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四十 遇见你

作者:无解的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任重一个人坐在石凳上,脸上此刻面无表情,但整个人如同少了什么一般,静看着地上的石板,呆滞的模样全无往日生机。

    忽然,一只手朝任重的后脑勺重重的拍来,任重呆呆转过头,发现这只手的主人竟然是瞿鹰。

    “你干嘛一个人坐在这里?”

    与刚才不同,瞿鹰原本的疲惫不堪忽然不见了,脸上充满了喜悦。

    任重摇了摇头,没回答。

    “行了,一张脸苦巴巴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被打了呢。”

    瞿鹰揶揄的说道。

    任重:“(⊙_⊙)………………”

    “走了,今天开心,喝酒去,我请客!”

    不论任重再怎么不乐意,瞿鹰硬是拉着任重不撒手,在反抗无果之下,任重只能遂了瞿鹰的意了。

    ………………………………

    “来来来,干杯!”

    “啊~”

    十多瓶啤酒下肚,瞿鹰已经有点飘了,而任重也有点头发昏了,这还是他打记事以来,第一次喝这么多久,此刻他忽然感觉,这种酒醉的感觉挺好,至少可以忘记一切,于是乎两人不停的碰瓶,杯酒之间,无忧无虑。

    瞿鹰喝多了,红着脸,大声的和任重谈着天南地北,聊着自己的从前,索性已经很晚了,店里除了任重他们这桌也没人,不然也过意不去。

    忽然,瞿鹰一把拉住任重的手,酒红的脸上露出别样的微笑,让原本有些酒精上头的任重一阵冷颤,霎时间清醒了,有些害怕的看着他。

    “你干嘛?”

    大男人之间拉拉扯扯的,引的店中的老板娘侧目。

    “任重,任同学,我的好舍友,我的好兄弟。”

    “对啊,我可是你兄弟,你可别想多了啊。”

    “真的是感谢能在大学遇见你这么好的室友。”

    “恩?”

    “我以前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像个英雄一样,是你让我觉得我的人生意义不止与此,同时也是你让我觉得我能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任重张大了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瞿鹰掏出手机,打开了网页,点出其中一则新闻给任重看。

    “就在刚才,通过我以及我们群里人的努力,丽城时报的已经刊登出了澄清新闻,他们去医院核实,第一时间对阮阮的家人致歉,并且同步的发出了道歉声明,我们,做到了!”

    虽然只是一则新闻,虽然也只有一家媒体。

    但瞿鹰紧紧的握住任重的手,一个大胖的汉子,在此刻却如同孩子一般。

    ………………

    酒总是会喝完的,当任重和瞿鹰吃完出来时,已经将近十一点了,任重要去上班,而网上的舆论导向竟然已经被转变过来了,那么瞿鹰也就没什么事了,还是要去接着奋斗,努力自己的直播梦想,此刻的他,热情高涨。

    两人走在西城广场,夏夜里的清风吹在脸上,瞿鹰一脸的畅爽,而一旁的任重却显得心事重重。

    “你这是怎么了,一直耷拉个脸。”

    “问你个问题。”

    任重停下脚步。

    “问呗。”

    任重低着头,看着脚下的路:“你看得见我么?”

    瞿鹰笑着说道:“当然了。”

    任重抬起头,正好身处在十字路口,他有些茫然:“你看见的是我么?”

    瞿鹰疑惑不解,但还是回答道:“我又没老花,当然是你啊。”

    任重注视着瞿鹰:“那是我么?”

    瞿鹰愣住了,想了很久:“你没有第一次我见到的时候那么直率了。”

    任重一顿,随后笑了,笑的很开心,一把抱住了有些傻眼的瞿鹰。

    “遇见你这样的室友真好。”

    ………

    在接下来,任重在十字路口走回了学校,而瞿鹰去了网吧。

    站在店门口,任重刚准备进去的时候,没想到孔麒麟刚好从门里走出来,这让任重有点意外,要知道,孔麒麟一般这个点都不会在店里的。

    孔麒麟撇了一眼任重,向前走去,看样子是准备离开了,就在两人插肩而过之时,孔麒麟轻轻说了一句话。

    “加油,好好上班。”

    然后就这样消失在了任重的视线中。

    “莫名其妙的。”

    任重站了很久之后,忽然说道。

    走进店中,开始了又一天的工作。

    ………

    …………

    ………………

    老校区中,一栋孤零零的宿舍楼伫立于此,天空中一团巨大的阴云漩涡,这是一个月光都照不进的地方。

    凌晨三点,宿舍中的门卫室里,床上的被子叠的整整齐齐,门卫大爷穿着黄色道袍,戴着正天冠,手里拿着桃木剑,正一脸凝重的望着门外。

    一股瘆人的寒气正在门外施虐,寒风夹着低温像刀子一般的侵蚀着玻璃门,发出“咯吱”的尖锐摩擦声,门楣上原本就裂痕满满的八卦镜此刻终于承受不住,镜面全碎,摔在地上发出巨大的声音。

    整个宿舍楼里那么多学生,他们躺在床上,沉沉的睡着,完全没有被这些动静给吵醒,似乎这些声音被隔绝了一般。

    随着八卦镜的破碎,门上贴着的两个门神连一秒都没撑住,就被寒风卷走撕扯,在空中化为了毫无用处的纸屑。

    就在八卦镜破碎的那一刻,门卫大爷心中暗道一声“不好”,已经拿出手中的符咒从房间里冲了出来,此刻寒气毕竟完全无视了玻璃门,门卫曝露在寒气之中感受到了其中透骨的寒意,连意识都模糊了几分。

    一咬牙,从道符口袋中取出两张符咒来,一张贴在了自己胸前,将寒意驱逐出体内,然后咬破自己的大拇指,将血液滴染在另一张,将符咒挂于剑头,剑身直立,口中念念有词。

    “三清在上,律令九章,破邪除魔,万鬼伏藏!”

    “炽!”

    符咒化为一道红光发出强大的热量,整个桃木剑此刻剑身充满火焰,成了一把火剑,在火剑的威势之下,原本猖狂至极的寒气忽得缩了三分,这无根无形的寒气似人一般,竟然顿了顿,选择了退走。

    “哪里跑!”

    门卫大爷怎肯罢休,立刻持剑追了出去,一路追到墙前。

    而寒气毕竟无形,飞过墙就朝那头去了,而门卫大爷站在墙头一停,脸上有些犹豫,看了眼手中的火剑,上面的火焰给了他莫大的勇气,咬了咬牙,一个纵身竟然跳过墙去追去。

    “今天非要和你做个了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