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十章 因祸得福?

作者:无解的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再睁开眼,纯白色的天花板映入眼帘,任重出神的看了好久,忽然被隔壁的声音打断了。

    “感谢梦里只有你老铁的一发火箭!再次感谢!”

    “我和你们说啊,当时如果不是为了给我兄弟挡刀,我这伤啊,根本不可能受的,那个小逃犯,在我手里根本走不过两招。”

    “嘿嘿,再次感谢兄弟们的火箭哈。”

    任重拉开床帘往边上看去,果然是瞿鹰那家伙,躺在病床上,腰上缠着绷带,却一副比谁都生龙活虎的样子。

    听到动静的瞿鹰同样也看到了任重,两人对视了一眼,同时笑了出来,经历过这次事情之后,两人之间的友情算是增进良多。

    任重醒了,护士也来过了,医生也来过了,连新闻记者都来了,学校也派了个领导过来对两人进行表扬,并且因为受伤可能产生的后遗症免除了两人的军训,这让一旁的瞿鹰暗爽不已。

    不过最让任重奇怪的是,警察居然没派人来问他。

    因为这报警是任重的手机报的,关于任重为什么会知道那出租车上有逃犯,为什么会知道逃犯会去那平房里,这些其实都是很难解释的,难不成任重要和他们说,自己帮男子母亲的鬼魂送个快递去平房,然后看到了男子上出租车,结果又看到了男子的鬼魂,然后联想到的么?所以任重一醒来出神的望着天花板那么久,其实都是在想这些东西,结果倒好,警察根本没问。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天都暗了下来。

    护士长从外面进来,

    “二床的任重,你身体检查通过了,可以过来办理出院手续了。”

    任重猛的从床上蹦哒了起来,在病床上待了这么久,他早就受不了这消毒水的味道了,所以一看到护士,就申请了出院,但是医院这边还要进行各种检查,所以才拖到了现在。

    因为瞿鹰正在直播,任重只和瞿鹰打了个招呼,瞿鹰眼神回意了一下,没有出声,任重就离开了。

    其实任重很想和瞿鹰郑重的说一声抱歉,毕竟是因为他的缘故,瞿鹰才受伤,这让任重心里很过意不去,但再想想,以后两人可是四年宿舍的情分,有些话可能不说更好。

    话说瞿鹰这次也算是因祸得福,因为任重太着急,瞿鹰在没来的及关手机直播的情况下两人一起去的平房,虽然没有画面,两人一起说的话,以及打斗传来的声音,还有瞿鹰与任重隔天登上了新闻,这一系列加在一起,让瞿鹰的直播瞬间上了个台阶,许多观众看到新闻后都特意过来看他直播,尤其是在病床上卖惨,更是能收获不少。

    ……

    ……

    医院离学校其实并不远,没几步路也就到了。

    就在快要到学校门口的时候。

    口袋里的手机响起,任重拿出来一看,是孔麒麟的电话。

    “喂。”

    “到学校门口了吧。先过来一趟吧。”

    “好的。”

    挂掉电话,任重才觉得自己可能漏掉了什么东西。

    ………

    孔家小院中,孔麒麟依旧穿着一身古装,换了副小巧的墨镜,看起来更加的帅气有气质,让人完全想不到这居然是位大学的博士生导师,时间似乎在他的身上打了个盹,停住了。

    “主人,我看这小子行,有胆识,有眼见,办事也勤快,最主要啊,他很有逼数。”

    一旁池子里的锦鲤说道。

    “识人三月,交友三年,通过短短的几面,来判定一个人的心性,实在太过片面,主人如今不是没有时间,却只有最后一次机会了,此事,需慎重。”

    亭中的老龟也发表了他的看法。

    “几个意思啊,老家伙,就和我对着干是吧。”

    “我只是对事,不对人。”

    “老子喷你一脸口水,噗!”

    巨大的水柱从锦鲤口中喷出,直冲大乌龟而去,乌龟见状不妙,锁头躲在壳中,任由水柱如何滔天,龟壳却怡然不动。

    而院中正在修花剪叶的孔麒麟面对这一幕却视若无睹,仿佛早已经习以为常了一般。

    “吱。”

    门外传来推门声,院中忽然安静了下来。

    “老板。”

    任重看到孔麒麟,打了声招呼,有些奇怪的看着院中的痕迹,这一副暴雨淋下过的样子是怎么回事,外面地上明明干巴巴的。一踏入这院中却水汽十足,包括地面都是湿润的。

    “你来啦,坐。”

    孔麒麟指了指亭子。

    “好咧。”

    找了个石凳坐了下来,面前石桌上的无头龟壳引起了任重的兴趣,他明明记得这假龟是有头的,现在怎么没了呢。

    任重现在可谓是鬼见多了,走夜路也不怕了。好奇得将手伸进去摸索了一阵,任重忽然摸到一个东西,

    它硬硬的,长长的,一把将其抓住,想要把这个东西拿出来,一开始还挺顺利的,结果快要拿出来的时候,好像又被人拽了回去一样,任重没拿稳,手滑了,力道又收不回来,差点自己摔一跟头。

    一旁还在修剪枝桠的孔麒麟嘴角微微上扬,默默的注视着这一切。

    而池塘里的锦鲤此刻全身颤抖,用鱼鳍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怕笑出声来。

    任重有些不信邪,这次直接两只手一起伸了进去,又抓到了那根东西,脚踩龟壳,咬紧牙关,用出了吃奶的力气猛的一拔,这次居然没有抵抗,一下就给他拔了出来。

    任重跌坐在地上,看着手中的竹竿,莫名觉得眼熟,这不是自己那天在院子里捡的那根么,这么长一根竹竿是怎么出现在龟壳里的。

    就在任重还没想明白的时候,忽然旁边的池塘里水柱炸裂开来,一阵爽朗又愉快的笑声从池子里传出来。

    “哎哟,我不行了,笑死我了,我活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能从抠门龟的龟壳里拿出东西来的。”

    任重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居然看到了一只鱼在说话。

    忽然那龟壳一阵抖动,恢复了原来乌龟的模样。

    “小兄弟,你方不方便把那竹竿还我。”

    还没等任重的回答,老龟伸爪一拿,又把竹竿塞进龟壳里了。

    “好了,既然你们见面了,我就介绍一下吧。”

    孔麒麟走了过来,坐在任重的对面。

    “那个池子里的叫小白,这亭子里的叫老黑,至于他们会说话,你既然连鬼都能接受,相信你也能理解妖的存在吧。”

    “妖?”

    “没错,就是妖,而不是妖怪,妖怪是个贬义词,可别乱说出口。”

    孔麒麟笑了笑,随后从兜里拿出了任重的员工手册,拿出了里面的三张冥币,说道。

    “三张冥币,本来应该给你提成1500块钱,但是昨天晚上你这么一出,事后惹出的麻烦都是我给你抹平的,一来二去,这钱就算了,以后上班的时候,自己注意点。”

    任重咋了咂舌,有些不敢相信。

    “我还有提成?一张冥币500?”

    “警察那边是老板你帮我处理掉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