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十四 血玉手镯

作者:无解的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坐在窗边的他侧看过来,当看到任重时脸时微微有些惊愕,他没想到进来的会是个陌生人。

    任重努力让自己显的正常平静,慢慢的走到病床前,坐了下来,这个位置离窗边有三步远,如果有什么意外,任重相信自己能第一时间将他拽下来。

    “有烟么。”

    任重摇了摇头,练体育怎么可能抽烟。

    “好了,你也不用那么紧张,我可没说我现在会跳下去。”

    “那你先下来我们再聊?”

    虽然说的轻松,但是看着他半个身子露在外面,任重着实放心不下来。

    窗上的男子转过头来,对着任重轻笑绽颜,在没有血色的脸上显的格外的耀眼。

    其实这男子很帅气,哪怕是病容也是。

    “我坐在这其实是在感受。”

    “感受什么?”

    “昨天我妈就是从这里跳下去的。”

    “………………”

    “我妈给我做了饺子,看着我吃完了,看着我睡觉,最后跳了下去。”

    男子很是平静,似乎在说一件与自己不相关的事情。

    “从昨天到现在我一直在想,这世界上如果有幸运儿,那我一定是噩运之子,还没出生我就没了父亲,我妈拖扯着我长大,我也很努力了,不想给我妈添负担。”

    “初中开始我就学会了赚钱,这么一路过来了,好不容易上了大学,如今我大三了,眼见的快毕业了,结果得了白血病,呵…”

    任重嗫嗫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其实啊,白血病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在富人眼中,这就是个富贵病,只要有钱,这也不算什么。”

    “但……我家没钱啊,所以我能明白我妈为什么会跳下去,我能理解。”

    听到这里,任重不自觉的捏紧了床单,他能理解这种感觉,似乎被全世界抛弃的感觉,在某一刻全部一齐爆发开来,会摧毁人的精神。

    “其实阿姨是……………”

    任重忍不住开口说道,但只说了半句,门忽然打开来,走进来一个医生,看见男子坐在窗上,他着急的说道。

    “你在干嘛,快下来!”

    男子笑了笑,也没有拒绝,顺从的走了下来。

    任重知道,这只是暂时的。

    那医生见到男子走了下来,才松了一口气,从口袋里拿出一份纸,上面还沾着血。

    看到这份合同,任重的心才算放下来,他刚才就一直在找,明明已经将快递送到了,为什么那份保险还没有出现,没想到会是以这种方式送到男子的手里。

    “这是刚才在你妈衣服口袋里发现的,你………自己好好看看吧。”

    医生将这份纸交到男子手中,男子接过它,看着纸上面的字,手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眼眶一下就红了。

    打开它,里面被保着是他妈,受益人是他。

    男子此刻的表情再也没有刚才那般的平定,他明白了什么,呼吸也急促了起来,口中喃喃道。

    “为什么……为什么。”

    …………

    任重从病床上站了起来,既然快递已经送到,而且又有人在看着他,自己也不适合待在这里了。

    轻轻的走了出去,带上了门,任重吐了一口气。

    就在他没有走几步,那房间里忽然传来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妈!

    不值得啊,不值得啊!

    不孝儿子不值得你这个样子啊!

    这该死的保险,它已经过期了啊!”

    ………

    ………

    ………

    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打破给人看。

    可是这么一家人,本来家庭就不算美好,却在运命的打击下变得支离破碎,残破不堪,这叫什么,这是绝望。

    任重不知道自己是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情走回店中,扶着额头坐在沙发上,久久不能忘怀。

    “恩?你怎么还在店里?这个点了,你不用睡觉么?”

    不知何时,孔麒麟到店里来了,看着躺在沙发上的任重,外面的天已经大亮。

    “额,不好意思,老板,想事情想的太入神了。”

    “噢。”

    孔麒麟应了一声,到柜台前拿过员工手册,上面有十七张冥币,美滋滋的将其收下。

    “不错啊,一晚上有这么多业绩,我果然没挑错人,提成一月一发,月底给你结。”

    “恩。”

    任重点了点头。

    孔麒麟忽然把目光转向任重的手腕上,那里有他送给任重的手链。

    “这链子你戴上了,怎么没用。”

    “这………不就是用来戴的么?”

    任重有些懵,这手链还能干啥用。

    “噢,那可能是我忘记告诉你怎么用了。”

    孔麒麟一把抓住任重的手腕,另一只手并指成刀,虚无的划过任重的手腕,然后,血就喷了出来。

    “卧槽!”

    任重没有感觉到疼痛,但是看到自己的血喷出来了他觉得很慌张。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他的血喷洒出来居然没有落在地上,而是全部都在空中拐了个弯,汇聚成一股,被手链所吸收,原本平凡无奇的手链此刻散发着异样的光芒,越来越亮。

    任重的脸色越来越苍白,体内的血流逝的太多,就在他觉得自己快撑不住的时候,那手链忽然光芒大作。

    待光芒散去,任重看向自己的手臂,手腕上如同戴了一个宽版的血玉手镯,从这手镯延伸出来特殊的纹路绕满了整条手臂。

    “这是什么?大花臂?”

    任重有些无语的看着自己如同被纹身了一般的手臂。

    孔麒麟此刻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

    “老板,这是个啥?”任重问道。

    “给你防身用的。”

    “防身?”

    “男孩子出门在外应该保护好自己。”

    孔麒麟煞有其事的说道。

    “………………”

    任重无语,忽然他感觉到脑中多了些东西,念头一动。

    “蹴。”

    一张黄色的符纸从手镯中飞了出来,落在任重的手心。

    任重拿起符纸仔细端详着,没得出什么结果,然后一脸问号的看向孔麒麟。

    “老板,这………”

    “原来你没看我给你的书啊?”

    “那本鬼画符?”

    “要是本那群牛鼻子老道听见你这么说那本书,你一定会被他们用五雷轰顶劈死你的。”

    “牛鼻子?老道?”

    任重觉得这个人称代词有些莫名喜感。

    孔麒麟一把抓过任重手上的符纸,然后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支毛笔来,拿着笔尖在任重手腕处还没消去的伤口上沾了沾血,对他说道。

    “我只示范一次,看清楚了。”

    一把将符纸扔向身前,那符纸如同被固定住一般。

    孔麒麟神情忽然的冷淡起来,让任重感觉压力倍增。

    当精气神到达某一刻时,孔麒麟手笔连动,沾了血的笔尖在符纸上飞舞,停手收笔,符纸飘然然的落在他手上。

    孔麒麟回头看向任重,问道。

    “还记得多少?”

    “全忘记了。”

    “啪!”

    孔麒麟一巴掌打在任重脑袋上,打出了个五指红印。

    “你以为你是张无忌呢?还全忘了?蠢货!”

    “老板你这也太快了,啥也没看清啊。”

    挨了一巴掌的任重小声嘟喃着。

    孔麒麟没好气的看着任重,将手中的符纸递给了他,任重收下符纸,一脸茫然。

    “老板,你这是?”

    “送给你,以后有什么情况是你应付不了的,再扔它出来。”

    “合着…………不演示啊。”

    “拿我的符纸演示,你还真浪费的起啊。”

    孔麒麟眼睛一白,挥手间将任重扔了出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