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三八九章 惊遇被俘太子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孤鸣鹤被柯云差点气个倒仰,心道你来就是为了这个?

    忽然来了,又忽然跑了简直没头没脑,什么意思?

    但心中倒是叹服:“这小子还真有两小子,虽然武功悟性比不上孟聪明,可这性子真够硬,剑使得更硬。”

    孤鸣鹤多年潜心钻研武学,却不完全是江湖一派,反而以实战为主。他的目的就是辅佐政治势力,实现平生的抱负。因此几十年潜心研习武学,完全杜绝各种花架子的表面功夫,一心推崇实战、耐战。他在教授弟子时,虽然也修炼内气,但更强调的是基础扎实,身形稳健和拳脚的速度、力量。

    他对柯云,一时竟然十分欣赏起来。

    这个柯云,要是有孟聪明那小子的天赋,恐怕当今武林也少有人能敌了。孟聪明吃亏就在优柔寡断,犹犹豫豫,那真是武学之大忌。

    但是看着柯云远去消失在山峰那一端的背影,孤鸣鹤还是没有明白,柯云为什么要来找他?就是为了比试了一场之后又突然跑了吗?

    他竟然突然有点觉得今天实在有点遗憾,好像还没有打痛快一样。

    他想了想,觉得今日的整个交手经过,并没有得罪柯云,未来前景还是有希望的。于是他转身道:“不回寺里了,我们下山,去山下镇里的酒馆,好好吃一顿肉!”

    柯云再次翻过大登峰,一声唿哨,清俊的白马飞驰而来,到他近前稳稳地停下。

    柯云上了马,向着京城疾驰。

    他的左腿被孤鸣鹤击中,虽然孤鸣鹤有意放他一马,伤得并不重,但毕竟准准地点到穴位上,以孤鸣鹤的手法,这一下还是实实在在击中敌人痛处。这一翻越大登峰,此刻柯云感到腿痛顿然加剧。

    但他心里急得不行,必须趁热打铁。

    他虽然心里有再多的不甘,此刻心里却急得像长了草,恨不得插上双翅马上飞到他多么不想去的成王行宫,去见他最近很不想见的小兄弟。

    他纵马进了京城,今日街上显然比往日人多,他一时有些诧异,却来不及细想。

    眼下,他全部心思都集中在赶紧完成那件重大的事情,然而能不能成功,他还没有把握。

    讨逆军进城之后,一直在追捕韦都的余党,所以风声紧的时候,街上一队队的讨逆军士兵巡查便密集起来,柯云早已见怪不怪。

    前面就是成王行宫的大门了,一向沉得住气的柯云此刻心急如火,正要穿过大街赶往成王府,突然看到一队身穿京城禁军服装的士兵押解着一辆囚车。

    最近街上捕人的事情太多了,韦都的旧部和一些与成王不睦的官员都在四处躲藏。而这些人都是严重的新朝不稳定因素,就算成王不是个滥杀的人(杀掉皇上已经说明他也很有千古独夫的风范),严加抓捕也是必然的。

    刑部的牢狱已经再度关满了人犯,好在成王确实表现得不那么滥杀,没有像韦都那样砍瓜切菜。他既然登基是迟早的事情,皇上是必杀的,其他人除了对他的统治有影响的杀掉,便只先控制住,然后逐批将重要的犯人发配到千里之外,以免在登基前后引发不测,也给自己留个好名声。

    可以想见,这种情况下街上过囚车成了讨逆军进京之后的一道风景,连老百姓都见怪不怪了。

    可柯云却对这辆囚车萌发了格外注意,负责押解的竟然是京城禁军统领,而他身边的,正是新朝刑部尚书郎祈威!

    显然,车里押解的一定是朝廷重犯!可再看囚车里披枷戴锁的,却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眉目清秀,眼中带着惊慌,气质却仍然不失高贵,显然不是寻常人。

    只是隆冬腊月,他却只穿着单衣夹袍,披下的头发散乱在肩上,手脚都戴着柯云曾经戴过的重铐。

    只是,他如此瘦弱年少,被枷锁和镣铐压得弯了腰。

    柯云心里一沉,立时勒住马,喝道:“京城禁军统领,上前答话!”

    郎祈威和禁军统领都吃了一惊,柯云对郎祈威视而不见,他自己也知道是什么原因,顿时脸成了猪肝色,却只能忍着,假装没看见。

    若论官职,两人现在是不分上下的,只是郎祈威现在哪里惹得起拥兵在手的柯云。

    负责押解的京城禁军统领郭阴槐急忙上前,弯腰抱拳道:“下官参见少将军!少将军有何吩咐?”

    这郭阴槐就是韦都时的禁军统领,杀了王自王建的那个。当年很趋奉韦都。成王进京,他又第一时间投诚,并且绞杀皇上就是他的杰作。

    成王没有人用,于是让他续任禁军统领,却未给他提拔。但这已经是好大的面子了,毕竟荣华富贵一样没有少。

    他为人就和他的名字一样,又阴又坏。

    柯云一向沉得住气,此刻心里却有不好的预感,他用冷硬的声音道:“囚车里是什么人?”

    郭阴槐急忙躬身答道:“回少将军,是……是废帝太子。”

    柯云心彻底的沉下去。这些日子,他派了不少人暗地寻找太子,只想保护好他,却不想……

    虽然他也没想明白找到太子又能如何,以他的实力,是万万不足以拥立太子即位的。

    如果他拿出皇上密诏,倒是可以策动已经投诚成王的不同势力的人马。

    但这是一个绝难的事情,不是在战场拼杀那么容易。

    父亲已经被暗算了,年轻的他可以无惧于战场,但却无法相信自己能有将国朝挽狂澜于即倒,扶大厦于将倾的能力。

    况且,最主要的,他与父亲不同的是,这一系列的事情,让他不得不思考一件事,太子和成王,他如何选择?

    他能确定太子就是一个比成王好的明君吗?

    这摆在他面前的难题,令年轻的柯云有些无所适从。而最难的,是他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

    但是,他的良心,让他必须保护太子。

    他对着郭阴槐怒喝道:“太子是皇家贵胄,你们怎么敢如此对待他?”

    郭阴槐心里害怕,忙道:“废太子妄图逃亡,在路上被拿获,他痛骂成王谋逆,所以王爷亲令先行拘押,等待下一步发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