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三九一章 成王似有所托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孟聪明又从太子口中知道,他联络保护太子的阚青,已经死在杀手团手里!

    孟聪明心中绞痛,他不知道怎么将这个坏消息告诉荡肠生。

    让孟聪明吃惊的是,太子被出卖,竟然是因为胡尽忠!

    太子最终还是没有听孟聪明的话,他坚信父皇将他托付给胡尽忠,那胡尽忠就一定是好人。所以先去见了胡尽忠,才和阚青接上头。

    于是,把自己葬送掉了。

    太子却不知,讨逆军攻进京城,胡尽忠就偷偷将太子出卖了。但京城禁军来抓太子之时,机灵的青红先得到消息,才将太子藏到了故去的皇后父亲的亲家的大管家家里。而她,也并不知道竟然是胡尽忠这个皇上最倚重,最信任的人,出卖了太子。

    事实上,当初告密魏婉儿的事情,也是胡尽忠做的。皇上白白怀疑了姜月容很久,忠心的姜月容,却在皇上被绞杀之后,投入金水河自尽。

    大管家另有宅院,但风声渐紧,大管家也不敢再收留太子了,所以才有仪德公主和青红送太子半夜出门的事情。

    但太子竟然没有告诉妹妹和青红,之前又暗地联络了胡尽忠,最终将自己送入了罗网。

    而胡尽忠,一直没有被成王起用。却因为这次告密,成王准许他在皇宫中先总管一切宫中事物。

    半晌,孟聪明抬起头:“你现在是要到成王府吗?”

    柯云笑了一下:“是的,我去见成王,你回去好好休养吧。”

    孟聪明看着柯云:“你现在说话真的好不直接。”

    柯云道:“你对我直接吗?你现在心里想的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孟聪明又看了他两眼,拔腿顾自先进了成王行宫,把柯云甩下了。

    柯云摇摇头,也走到行宫门口,摘下剑。

    守门卫士躬身道:“少将军不必摘剑,成王有旨,日后少将军都可带剑进行宫。王爷在还阳殿等您。”

    柯云心说:“这名字!真不知是喜气是诲气!”

    他点了点头:“多谢小哥。”便挂上剑,走进行宫。

    柯云沿着石子铺就的甬道,走到还阳殿。

    小太监进去通禀,便领柯云进到殿内。

    仅仅隔了不到半个时辰,成王竟像是苍老了很多。他的脸色不仅灰黄,还泛着青色,黄色绫被下的身体也显得十分消瘦。

    成王时不时会咳嗽一两声,这个时候,两边太阳穴就会暴出青筋。

    看到柯云进来,宫女将两个黄色软缎枕头摞起来,扶着成王靠好。

    柯云上前行礼,他一眼就看到床后帷幕下,果然有一只绣鞋的脚尖露在外面。

    他不动声色,等成王让他免礼,他便起身,向后退了一步,眼睛也不再看那帷幕。

    成王一双眼睛深深地看着柯云。

    “少将军,你在本王心中,是与别人不同的。本王知道你心里有不舒服的地方,但你对国朝的忠心,天下也是无人能比。”

    说到这里,成王顿住,又狂咳一阵,两个宫女慌忙替他捶背。

    柯云也急忙跪下:“王爷,您病体未愈,说话不要太急。”

    成王咳过一阵,平静了一些,勉强笑着对柯云道:“少将军,虽然你从未说过,但本王知道你心里在想些什么。”他艰难地一笑:“内乱方休,国朝未靖,天下的事,本王想请少将军多操些心。”

    他突然伸出手,握住柯云的手,握得很紧。

    柯云没有防备,不由一惊,成王的手很烫,也很湿,似乎还出着汗。

    成王的眼睛闭上了,像是已经全无力气:“少将军,你是本王最信任的人,你要明白。”

    他又拍了拍柯云的手,然后突然睁开眼:“少将军事忙,本王不打搅了,你下去吧。”

    他松了手,又疲乏地闭上眼,似乎睡着了。

    柯云的眼光,再次扫过床后的帷幕,那幕布,似乎静止,又似乎微有晃动。

    柯云心里嗯了一声。

    他再次行礼,缓缓退了出来。

    行宫很是不小,但以柯云的身手,从还阳殿去到孟聪明住的地方,几乎一迈步就到了。

    但他并不是平平静静去的。

    他今天,完全不是为成王而来。

    他是为了孟聪明而来。

    他脚步很快,可临要经过冬天干涸的硕大气派的荷花池时,却看到了一番花团锦簇,香风云雾的景象。

    竟是贵太妃,成王妃,被一众太监和宫女簇拥着,正在那里赏花。

    今天很是奇怪,成王情形不好,可她们却在这里赏花。

    而且大冬天的,竟然有花盛开?

    而且,她们都在这里,帷幕后的穿着绣鞋的人,又是谁呢?

    她们腿脚这么利索么?比他跑得还快?

    他心里微微念了一句:“危重华……”

    他一时停住脚步,这情形有点尴尬啊。不过去,失礼;过去,都是皇家贵眷,理论上他一个成年男人,又非皇家亲属,是不能贸然上前问安的。

    却不想一个太监急速跑来,向他弯腰施礼道:“少将军,您来啦!园中玉兰花突然非时令怒放了,雪白好看得紧。太妃便叫了王妃一起来看,看到您过来了,让奴才请您过去,一同赏花。”

    柯云简直不知所谓,心说我有大事要做,陪一群女人赏花是个什么节奏?

    但这可是太妃,他不敢怠慢,急急将剑解下交给小太监,赶忙上前给贵太妃见礼。

    贵太妃大概因为赏花的缘故,穿得更加花枝招展。但毕竟天冷,高髻用厚厚的华贵貂毛围住挡风,但她一向是不嫌头上累赘的,这么冷的天气,头上的首饰仍然沉甸甸的。

    她启开红艳的嘴唇对小太监道:“快将剑还给少将军。”

    柯云忙道:“柯云带剑,实是冒犯太妃。”

    站在贵太妃旁边的成王妃,一双如云似雾的美丽眼睛看着柯云,心情很是复杂。

    贵太妃端严地笑了:“少将军有剑才可护卫国朝,有剑也才可保护哀家,快不要说见外的话了。”

    说着小太监已经双手将剑奉上,柯云接过的同时,扫了贵太妃的脚一眼。

    随即,他在心里大骂自己真够糊涂了。

    这么冷的天,穿着单薄的绣鞋算怎么回事?贵太妃脚上是一双上好红色牛皮镶金边的靴子,上边装饰着海浪云朵,还绣着艳丽的牡丹花,牡丹花蕊,却各是一颗大宝光灼灼的大珍珠。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