六十三 万物之灵

作者:无解的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喂,醒醒。”

    “喂,醒醒。”

    尚在梦乡的任重感觉有人在呼喊着自己,睡眼惺忪的睁开眼睛,却发现孔麒麟和单冰儿现在自己面前,看着孔麒麟的眼睛,任重蓦然想起梦中的场景。

    喃喃说道。

    “先生,我不冷…”

    声音很轻,轻到离任重最近的单冰儿都没有听清楚任重在说什么,但孔麒麟却听见了。

    一向天塌不惊,没有太多表情的孔麒麟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他一把抓住任重的手,有些激动的问道。

    “你刚刚说什么?”

    在孔麒麟的摇晃下任重渐渐清醒,他有些惊讶的看着孔麒麟,看到了孔麒麟牵着自己的手,那一脸急切的模样,任重还看到了其身后的单冰儿,脸上没来由的露出一抹娇羞。

    “老板,这还有人看着呢……”

    孔麒麟:……………

    单冰儿:……………

    孔麒麟:把他给我扔出去。

    单冰儿:好的老板。

    被横扫出门的任重有些愤然,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明明是趁自己睡觉的时候老板先上手的,怎么到头来居然把他扔了出来。

    现在门口的任重还生着气。

    嗡………嗡………

    手机口袋里的电话响起。

    任重拿出一看,是个陌生号码,他皱了皱眉头,还是接了起来。

    “喂,您好。”

    “唉,你好,请问是,任重同学嘛?”

    没想到会被直接叫出名字来,这让任重要有些意外。

    “是我,请问你是?”

    “我是华**啊。”

    任重在脑海中思索了一翻,对这个名字并没有印象。

    “额,不好意思,我不太记得了。”

    “就是上次我和我同学在学校里募捐,然后你捐了五千,想起来了嘛?”

    说到这,任重才恍然大悟。

    “哦哦哦,对,怎么了?”

    “是这样的,在学校以及社会上的爱心人士的帮助下,我们所需要的手术费已经募捐齐了,学校方面为了表示支持,特意联系了地方电视台,说是让捐款最多的企业和个人去和病人见个面,大家在电视上露个脸。”

    “五千就捐款最多的人了?能不去么?我没时间。”

    任重皱着眉头回答道,其实他对此没什么兴趣,这种形式上的东西他一向不是很感冒,至于捐款,也不是出余这个目的才捐的。

    “额…………”

    电话那头的人也没想到任重会这么说,这种能出风头获得好名声的机会别人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到任重这倒好,居然还不想去,这脑回路真的清奇。

    要知道这可是校方一力促成的新闻活动,不然像这种事情地方电视台根本懒得报道,捐款是好事,做慈善也是好事,但这种新闻向来是上不来新闻头条的,因为做媒体的人都知道,做好事,是没有人关注的。

    最为出名的就是某娱乐名记曾经说过的一句话。

    “十年慈善无人闻,一朝离婚天下知。”

    很好的反应了当前社会的病态的关注焦点。

    “额,任同学,我觉得你最好还是别那么快拒绝,再考虑一下,这是新闻活动不仅仅是上电视,而且还和学校有关,我想如果你去的话,可能会对你的学业有所帮助………”

    电话那头的人已经说的很露骨了,好坏利弊都已经给任重分析的清清楚楚。

    任重揉了揉眉头,决定先应承下来。

    “行吧,告诉我时间地点吧。”

    “好的,我短信发到你手机上吧。”

    说完,那边才把电话挂断。

    任重苦笑着摇摇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叮。”

    短信声响起。

    任重点开信息一看。

    “中心医院*栋*室,明天早上八点半,小学弟记得穿帅一点噢。”

    信息的后面还有个吐舌头的可爱小表情。

    看到信息上的中心医院,任重狠狠的拍自己的脑袋。

    任重总觉得忘掉了什么事。

    现在才想起来,他忘记问杜峰张声雷在那个医院了!

    赶紧打电话给杜峰,杜峰告知他同样是在中心医院。

    任重这才放下手机。

    得,明天去看张声雷的同时顺便去接受一下采访呗。

    …………

    抬头望了一眼初生的朝阳,预示着新的一天的来临。

    不论结果怎么样,凶杀案都已经算是盖棺定论了,至于还在外逃的凶手,只要他还该回来,任重也不怵他,正好血债血偿。

    还有两天,新生军训也就结束了,预示正任重就要正式开始正常的大学生活,对此任重还是颇有期待的。

    当然,在一切都显的那么美好的时候,往往也会有不尽如人意的时候。

    就在任重买了早饭准备回寝室的时候,忽然从路边一辆车底下钻出一只黑狗,顿时拦在了任重前面,它眼巴巴的望着任重手中的包子,低声的哀嚎似乎在祈求着什么。

    看着这半路杀出的拦路狗任重先是吓了一跳,还以为是要咬他呢,等冷静下来,他才明白过来,这狗子是在要吃的呢,看着这黑狗身上那暗淡的毛发,以及难闻的气味,这肯定是只流浪狗了。

    听着它一直低声的哀嚎,任重眼中闪过一丝不忍,从袋子里拿出了一个肉包子,放在手上向它递去。

    看着任重递过来的包子,它凑过来舔了舔,闻了闻,明显意动了的模样,但这黑狗却迟迟不肯下嘴,这让任重有些诧异。

    莫非是这包子不合口味?

