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八章 全城大撤退

作者:银铭岳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汤晓吓了一跳,赶紧跑到窗前,打开窗户,说到:“你不要命了,你也不怕摔下去。”说着伸手拉住刘小维。

    刘小维趁机赶紧托着西瓜进到房间内,笑嘻嘻的说到:“我亲自挑的,肯定甜,快尝尝。”

    汤晓还在气呼呼的看着刘小维,刘小维已经取来了水果刀,三下五除二,将西瓜切成十几块,选了一块最好的递给汤晓,“来,吃吧。”

    汤晓看着红彤彤的西瓜,又看看傻了吧唧的刘小维,忽然觉得这个人很可爱,甚至仔细想也想不起自己什么时候讨厌过他,接过西瓜,咬了一口,味道不错,不由得赞叹了一句,“嗯,真甜。”

    再看刘小维,正在呆呆的看着自己,一低头,才发现自己居然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睡衣,雪白的胸脯若隐若现,光滑的小腿就露在外边,再看刘小维,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你干什么?”汤晓赶紧用手挡在胸前,提高音量喊道。

    “啊?你说什么?”刘小维根本没注意听,他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不该看的地方。

    这时,门外想起了敲门声,“小姐,您没事吧,小姐。”汤晓的喊声惊动了住在楼下的护卫,打算进来看看。

    汤晓听见说话声,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不假思索的说到:“哦,没事,你不用进来,我睡了。”说完呆呆的看着刘小维。

    刘小维也看着汤晓,几秒种后,刘小维嘻嘻的开始笑起来。

    “你笑什么?”汤晓仍然一手挡着胸前,一手拿着西瓜。

    刘小维则像是捡到了什么大便宜似的,笑的既猥琐又**,气的汤晓直跺脚。

    “行了,别背过气去,你要是笑死了我还得给你收尸。”汤晓气鼓鼓的说道。

    刘小维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声,说到:“没事,我要是背过气去你给我做人工呼吸就行。”

    “呸,美死你。”汤晓不打算搭理这个家伙了,坐在椅子上继续吃西瓜。

    刘小维走到汤晓面前蹲下,贱兮兮的说到:“我不信。”

    “什么你不信?”汤晓小口吃着西瓜问道。

    “我不信会美死我。”

    汤晓这才明白过来,白了一眼刘小维,转过身去,心里想着刚才那句话,突然觉得西瓜很甜。

    刘小维慢慢走到汤晓的身后,轻轻的抱住她,双手透过她薄薄的睡衣,感受的她的体温,和柔软的身体。

    汤珏所料没错,变异人距离盛京还有几百里,萧蘅就已经准备带着他的军队撤退了,城里已经乱成了一团,变异人即将进攻的消息漫天飞舞的传来,各种版本飞扬在人群中,有人说变异人高达两百万,已经过了新市。还有人说变异人一路烧杀掠夺,关内到新市已经没有一个活人。更有人说变异人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精锐都死在了燕京城外,萧蘅只需要一个回合就可以打的他们落花流水。

    但这一切传言都抵不上军方的通知,在几天前,军方已经全城通知,军队即将北上撤退,为了保存实力,将带着所有武装力量退到松花江以北,愿意跟随军方一起撤退的,后天早上,一起出城,不愿意走的,可以自行留下,军方不强求。

    “萧蘅怎么能这么干,让我们怎么办啊?”听完满大街的大喇叭宣传车不停地广播,盛京城内的居民大声的抗议着。

    “就是啊,关键时候军队怎么能走呢,不管我们这些老百姓了吗?”

    “萧蘅简直就是王八蛋,孬种,不得好死。”

    “人家不说了吗,为了保存实力,也欢迎你一起走。”

    “怎么走,说的轻巧,到松花江一千多里地,没等到那就死了。”

    “萧蘅就是逃兵,汉奸。”愤怒的民众不停地咒骂着,可骂归骂,骂够了还是得赶紧回家收拾东西,等着和萧蘅一块走,生怕晚了被落下。

    萧蘅官邸,几十名军官和参谋已经吵成一团,有拥护萧蘅主张撤退的,也有反对撤退,誓要与盛京城共存亡的,主张撤退的多是一些参谋和文职军官,主张坚守的大多是一些武官,尤其以年轻军官居多。

    “军人的天职就是保护老百姓,放弃老百姓逃跑还算什么军人,简直是耻辱。”一个年轻军官大声说道。

    “这不是逃跑,是撤退,变异人来势汹汹,燕京又不肯发救兵,我们要暂避锋芒,保存实力,再说也没说放弃老百姓啊,不是带着他们一起走吗。”一个带着眼镜的军官反对道。

    “一起走,怎么走?一千多里地,马上就要入冬了,天寒地冻的,得死多少人恐怕连一半都剩不下。”

    “那也比全死了强。”

    “你怎么就知道全会死,一枪不发就走?”

