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三九二章 终于会面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柯云将剑佩好。贵太妃笑盈盈带着亲近的态度道:“真是有好几日不见少将军了,你可瘦了不少啊。显见是事务繁忙,没有时间来行宫了。如今百废待兴,京城还不安宁,少将军真是辛苦了。”

    柯云急忙躬身道:“让太妃挂念了,柯云只是尽职而已,这本就是应该做的。只是柯云能力有限,有负王爷和太妃重望。”

    贵太妃不由微微笑了,似是很欣赏柯云。

    先皇在世时,贵太妃曾得宠多年,即使因为全力为儿子争夺利益,与皇上最终分裂,被赶出京城去了河东,这二十多年,也是非常在意相貌和服饰的。坊间一直有着传说,说贵太妃为了保持身材,用膳一向是数着米粒的,面食更是不沾,此外一日也只数片菜叶,一个鲜果而已。所以虽然年纪已过五旬,身材却极为纤细瘦削。只是不知是不是毕竟年纪大了,纤细中身板却透出一丝僵硬,透出几份刻意的雕琢。

    河东与柯家军合兵之后,贵太妃在柯云仅有的几次觐见当中,言语间总是和风细雨,笼络有加,而且频加丰厚的赏赐。但柯云对贵太妃却再生不出好感了。

    当年珠儿姐姐与成王本已订下婚约,可是皇上对孟噩有隙,本来成王与柯搏虎、孟噩已经结盟,但是迫于朝堂压力,贵太妃突然提出解除婚约,并且朝堂之上还有了孟家贪图皇家权贵,攀焰附势,所以才不肯退婚的流言。

    但是,已经定下的婚约,如果解除,对成王并没有什么影响,对一个未曾出阁的女子,声名影响就大了。而且那些流言蜚语,也无疑严重伤害了只有十七八岁的孟离珠。好在,她始终是倔强而态度自若的。

    当时孟噩不好表态,柯搏虎毫不客气地施加了压力,才有了那个著名的发生了很多事的八月十六夜晚,在景华宫的一场大婚。

    珠儿姐姐是少年时代的柯心中最美的形象,因此他永远无法对这个老孔雀产生半点好感。

    柯云可没有心情和他们一起看什么冬天开的玉兰花,他正想找个理由告辞,成王妃好听的声音却柔婉地响起来了:“云儿,你今天怎么过来啦?”

    她的声音透着忍不住的微微惊喜。

    听到她柔婉的声音,柯云顿时不忍心马上就走,忙答道:“刚才王爷召见,现在想去看看聪明。”

    王妃微笑了,之前柯云和聪明明显有了芥蒂,她心里急却不能说出来。此刻听柯云这么一说,心里一宽,不由款款走到柯云身边,开心地微笑道:“既是来看聪明,姐姐陪你去吧。”

    柯云连忙道:“这点小事,怎敢劳动王妃。况且,还要打扰王妃陪太妃赏花。”

    贵太妃巴不得成王妃赶紧怀柔招顺柯云,忙笑道:“这怎么叫劳动呢。少将军你辛苦了,王妃陪你过去,也算重视,快去吧。”

    柯云一时无法推却,成王妃便向贵太妃行礼告辞,柯云也躬身辞行,成王妃便引着柯云一起走到孟聪明的房门口。

    正好一个宫女端了一盏冰糖燕窝给孟聪明送来,成王妃接过道:“走这么远,凉了没有?”

    宫女忙道:“坐在滚水里呢。”

    成王妃道:“拿过来吧。”

    她接过燕窝,对跟在后边的太监宫女道:“你们先退下吧。”

    于是,成王妃亲自端着燕窝,推开房门,和柯云走了进去。

    却不想,孟聪明正懊恼于太子和阚青的事情。他不愿意去柯家军军营找荡肠生,便给他发了暗号。

    荡肠生很快就赶过来了,听到阚青被害的消息,他一时愤恨与难过交加:“当前的形势,牺牲总是存在的。只是阚青没有死在韦都手里,眼看着我们胜利了,他却……”

    他们正说着,柯云却和成王妃进来了。

    柯云一眼看到荡肠生,不由十分吃惊。

    他是个细心的人,荡肠生只一个行礼,他便看出了荡肠生对待王妃的态度不一般。

    而成王妃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天然的对荡肠生很友好,她含笑道:“荡先生来啦,您快不要多礼了,您是孟家的故人。当日的情形,本宫都记得的。”

    荡肠生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踌躇了一下才道:“孟大人对在下恩重如山,只是这么多年在下却无以报答,内疚得很。”

    他们这一罗嗦,柯云快急死了。

    他的意思是趁热赶紧给孟聪明解穴,别时间一长好不容易学到的那点再忘了。

    而孟聪明并不知道柯云来是干什么,他们刚才又不愉快来着,简直快成了冤家了。

    况且,他心里正因为太子和阚青的事情消沉着,也不想加入王妃和荡肠生的对话。

    王妃将冰糖燕窝放在桌上,又含笑对荡肠生道:“之前荡先生来行宫住,给聪明疗伤,本宫不知有多感激。只希望荡先生有闲之时,能多来行宫,聪明是最重视朋友的,况且你是我们孟家世交,大家还是要多多来往才是。”

    这下不仅是柯云觉得她罗嗦了,孟聪明也看出柯云是有事而来。

    是啊,现在他俩这种情形,他来了就必有事,没事他才不会搭理他。

    当然,不论什么事,都是非常重要的事。

    俩人一起盼着王妃赶紧结束寒喧,啊不,唠叨。

    而荡肠生,自然也是心知肚明,他再次向王妃深深施礼:“王妃过誉了,在下惶恐。只要孟公子需要,在下随时过来。不打搅了,在下告退。”

    王妃也是个聪明人,便含笑道:“好啊,本宫送送荡先生。”

    屋里只有他们两人了,柯云看了一眼孟聪明。

    孟聪明从椅子上站起来,正要说话。

    今天实在是太憋屈了,太子的事,让他心里格外抑郁。

    但是,他哪知道,柯云憋这会功夫憋得更久了,他还没开口,柯云唰地拔出剑,没有片刻迟疑,冲着孟聪明惊鸿一剑雷电般刺去。

    孟聪明要说的话刚到喉咙口,剑尖却已到了他眼前。

    他根本无法再向两边闪避,只好迅速向床边退,一掌也到胸前,想将剑尖拨出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