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三八八章 庙前对打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孤鸣鹤站直身体,看着柯云,惊怒交加:“少将军,在下并未惹你,而且苦口婆心,你还要怎样?”

    柯云冷笑道:“怎样,领教而已。莫非你不敢应战么?”

    孤鸣鹤也被激怒了。

    在战场上他吃了亏,他还没追究,柯云竟然上门来找补。

    又想到成王的暧昧态度,他心里窝着一股火突然爆发了。

    他喝道:“少将军,既然一定执意孤行,某便也奉陪了!”

    说罢,他脱掉外氅,向身后的肖必成一扔。

    他随即提掌聚气,一掌就向柯云劈去!

    果然,他聚气的时间非常之短,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他一掌击出的时候,柯云已经看清了来路,他闪过这掌,同时侧身闪电般出剑,孤鸣鹤看柯云避开了自己的掌,不由赞道:“好功夫,尤其实战能力太强了!”

    他一掌指出,将柯云的长剑荡开,柯云却翻手剑又刺了回来,随即剑剑不离孤鸣鹤的要害。便他始终没有加内力,内力也不是柯云擅长的,他的剑快到连孤鸣鹤都感到了压力,他连续出招,总算将柯云的剑招破掉了。

    一时间,孤鸣鹤倒兴奋了起来。

    柯云虽然年轻,但他的实战经验太丰富,实战能力太强。而且全是攻击的打法,剑的速度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

    孤鸣鹤与几位剑术大家也过过招,而那些人,却是纯武林中人,剑法美丽,变幻莫测。

    但剑招如果变换太多,直接影响的就是速度。

    而柯云,只有最简单直接的招式,就是一剑捅穿你,捅穿你,捅穿你。、

    捅穿你的胸膛,捅穿你的喉咙,捅你七八十几个透明窟窿。

    孤鸣鹤事实上,一向也只推崇务实的打法,一时间他心里竟然赞起柯云来了。

    但以他武学大家的身份,又内力深厚,竟然在和对阵的时候,完全占不到上风。

    他知道,只要提剑,以他凡事慢半拍的耐战打法,他就不可能赢。

    当然如果不用剑,如果将刚猛的掌风打出来,孤鸣鹤无疑还是能占到上风的。

    他心想,柯云今天为什么要来找我?

    他一边拆柯云的剑招,一边百思不得其解。

    最终,他终于认为,柯云可能想到不能阻止成王对自己的作用,所以上门挑战来出出气。

    想到这里,他下了决心,不如好好掐上一番,反正以柯云的武功,还能杀了自己不成?

    而柯云的想法是,唯一的目的就是要逼孤鸣鹤出手点到他的穴位,而且必须是左腿同一个穴位,但又不能过于急躁让他看出来。

    于是两个尽心尽力打了起来。

    柯云将一柄剑使到极致,快如疾风闪电,猛如电光火石。

    孤鸣鹤也将钢砂掌使开了,心想,小子,今天不得罪你,但得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武学大师!

    孤鸣鹤双掌齐出,衣袖挥舞,罩出的是强劲掌风。

    而柯云剑如雷霆,不断削刺,却是刺破掌风的招式。

    但孤鸣鹤毕竟技高两筹-对,一筹可不止,还是占了上风的。

    只是他心里想得让柯云消消气,自己好顺利当官。所以将钢砂掌撒开,让柯云领略到招数之绝妙,又要将柯云的剑克制住,也不能丢了自己面子吧?

    柯云都打不过,成王能留你么?

    两个人已经完全笼罩在强劲的剑气掌风之下,肖必成和两个弟子看得惊心动魄,心都要跳出来了。

    郭必成心中暗想:“少将军,你胆子也太大了!我给你送图,是让你想办法按图解孟公子穴道。你对他实在太好了,为了能有十分把握,竟然上门挑战师父。只是不知道,孟公子能不能理解你的这番苦心。”

    他自然知道柯云和孟聪明与柯灵之间的纠葛,想着柯云不仅失去了心上人,还要为成就孟聪明的武功冒这么大的风险。

    他哎了一声:“孟公子啊,不知道你能不能理解少将军的这番苦心?”

    此刻,两个人已经足足打了有半个时辰,柯云觉得差不多了。

    孤鸣鹤倒觉得没打够,他老毛病又犯了,已经完全沉浸在武学切磋的氛围中,进入境界了。此刻,他恨不得多打一会儿,离午饭时间还有一个时辰嘛,一直打下去多好!

    他一掌又挥出时,柯云突然身子腾起,左腿踢向孤鸣鹤。这简直是白白卖了个空档,将自己软肋完全暴露出来。

    孤鸣鹤已经进痴迷境界了,看到破绽自然而然下意识地切掌下去,想用掌卸掉柯云腿上的力道。

    柯云却并不躲避,直到他孤鸣鹤招式用老了,不能改变了,才收腿闪避,堪堪避过孤鸣鹤那切向他左腿的一掌。

    旁边观战的肖必成吓坏了,差点叫出来,心里叨叨:“少将军啊,少将军,您胆子太大了,这要避不开,腿就废了!”

    两个人又打了二十来个回合,柯云再次假装无意间又露出左腿空档。孤鸣鹤拗脾气,他刚才一掌差点得手,却没有得手,便固执地认为柯云飞身踢左腿是他的薄弱环节,下意识地便总是寻找他左腿空档,以便利用他的弱点。

    孤鸣鹤一掌击向柯云左腿,却又被柯云躲开了。

    自此,柯云不露声色的几次露出空档,却又滴水不露。

    而孤鸣鹤为了反制柯云,也不断地一掌,一指,一腿袭向柯云左腿穴道。

    每一次柯云都在剑掌之风的笼罩下,注目看清孤鸣鹤的出势。

    他认定了,最后一次,他打算让孤鸣鹤真正击中他的穴道,而且,必须是用腿!才能完全复原当初他一脚将孟聪明踢飞的情景。

    于是,柯云再次打了个机会,突然用长剑封住孤鸣鹤的攻势,同时已飞身一腿带着巨大力量踢向孤鸣鹤。

    这个角度,孤鸣鹤只能也飞身一腿,终于正正点在柯云左腿穴道上。

    柯云顿时觉得左腿一麻,失去了知觉。

    他翻身落地,左腿一栽,差点倒了,但他随即稳住身形,收了剑,叫道:“停!”

    孤鸣鹤那一腿击出,知道已经击中了柯云,也稳稳落地,收了掌势。

    柯云提着剑,看着孤鸣鹤淡淡道:“领教过大师的真功,您赢了,还算满意吧,在下不再打扰了。”

    说罢他将剑插回剑鞘,一拱手便转身走了。

    他的腿确实被孤鸣鹤正正击中。

    只是,虽然准头很好,孤鸣鹤毕竟有所忌惮,没敢太加力。

    饶是如此,柯云也感到左腿膝下发热发胀,而且走路不由得有点歪倒。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