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三九七章 大夏郡主的烦恼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孟聪明一惊:“道长,您是有什么明示吗?”

    宁修散人哈哈大笑:“什么明示!暗示差不多!贫道说完了。还得赶紧喝酒吃肉呢,如果问贫道还有什么可说的,那就是,”

    他盯着孟聪明。

    孟聪明觉得他目光也凛冽得吓人,不由往后缩了缩。

    宁修散人笑道:“柯灵的名字是贫道给她取的,你可还满意?”

    孟聪明万没想到宁修散人竟然说出这句话来,脸不红也得红了。

    好在大家都在喝酒,他虽然没喝,也可以解释为喝酒红脸了。

    孟聪明道:“散人不要说笑了。”他低下头:“我们的婚约已经取消了。”

    宁修散人看他耷拉着脑袋:“不要说得好像是少将军多亏待你们两个人一样,他不是有话吗。”

    孟聪明心里长叹一声。

    有话是有话,可实际操作起来多难,都不让他有机会见到……

    宁修散人道:“缘,妙不可言。”

    孟聪明又一惊。

    旁边的人也都竖起耳朵,瞧笑天也喝了不少,小声道:“我救了他女朋友也是天注定啊。要是光他在,啊呀……”

    他直摇头。

    孟聪明简直无语了,这个瞧笑天,哪壶不开提哪壶。

    他突然拿起桌上的大碗,一仰头,全部灌进喉咙,然后盯着宁修散人:“道长,您说您算了她的八字起的名字,请问道长,如何知道她的八字?难道四年前,您看到她,就已经知道了她的生辰?”

    宁修散人笑道:“月圆之夜,”他凑近孟聪明,“月更圆之夜。”

    孟聪明激灵一下!

    是的,八月十六!月更圆之夜!

    括号:后世有首歌叫十五的月亮十六圆。

    孟聪明有点不服,家仆已经将酒又为他斟上。

    他又一口饮尽。

    又对宁修散人道:“那散人说说,这缘最终会怎样?”

    他实在太想知道了。

    他眼下对自己太悲观了。

    他真的好想有个靠谱的人告诉他。

    瞧笑天哎了一声,好不容易转移话题,咋又说到男女之情了呢?就是没人感兴趣大比武是吧?

    不过,他当然体谅孟聪明的无助。

    一场恶战,似乎将他的自信都摧垮了。瞧笑天当然眼下还不知道,孟聪明练出了绝世掌法那事儿!

    因为这个秘密,相关的人都守得很好。

    尤其最后一个阶段,只有柯云见证。

    不!

    还有那个黑影。但这未必是坏事,知道了世上有个敌人练成了绝高的武功,至少也可以威慑一下他。

    宁修散人又凑近孟聪明:“缘,妙不可言。”

    随即,他退开一点:“贫道可以知过往,却不能推未来。”

    他拍拍孟聪明:“未来,那是你要自己努力的事情欧!别想从别人身上找到答案。”

    孟聪明沉默了。

    宁修散人冲着瞧笑天神秘一笑:“快引领话题吧?贫道吃的,喝的,差不多了。”

    瞧笑天耸耸肩:“我把最重要的都说啦,你们大家赶紧热闹起来呀!”

    邵震威噗地笑了:“好吧,我就给你托一下,省得你把抓挠肠的。那就是,历代的所谓大比武,必有不世出的,不为人所知的顶级高手出现。最后的形势,自然是出人意料。”

    孟聪明心里颤了一下。

    这段时间,他偷偷试自己的武功,确实是他从学武那天起,就完全没有想到的高度。

    既然柯云都说了,“被你小子练成了!”

    那意思就是说,他的武功,已经可以了。

    但是,那个意想不到的高手,一定不会是自己,那么会是谁呢?

    邵震威又慢慢道:“孟公子的父亲,孟噩大人当年与妙常师太交好。可武林都在暗暗流传,妙常意外没有按时出关,而且不知所终,她的嫡传大弟子也俱都失踪。我觉得成王有这个意思在里面。”

    宁修散人道:“汪一恺那个家伙,最近频频派出眼线,除了要死死防住北燕,恐怕也是派人去找妙常了。”

    散人说话永远是恰到好处,且点到为止。

    说完这关键的一句,他又开始浅尝慢酎起来。

    邵震威道:“我总觉得,除了妙常,一定还有别人。”

    孟聪明心里想的,却是那黑影。

    他会出现吗?

    他为什么出现?

    他是杀手团幕后,他出现也是必然。

    但他出现的目的,是杀手团背叛组的背后!

    那么,必然还有一个……

    他沉吟了。

    宁修散人拍拍他:“年轻人,注意力不集中可不好!”

    他们没发现,只有荡肠生,坐在旁边,很少吃菜,偶尔才喝一口酒,却是沉默无语。

    这时,突然外面门响,霎时一股冷风和雪花又灌了近来,只见一个双十年华,披着斗篷的秀丽女子走了进来。

    她面庞很是清秀,眼睛明澈,眉宇间大气端庄。

    看到众人围坐在大圆桌前,她怔了一下,笑道:“夏樱来晚了,给各位兄长陪罪。”

    大家都看出她心情不很好,也都知道是为什么。

    锦儿是性格最好的,从来不会使小性子,可见她此刻有多失望。

    夜拾看到锦儿进来,立刻跳起来,将炭盆端过来。

    “锦儿姐姐快坐,先烤烤火,外面冷极了吧!”

    锦儿笑道:“还好,走得快,不怎么觉得冷。”

    肖纵张了张嘴,他很想问,却怕更惹锦儿心情不好,便忍住了。

    瞧笑天却不管那一套:“锦儿,怎么回事啊?柯云又凶你了吧!”

    锦儿垂下眼睛:“凶不凶的,总是我自己不好。”

    机灵的夜拾已经叫家仆送上一副新的碗碟和镶银竹筷:“姐姐赶紧趁热吃些东西吧。”

    锦儿抬起头,看着夜拾笑了笑:“谢谢你啊,小老弟。”她站起来,又将斗篷披上,“我还不饿呢,家里有些东西要收拾,我先回去。”

    她说罢对肖纵道:“我就来看看大家,如此,表哥我先走了。”

    大家一见,急忙挽留。但知道她肯定心情非常不好,也不敢硬留。

    肖纵不放心,跟了出来。

    “樱儿,怎么回事啊。”

    本来还尽力忍着,肖纵这一句,锦儿眼睛立刻红了,她道:“表哥,还能有什么。就是他还是不肯呗,也不许我再进军营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