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三十六 小天使

作者:无解的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任重捂着嘴的身影似乎也被这小女孩已经没有多少光彩的单眼看到了,小女孩脸上瞬间闪过了一丝难受,但马上又变的开怀了起来。

    “妈妈,别哭好不好,阮阮的眼睛不疼的,真的不疼的,我们不去求医生叔叔了好不好,只要妈妈,阮阮,还有弟弟,我们一家在一起,阮阮保证眼睛不疼。”

    此刻,任重已经完全忘却了她眼睛的模样,情不自禁的走上前去,将小女孩拥入怀中。

    在任重抱住她的时候,她先是一愣,随后又乖巧的,任由任重抱着她。

    很久过去了,直到任重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这才缓缓的松开她,看着乖巧的阮阮,任重有些不忍,该如何告诉这个可爱的小女孩她已经不在这人世间,可能以后再也无法见到她妈妈了。

    就算靠这么近,阮阮也只能看个虚影,她伸出那双稚嫩的小手,抚过任重的面庞,有些害怕。

    “你就是,妈妈说的,来接阮阮去天堂见爸爸的天使叔叔嘛。”

    任重张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只能默默地点点头。

    阮阮已经没有多少色彩的眼睛中似乎又绽放出不一样的光亮,但片刻之后,又迅速的暗淡了下去。

    “真的能见到爸爸嘛……………阮阮的眼睛这个样子了,爸爸会不会觉得阮阮不好看,不要阮阮了。”

    听到这里,任重实在忍不住了,捧住她的小脸,用一种确定以及肯定的语气告诉她。

    “不会的,阮阮是最漂亮的小天使,就是因为你爸爸太想你了,所以才那么早要我把你接去见他。”

    阮阮笑了,开心的笑了,她一把搂住任重的脖子,在他的耳边轻轻的说道。

    “谢谢你,天使叔叔。”

    任重看着阮阮,在她这个年纪的小孩,本应该无拘无束,天真烂漫,

    “叔叔,你什么时候带我走呀。”

    “过一会吧,阮阮还有什么心愿么。”

    阮阮想了想,从兜里掏出一根棒棒糖来,小心翼翼的放在任重的手掌中。

    “天使叔叔,请你帮我把这个棒棒糖,带给我妈妈好嘛,和她说,阮阮要去找爸爸啦,让她别想我,好好和弟弟生活。”

    任重握住那棒棒糖,努力不让自己的手颤抖,面带微笑的和她说。

    “好的,我一定会转达到的。”

    阮阮的小手牵着任重宽大的手掌,一大一小,一人一鬼。

    任重目送过数个鬼魂,但这一次,当他亲自握着阮阮的手,站在门前时,他犹豫了,这不高的门槛,似乎阻拦住了他的脚步,他不知道,当鬼完成自己的心愿,踏出这门,对鬼来说意味着什么。

    是上天堂?

    还是下地狱?

    阮阮等不及了,她从未见过自己的父亲,小脚一迈,就走出去了,任重甚至来不及阻拦。

    如同踏出另一个空间一般,阮阮的身形渐渐的消散,她先是惊讶,然后似乎明白了什么,

    再回过头,对着任重露出了天使般的微笑。

    “谢谢你,大叔。”

    任重看着阮阮消散在空气中,捏紧了手中的棒棒糖,楞了许久,

    然后痴痴的走了出去,望着天空,难得的无云夜空,繁星坠坠。

    “一路…………走好。”

    ……………………

    ……………………

    ……………………

    晨起时分,此刻虽然太阳未露头,但天已经萌萌亮了,任重还在送着快递,因为堆积了一天,所以这个点了,快递还没送完,手上的还剩两三个,而下一个快递,就是阮阮的,里面放着她的棒棒糖。

    跟着快递,一路来到了医院,看着快递隐入院内,其实送快递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但任重还是跟了上去。

    来到二楼某一处走廊,任重看到了一个抱着小孩的中年妇女,以及白发苍苍的老人还有几个年轻的人,似乎在争吵着什么,安静的走廊中充满着他们的争执声。

    “明明已经捐款了,为什么不手术,不治疗?难道你们还想觉得钱还不够多?想借小女孩可怜的样子再捐一次?现在小女孩死了,我看你们拿什么和网友交代!”

    几个年轻人中的一个女子厉声质问着老人,以及一旁正在哭泣的妇女,还有一个人手中拿着录音笔,手机,正在拍摄。

    “不是这样,是医院不肯做手术,捐款的钱我们都给娃娃用了的,我们没有私藏,家底都掏空了现在,你们可以问医院,问医生。”

    老人家费力的辩解道,原本就满是皱纹的脸上此刻更凭添了几分新痕。

    “问医生?怕是你们已经和医生串通好了吧?当我们什么都不知道?现在信息这么发达,什么都可以查,小女孩这个眼癌,手术治愈率极高,当我们什么都不懂?!”

    女子越说越是激动,尤其是在镜头前面,更是显的正气凛然,而此刻老人家的声音完全被她盖过,显得那么的心虚,无力。

    “全部拍下来了没?!这个医院,这些医生也要好好查一下,我们要为所有的捐款网民负责!”

    女子看着手机的镜头,一身正气,仿佛那是她的孩子一般。

    随后,拿着手机的男子对着她点点头,示意差不多了,停止了拍摄。

    正在这时,走廊那头的门打开了,医生推着盖白布的担架车走了出来。

    看到这一幕,原本就泪流满面的中年妇女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扑了上去,掀开了白布,露出了里面的人,正是那阮阮,在她怀中的孩子也被惊醒,孩子哭声,母亲的哭声,响彻在整个走廊,老人家看着阮阮的遗容之惨,也泪眼婆娑的,不住的擦拭着眼泪。

    而几个年轻人,则被阮阮的样子惊吓的不轻,尤其是那个女子,看到阮阮一只空洞的眼眶,还有另一只快瞪出来的眼珠时,吓的直接叫了出来。

    “这……这什么鬼东西啊!”

    说完,还吐了一地。

    然后在另外几名男子的摻扶下,逃难似的了出去,完全忘记了这就是刚才他们为其仗义执言的主人公。

    场面一度很混乱,任重叹了一口气,向他们走了过去。

    当走到阮阮身边时,他最后看了一眼这个小天使,然后将泣不成声的阮阮母亲扶起。

    “阿姨,请节哀,逝者已逝,阮阮小天使,只是去找她父亲了,您还要照顾您怀里的孩子,请保重身体。”

    没了阮阮母亲的阻拦,医生将阮阮重新盖上白布,然后向前推去。

    忽然,一根棒棒糖从白布中掉了出来,医生看了一眼,没管,继续走去。

    阮阮母亲看到了,

    疯了似的冲过去捡起了它,

    紧紧攥在手上,

    再也不肯放开。

    …………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