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章 你的名字

作者:无解的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踏……………踏………踏……卡擦!”

    阴黑的天空中劈下一道刺眼的闪电,急切的雨点收到指令一般猛砸在了地上,溅起水滴,落入泥尘,这是夏天的常态,雷来的急,雨下的快。

    马路上,一道孤零零的身影骑着自行车,自行车上的人穿着泛黄的白短袖,两眼无神的看着地面,只有脚在机械性的踩踏着,驱动着自行车的前行,而这个人似乎全然不知自己身在雨里,行在路中。

    前方红灯亮起,在雨气中显得格外妖艳又显眼,不过再亮眼的灯,也只是给那些看着它的人亮的。

    这一意孤行的自行车完全要停下的意思,逆着血一般的红光,向前骑去。

    一阵引擎从耳边传来,随后紧接着尖锐的刹车声,最后是猛烈的撞击声。

    “砰!”

    自行车变了形,连同各种散架的零件一起飞了出去,而那自行车上失了魂一般的人,也在冲击下,被高高的抛起,但在这个瞬间,他的嘴脸竟然露出了笑容,似乎是一种释怀,似乎觉得是一种解脱,慢慢的闭上了眼,等待落地那一瞬间,死亡的到来。

    蓦然了许久,那想象之中可以带来解脱的感觉迟迟未到,他惊异的睁开了双眼,发现自己居然在一片红光的包围之下,缓缓的下降,他能看到远处那面目全非的自行车,那原本才是他的归宿。

    回过头,在一辆凹陷了车门的车里,驾驶位上,一个戴着墨镜的人伸着手,当看到自己注视着他时,他将手放下,身边那包围自己的红光顿时消失不见,自己一屁股摔在了马路上,却忘记了喊疼。

    马路上没有别的车辆,除了还在闪烁的红绿灯,以及渐渐小去的雨滴,这一幕并没有其他人看到。

    车门打开,从车上下来了一个男子,在这夏日里穿着围巾戴着帽子,一身古装配个墨镜。

    他没有撑伞,雨滴打在他身上一厘米之外的地方,再也落不进去,走到还坐在地上眼神有些迷离的骑车人身前,隔着墨镜上下打量着这一头撞在他车上的作死青年,没有愤怒的话语,也没有要求赔偿,淡淡的,没有感情的声音清晰的传到骑车人的耳中。

    “想死?最好再换个地方死,我救你,是怕你扯上我的因果,连轮回都入不了。”

    一句话闭,转身便要离去。

    忽然,其身上某处异动,这墨镜男子从身上拿出一枚古代的铜钱,铜钱不断的震动着,龟裂开来,在墨镜男子手中断为两半。

    墨镜男子脸上第一次露出情绪,非惊非喜,带着疑惑的目光看向那骑车人,平静的语气中有了些许波澜。

    “你,叫什么名字?”

    “咔!”

    一道闪电从天空中劈下,雨点渐渐消失,阴云顿时散开,夕阳最后一丝余晖洒在两人的脸上。

    “我叫任重。”

    ………………………………………………………………………………………………

    “呼!”

    任重猛的从床上惊醒,全身大汗淋漓,将盖在身上的床单掀开,才发现床单都已经湿透。

    “一场噩梦…”

    任重手扶着额头,喃喃自语道。

    看向窗外,月明星稀,下午的雷阵雨完全不影响月亮的好心情,照常上班打卡,高挂枝头,任重忽然想出去走走。

    推开门来,一阵凉风吹过,吹在被汗水打湿的衣裳上,凉意随之袭来。

    打了个寒颤,又折回屋内去,想找件衣服披上,破旧的小屋中翻来倒去却只在衣柜中找到一件破了好几个洞的军绿色大衣来。

    任重的手有些颤抖,轻轻的抚摸着这大衣,捏了捏衣脚想让它看起来平顺整洁一点,可这大衣太久了,这褶皱已经抹不平了。

    “老头……对不起啊,我这么没用,是不是让你笑话了。”

    任重说着说着,眼眶有些红了。

    “如果李老头还在,看到你这幅模样,一定会拿竹节杖抽你。”

    忽然,任重的身后传来一个女声。

    任重没有回头,有些哽塞的声音说到。

    “真的抽………就好了。”

    说话,谁都没再说了,房间里只剩一片沉默。

    终于过了许久,任重小心翼翼的将大衣叠放好,放进衣柜的最深处,随手取出一件薄外套来,给自己套上。

    回过头,两人面对面着,也不着急说话,先走出了房间,任重依靠着墙壁,另一女人默默的坐在木椅上,从兜里掏出一根烟来,拿出火柴轻轻的划拉一下,火焰滋的一声燃了起来,甩两下,熄灭了,吞云吐雾的,两人抬头望明月。

    “梅姨。”

    “恩?”

    “你说,人世间,到底有没有鬼神?”

    那位被任重称为梅姨的女人在听到这个问题后,眼中闪过莫名的光芒,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深深的吸了一口烟。

    “以前我觉得没有的,现在我希望它有,希望老头能再回来看看,再抽我几下,最不济,在梦里再骂我两句呢………”

    声音越说越低沉,最后渐渐的轻不可闻。

    忽然,任重眼中露出了一丝惊异,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想到了在那场雨中的车祸,想到了那包围着自己的红光,最后想到了那莫名其妙的,戴着墨镜的男子。

    回身像屋内走去,捣鼓摸索了一翻,任重拿出一个手电筒就准备出门。

    “去哪?”

    梅姨问道。

    “我,我去巡巡山,顺便散步。”

    任重眼神有些闪躲。

    “巡山?你这小鬼头,你又不是公墓的人员,你去巡什么山………唉,罢了,你等等。”

    梅姨看了一眼任重,向屋内走去,过了片刻再走出来时,手上多了一盏灯笼,纸做的那种古代灯笼,上面写了一个阴字,笼中的蜡烛已经燃起,和手电筒比起来,这灯笼的亮度简直让人汗颜,但那蜡烛上抖动的小火苗,却能给人一种异样的安全感。对于这灯笼,任重也不是第一次见了,以前晚上老头出去巡山的时候,也都是带着这灯笼的,或许这是公墓的一种规定吧。

    “记得在蜡烛燃尽之前回来。”

    说话这句话,梅姨就将灯笼递给了任重,又坐在那木椅上,看着远方,不再管任重想干什么。

    任重一手拿着灯笼,一手拿着手电筒,便向着山上的公墓走去。

    直到任重走远了,远到人影都微不可见了,坐在木椅上的梅姨自言自语般的说道。

    “李老头,你到底是怎么死的……”

    “为什么你的**在,魂没了…”

    “魂呢……”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