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九章 快!

作者:无解的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怎么会是你!”

    看到进来的鬼魂,任重叫了出来。

    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刚刚那个男子,而现在,他已经死了。死状极其恐怖,右手臂已经不见了,脖子上一条巨大的割痕从右往左,脑袋只能歪向另一旁。

    虽然任重不喜欢他,甚至说是厌恶这个男人,但不管怎么样,在两个小时前,这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出租车…………”

    这男人进来后,什么也不干,也没有像老妪一样要送快递,只是嘴里不停的在念叨着。

    “他再说什么?”

    声音太小,任重有些听不清,向前走了两步,这次他听清了。

    “出租车,老婆,孩子,救救他们。”

    “出租车?”

    任重的脸色忽然剧烈变化,他想起自己看到过的某个新闻。

    “靠!”

    一声怒骂之后,任重顾不上这还在念念叨叨的男子就狂奔了出去。

    “老龟啊,你不跟上他么,这次可能会出事啊。”

    “吉人自有天相,不需要你我来操心。”

    “那店里的那个家伙呢。”

    “执念而已,挥手间,就可散去。”

    …………

    当任重跑到校门口的时候,他猛然觉醒,狠狠的拍了自己脑子一下,他难道要跑过去么!那个罪犯可是开着出租车的啊!

    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了,街上一辆在动的车都有没有,任重想起了瞿鹰,他有一辆小毛驴,之前还载着他一起出来吃饭的,就停在附近!

    任重第一次体会到时间就是生命这句话的含义,他一边跑向网吧,一边拨打电话。

    “我发现了邻县那个杀害出租车逃犯的位置!”

    电话一接通,任重就急切的说道。

    “你能确认么?具体在什么位置,是你电话定位的地方么?那人在你附近?”

    “不在我附近,但我知道他下一个地方要去哪里!”

    “好,请你把位置告诉我们,我们马上出警派人过去。”

    “我也不知道那个地方是哪,但是我知道怎么走,现在我马上就要过去!”

    “请你保持冷静,建议你在原地等待,再带领我们的人一起过去,独自面对罪犯有一定的危险性……”

    “来不及了,人命关天啊!人命关天!”

    任重说完这句话的同时,他已经在网吧了,随手把电话放在兜里,没有挂断,也没有再去理会,不是他不相信警察,只是如果因为等警察的这段时间而出了什么事情,他会自责一辈子的。

    任重冲进了网吧,一眼就看到了正在玩游戏的瞿鹰,一把抓住了瞿鹰的手。

    “快!拿上你的车钥匙跟我走。”

    “去哪啊?”

    瞿鹰不知所措的问道。

    “别问了,人命关天!”

    任重的表情吓到了瞿鹰,瞿鹰不敢再说什么,拿上钥匙任由任重拽着走。

    小毛驴没停多远,就在网吧门口,瞿鹰开车,任重坐在后面指路,一边要求瞿鹰再快一点,再快一点。

    “我们这到底是要去哪?”

    车速已经最快了,瞿鹰忍不住问道。

    “我发现,一个逃犯,而这个逃犯,很可能正要去害人,我们现在就要去受害者家里。”

    任重解释给瞿鹰,这是瞿鹰应该知道的。

    “啊?你报警了么?”

    “报了,但是我只知道怎么去,可那个位置具体在哪里,我并不知道,110电话我还没挂,他们应该可以通过手机定位到我们,我们先赶过去。”

    “如果那个逃犯在那里怎么办。”

    瞿鹰感觉到有些口干舌燥,咽了咽口水问道。

    “如果在那里,我拼命,也要拦住他害人。”

    任重无比的坚定。

    “到时候,你停在路边,等警察来了,在过来。”

    “你这说的什么话,我是那样的人么,我和你一起进去,我还不信了,两个人还对付不了一个人!”

    瞿鹰顿时不干了,有些生气的说道。

    “他可能有刀。”

    就在任重说完这句话后,他已经能看到那栋小平房了,更让他胆寒的是,路边停着一辆出租车。

    任重拍了拍瞿鹰的肩膀,示意他停车。

    两人停下车,猫着身来到出租车边上,探头看,发现车里没人,任重的心顿时沉到了谷底。

    瞿鹰摸了摸排气管,温的,然后小声的对任重说道。

    “这车刚熄火,你说的那家伙可能下车没多久。”

    “看来还有机会。”

    任重冲瞿鹰点了点头,直向那小平房处。

    两人到屋前,发现门虚掩着,屋内传来女人的叫喊声,小孩的哭声,还有男子的喝骂声,“啪”的一声,小孩的哭声没了。

    任重顿时忍不住了,随手抄起地上的石头就冲了进去,瞿鹰没跟进来。

    一间小平房,客厅和卧室相通,一进去就看到了一个寸头的男子正在扒女子的衣服,小男孩倒在地上,并没有血迹。

    任重提着的心先是放下了,然后又高高的挂起,推开门的的动静最终还是惊到了这寸头男子,他先是惊讶,随后是一脸的凶狠,拿起放在身边的长刀,一步一步的向任重走来。

    当离任重还有几步的距离,他猛的向前冲来,长刀刺向任重,企图一击致命。

    虽然来的猛,刺的凶,或许是练体育的关系,但这男子的动作在任重眼中着实不快,轻易的就被任重避过。

    但这男子明显是真狠人,一刀不中立刻再出一刀,一刀接着一刀,势要砍中任重位置,小平房就这么点空间,闪转腾挪间任重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死角,寸头男子双手高举长刀,任重眼见着逼无可逼了,就在这时,一直躲在屋外的瞿鹰眼见情况不妙,直接跳了起来,从身后抱住了寸头男子,双手夹着他的脖子,想让他不能呼吸,寸头男子的刀由砍变捅,自上而下直接向身后刺去,一切都在电光石火之间。

    瞿鹰一声吃痛,双手抱的更紧了,任重此刻也反应过来,拿起石头冲着寸头男子的脑袋狠狠的砸了下去,“砰”的一声过后,一切都平静了下来,寸头男失去了意识向后倒去,他背上的瞿鹰惨遭地面与寸头男的双重夹击,哀嚎连连却也不敢放手,寸头男嘴都已经开始发紫了。

    忽然窗外警笛大作,

    “不许动!”

    当看到数个警察拿着手枪冲了进来,

    任重紧绷的身体这才渐渐放松下来,大口大口的喘气,眼皮子渐渐打架,开始沉重起来,算算时间,他也快24小时没睡觉了。

    “休息,休息一会。”

    ……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