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四十三 血染的裙

作者:无解的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日子一天一天的在过着,沉浸在暑假与开学之间挣扎的学长学姐们也逐渐认清了现实,他们还是学生的现实,而大一新生此刻还在军训的磨难中痛苦挣扎着。

    清晨起早,图书馆门口多了英语社团的早读,自习室里,早上也会坐的满满当当,相比之下,任重就觉的自己一点都不像个学生,也不知道这算是好事还是坏事。

    又结束了晚上的工作,任重走在回宿舍的路上,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越在小店里待着久了,越觉的自己精神了,任重现在不太困,但是他也不知道去哪,军训还没结束呢,大一还没有开课,除了宿舍他也没地方去啊。

    进宿舍前必过天桥,这也算是梨园大学独一份的风景了,今天一踏上天桥,任重就觉得哪不太对。

    “似乎,没那么凉快了?”

    感觉不像平常,走在这路上时不时一阵阴风吹过,吹的人浑身发凉。

    走进宿舍楼,任重敏锐的发现,门楣挂着的镜子只剩个镜框了,镜子不知道去哪了,还有玻璃门上贴着的门神也不见了,眼神微凝,任重快步走到门卫室门前,有点急促的敲着门。

    “咚咚,大爷,大爷。”

    门内迟迟没有传来动静,任重的心也渐渐的沉了下来了,脸上的表情也愈发的凝重了,他觉得事情已经往最不好的方向发展了。

    任重的敲门声愈来愈重,却迟迟没有回应,心中的急躁感传来,当下决定直接破门而入,看了下左右无人,任重向后退了几步,一个弓步冲刺,跑到门前,抬起脚,向那木门重重的踢去,就在脚即将踢在门上的时候,门忽然开了,门卫大爷穿着道袍,睡眼惺忪的开了门,但下一刻,他就睁大了眼睛。

    “卧槽!”

    只来的及说这么一句,那飞脚已经重重的踹在了腰间。

    发现自己踢错东西了,任重赶忙将门卫大爷伏起,却发现,门卫大爷居然昏了过去。

    再向下看去,门卫大爷的道袍上都是血迹,任重心中一哆嗦,下意识的以为这是自己造成的,但再看去,这血迹已经凝固许久,而且胸前那明显的爪痕,怎么都不可能是一脚能踢出来的。

    “这是和什么猛兽干架了么?”

    任重将大爷的道袍脱下,小心的扶他到床上平躺着,看着大爷身上触目惊心的伤口,任重觉得有些内疚。

    去洗手间打了盆清水,帮大爷洗去脸上的灰尘,清理了一下伤口,擦拭用的毛巾上满满的血迹,浸泡在水中一盆清水瞬间变成了血水,没办法,任重只能再去打水。

    等到任重回来的时候,却发现大爷居然已经醒了,一张脸拉的老长,不知是气的还是疼的。

    “大风大浪都过来了,差点在你这小屁孩这里翻船。”

    任重尴尬的笑了笑,抬头望望天,假装没听见。

    “你这干啥呢?大清早你自己是下班了,别人还要睡觉呢,还有,你踢什么门?”

    大爷劈头盖脸的一通指责,娆是任重脸皮再厚,也有点装不下去了,有些难为情的说道。

    “我是担心您老出事啊。”

    “出事?我能出什么事?”

    “您看,门口的镜子也碎了,门神也没了…………”

    “哟,懂得还挺多的?小伙心还挺细。”

    大爷一脸意外的看着任重,然后又说道。

    “昨天我把这里的鬼物给除掉了。”

    “果然……”

    任重点了点头,并不出他所料,他一直觉得这里有什么,其实很早就想问了,可一直也没机会。

    但是,明明是解决了一个隐患,门卫大爷脸上的表情却很是耐人寻味,谈不上高兴的样子。

    大爷默默的从兜里掏出烟,却发现只剩个烟壳,将烟壳捏成了球,扔到垃圾桶中,叹了一口气,眼中陷入了回忆。

    那是十六年了。

    我刚到丽城,在一次转车的大巴上,我认识了邻座的女孩,季心玄,她美丽而知性,一眸一笑中都是阳光。

    心玄是梨园师专大二的学生,她成绩优异,当年的高考她不是没有机会上更好的大学,但家中有父卧病在床,以及当年的梨园师专给她开出的丰厚的条件,让她选择了留在本地。

    当然,作为回报,心玄在大学时也尽心尽力的为学校争光,多次在大赛为学校拿的名次,然后自然而然的成为了班里的班长,大二就成了学生会主席,变成了校内的名人。

    但,如此多的荣誉倾加在一个人的身上,会是好事么…

    男生畏惧她的强势,而女生嫉妒她的完美,尤其是与她同个寝室的五个人,她们更是组成了一个小团队,明里暗里的疏远和嘲讽着季心玄,嘲讽她家没钱,嘲讽她爹卧床多年,还暗地里制造一些她与学校老师的造谣,以此来在班里中孤立她。

    而季心玄虽然觉得孤独,但内心坚韧,她愈发的勤奋,而在这种情况下,她更加的优秀,反而成为了某些人眼中最难以容忍的事情。

    然后,那一天就降临了。

    那天正好是季心玄的生日。

    宿舍里有人的人提出要给季心玄过生日。

    季心玄很意外,但同时也非常高兴。

    那天晚上,她穿了一条她很宝贝的白裙子,甚至拿出了自己存下的奖学金买了个大蛋糕。

    当她拿着蛋糕进到宿舍里时,里面等着她的并不是五个为她庆生的室友,而是三个被她室友叫来教训她的混混,当他们看到美艳动人的季心玄时,禽兽之欲涌上心头。

    ……………

    说到这,门卫大爷顿了顿,似乎有些凝噎。

    任重不知道门卫大爷口中的季心玄到底和他是什么样身份,但想来,应该是关系匪浅。

    “然后,在我再见到她时,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是从摔死的。有人说是那些流氓从楼上扔下来的,也有人说是她受尽屈辱后,毅然跳楼的。那一晚,血将白裙染成了鲜红…………”

    门卫大爷说到这就停了,他不愿意再往后说了,其实还有很多的事情,但他已经不愿意提及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