    “那叫战术,你太年轻,你还不懂。”

    “就特码你懂,懦夫,反正老子不走。”

    “走不走的由不得你,军令如山,萧总指挥下的令,谁敢不服。”

    “萧总指挥?我就不信萧总指挥会扔下全城的百姓于不顾,而选择逃跑。”

    “就是,我们是军人,保护老百姓是我们的责任,就算萧总指挥下令撤退,我们也要建议他留下,与盛京城共存亡。”

    几十名军官吵成一团,萧蘅却迟迟不出现,一直到午饭过后,争吵的军官们也许是肚子饿了,没力气再吵了,也许是知道再吵下去也不会有结果,一个个或坐或站的等着萧蘅的出现,此时,萧蘅才笑呵呵的从后面走了出来。

    “都吵够了吧。”萧蘅一出现,所有人都不说话了,静静地看着他,等着他的表态。

    见没人说话,萧蘅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接着说到:“吵够了就执行命令吧,明天夜里开始撤退,物资先走,大部队随后,留下一个营掩护老百姓,就这样。”说完也不等底下人表态,转身离去。

    萧蘅走过,有人嘴角微翘,有人深锁眉头,还有的人面面相窥,个别的年轻军官似乎还不死心,打算跟上萧蘅,却被身边的人一把拉住,并给了他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

    撤退的前一天夜里,盛京北门挤满了被迫跟着军队北上松花江的难民,密密麻麻,无边无际,带着随身的家当,扶老携幼,据通知上说,要明天早上才会撤离,唯恐落下的难民还是提前一夜就守在这里,争取跟上部队早一点离开,谁也不想被部队抛弃。

    城外的部队已经集结完毕,一辆辆大卡车满载着各种物资,在一大群荷枪实弹的士兵的保护下,缓缓地启动了车轮。

    “怎么提前了,不是说明天早上吗?”眼望着已经开动的汽车,难民们开始躁动了,一些情绪激动地难民已经开始移动到车队的前方,试图阻止车队启动,并要求带队的军官给个说法。

    “大军未动,粮草先行,这时自古以来的规矩,请大家放心,军队是不会扔下任何人不管的,我向大家保证,先走的只是一小部分运送物资的队伍,大部队会跟大家一起走的。”一名军官从车里钻出来,耐心的解释着。

    “不信,我们不信,你们要是扔下我们怎么办。”

    “是啊,变异人来了,没有军队我们怎么活。”

    “不行,必须让我们一起走,我们要坐车,这么多老人和孩子,松花江那么远,怎么走啊。”

    “对,我们要坐车,我们上车。”愤怒的群众不顾军官的劝说,一窝蜂的往车上爬。

    负责安抚群众的军官只好站在一辆卡车的,拿着高音喇叭不断的喊着:“乡亲们,同胞们,这是运送物资的车辆,没有物资,我们到不了松花江,而且现在已经没有多余的汽油了,所有的人必须步行,全都需要步行。”

    一队队的士兵也加入安抚群众的行列,将已经爬上车顶的人连劝带拽的拉下车来,在军官的一再保证下,难民们才渐渐平静一些。

    这时,一队满载着普通人的大客车,不合时宜的驶了过来。

    “他们凭什么坐车,他们是不是领导的家属,他们为什么有车坐。”刚刚平复了些情绪的人们突然再次激动起来。

    “对,领导家属就可以坐车吗,他们是人我们就不是人吗。”

    “让他们下车,老人和孩子上去。”

    “对,把他们拉下来,下来。”情绪再次被激起的难民不顾士兵的劝阻,试图强行打开大客车的车门,个别年轻人已经爬上了车窗。

    “砰砰砰。”一连串的枪响,瞬间镇住了企图爬上车的难民,枪在人家手上,虽说是负责保卫老百姓的军队,但谁也不敢保证在特殊的情况下,他们会不会真的开枪。

    枪声镇住了所有人,已经爬上车的,和正在往车上爬的,瞬间定格在那里,谁也不敢动一下,车上负责押运的士兵已经抬起了枪口,对准车外的难民,难民们目瞪口呆,不一会,纷纷下车,回到自己应该处在的位置,车队前也不再有一人挡着路。

    领头的军官四周环视了一圈,随后轻蔑的一笑,将枪收好,重新做回车里,吩咐一声:“开车。”

    坐在驾驶位置的士兵微微叹了口气,无奈的发动车子,向城外驶去。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