    但黑狗还是在不停地用鼻子拱着任重手中的包子,将包子拱在地上,白色的包子染上了灰尘,正当任重可惜的时候,它一口咬住了包子,囫囵的就吞了下去,连嚼都没嚼,似乎是饿疯了一般。

    见到这黑狗这样子,任重先是有些疑惑,随后像领悟了什么似的点了点头,看向那狗子的眼神愈发的温和了。

    将手中的几个包子全部扔在地上,黑狗见到包子,先是犹豫了一下,抬头看了眼任重,得到任重眼神的鼓励之后,它才开始大快朵颐起来,在它进食的时候,任重蹲了下来,轻轻的抚摸着它的头,它没有抗拒,温顺的舔舐着任重的手掌心,任重这时才发现,这狗子小肚子微微拱起,没养过狗的他也知道,这狗子应该是怀孕了,索性将手中的早餐全部放在地上,连豆浆也放在地上了,大不了再去买呗。

    将东西放下后,任重就准备离开了,向前走没两步,忽然身后传来了喝骂声,让他好奇的回头观望着。

    当看到那黑狗放着任重给它的食物不吃,而是扯咬着另一个男子的裤腿,不肯让那个男子离去时,任重眉头微微皱起。

    而那被黑狗缠住的男子脸上露出不耐烦来以及忙碌来。

    “我今天没买东西。”

    看起来似乎这男子认得这黑狗,男子想绕过黑狗向停车场那边走去。

    结果那黑狗又追了上来,又一次咬住了男子的裤腿,这一次男子有些恼怒了,冲着黑狗呵斥着,并且拿石头丢它。

    “不通人性的狗东西,妄我这么多次拿东西给你吃。”

    黑狗被飞来的石头吓了一条,卷起尾巴惊恐的逃开了。

    男子见其跑远了,嘴中骂骂咧咧了半天,然后取出个车钥匙来,打开了停在边上的一辆车的车门。

    就在他一只脚踏上车时,那黑狗又一次冲了出来,狠狠的咬在男子另一只脚裤上,用尽全力将男子从车上拽下,男子一时不查,摔个满天星。

    此时已经是早上八点多了,在夏日的这个时候,温度已经很高了,阳光也极其的刺眼,让人根本不敢直视。

    男子在摔个满怀过后,黑狗还凑上前去,用舌头舔舐着他的脸,男子火气丛生,站了起来,一脚狠狠地踢在了黑狗身上,狗子哀嚎一声向后倒去,男子看着自己手上因为跌倒还划出的伤痕,怒火攻心,又是一脚狠狠的踢在黑狗的肚子上,这一脚竟将这黑狗踢出一米多远,黑狗倒地后害怕的望着那人,嘴中不住的吐出血来。

    “你看那车!”

    忽然路过的一个女子对同伴惊呼着,指着男子身后的车。

    男子转过身去,发现车子正在冒着黑烟,明亮的火光从车底燃起,在夏日的烈焰下,不一会火势就蔓延了整个车身,浓烈的黑烟不仅刺激着男子的口鼻,更是刺激着男子的内心,当他恍然大悟明白了什么时,再转头去找那黑狗,黑狗已然消失不见了。

    ………………

    在那转角的垃圾场中,任重慢慢的伏下身子,黑狗平躺在地上咳血,腹部起伏的愈发的剧烈,似乎不这样已经不能喘气了。

    任重轻轻的抚摸着它的脸,它伸出带血的舌头,温柔的舔舐着任重的手,这个动作,已然抽干了它最后一丝气力,双眼渐渐失去了光明,它在任重手中,失去了生命。

    “刚才你不阻止那男的,现在觉得惋惜,是不是太假惺惺了。”

    忽然,在任重的身后出现了一条大猎狗,它看着地上的已经逐渐冰凉的黑狗,眼中带着冷酷的目光。

    面对质疑,任重张张嘴,却无法反驳什么。

    猎狗伸出爪子,在已经死去的黑狗肚子上开了条缝,将其肚中已经孕育成形的五只狗仔取出,其中有四只已经没了生机,但还有一只,顽强的破开薄膜,呼吸着新鲜空气,发出生命中的第一次嚎叫!

    看到这一幕,这猎狗的眼中才露出些许的欣慰,将这唯一生还的小狗放在背上,猎狗看着任重。

    “今天我不杀那个男的,不是顾忌你,也不是不敢在人前动手,而是等到它长大了,我会让它亲自动手报仇。”

    “这怎么可以?!”

    任重脱口而出。

    “有什么不可以?难道就因为我要杀的是人?而死去的是一条狗?你们人类的当真是当太久的万物之灵了,已经对万物失去了敬畏之心,终有一天,因果轮回,你们也且莫喊苦喊难,因为那样,我会笑出来的。”

    猎狗眼中的讥讽与敌视愈发的浓烈。

    看着任重哑口无言,这猎狗似乎也不屑再与任重交谈,几个起落间,就消失在了街头。

    任重望着它远去的背影,思绪万千。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