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三八七章 挑战孤鸣鹤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他迈步向山上走去。

    这座山用现在看来,海拔得有一千多米,山顶一棵独松矗立。

    但对柯云来讲,很快翻过这座山不在话下。

    不一时,当太阳渐渐升起的时候,冬天的微冷风中,一个人提着长剑,白衫飘飘,静静地站在佛光寺的外面。

    孤鸣鹤已经听到弟子传报,说来了来了!

    他顿时不由心中十分紧张。

    他再次率弟子进入国朝境内,而且离京城这么近,显然是有关系在替他联络,而且希望很大。

    但是到目前,他还没有收到成王的回复。

    怎样呢,成王新进京城,确实招募有才能的人,但他不能太快给了孤鸣鹤面子。

    孤鸣鹤心中百爪挠心,更无颜面见世人。

    在他的心里,他之前的羞辱只有用新的地位才能化解掉。

    有了地位,他就不怕被人说被多速耍了的那段不光彩经历。

    既然不敢见人,他便躲到了佛光寺中,焦急地等待消息。

    只要一有作用,他就可以马上翻越大登峰,进驻京城,去开始他新的辉煌人生。

    此刻,听到柯云找上门来,他心中一惊。

    想柯云虽然和成王有所摩擦,但毕竟眼下是成王需要依靠的,可说是成王眼前的红人。他正在等待任用,怎敢得罪柯云?

    但之前的各种过节,他对待青蒙的种种,以前打伤过柯云,最可怕的,虽然他没有直接害死柯搏虎,可当时他不是多速的助手吗?

    正是多速对柯家军的偷袭,导致了柯搏虎夫妇的殉节。

    他硬着头皮带弟子出来,却正遇上方丈明心大师

    明心大师看到孤鸣鹤出来,双手合什:“孤先生,佛门静净之地,怎会一早有人拿兵器上门找先生?而且还是少将军柯云?这战争延续到庙里可不是事儿啊。”

    话说这明心大师,却是个左右逢源的人,之前有成王亲信收了孤鸣鹤的好处,让明心大师和佛光寺供孤鸣鹤暂居。

    可眼下,柯云哪是一般人?

    他找上门来,明心大师顿觉挡不住啊。而且他心里是绝不想得罪柯云的。

    孤鸣鹤虽然愚钝,却也是多年在圈里混。在人屋檐下,怎能不低头,他急忙双手合什:“大师放心,我既要投了成王,与柯云便不会为敌,若今日不能与他化解,我自会率弟子离去。”

    明心大师心里已经很紧张了,却也只得道:“好吧,都是一家人,先生尽快和解才好。”

    孤鸣鹤只带了肖必成和另外两个弟子出来。

    他此刻绝不敢将众弟子都带出来,摆出打架的阵式。却是一定要是一副修好的阵势。

    孤鸣鹤一出来,就看到手里提着长剑,一身白袍的柯云,静静地等在那里。

    还没有走近,他已经分明感觉到了柯云身上的杀气。

    孤鸣鹤顿时吃了一惊,这是多年浸淫于战场的人才会有的杀气。

    孤鸣鹤并没有将心思露出来,他虽然不擅官场争斗,但也在江湖和官场都纵横多年,也做过北燕的国师,并不会容易惊慌的。

    柯云看到孤鸣鹤出来,脸上仍然没有表情,却令孤鸣鹤升出一股寒意。

    柯云提剑向他抱拳致意,他微微一笑道:“听说大师带弟子居住在此,在下想到之前战场上的事情还没算完,故此今日和大师算一算。”

    孤鸣鹤心虚,便也还了礼:“当日两国相争,各为其主。今日少将军要寻仇,也不该找本人吧。”

    柯云唇边掠过一丝冷笑:“仇恨终究要算,但我找前国师,是想提醒你,是否还记得当日你与孟聪明的决战。”

    孤鸣鹤脸色骤变,那场所谓的决战可真把他气得够呛,不是输了,而是输得窝囊,还说不出口。

    青蒙那个该杀千遍的丫头,分明对他使诈!

    他的口气顿时硬了起来:“记得又怎么样?当时某家不合与你们讨逆军作对,就当得罪少将军了,在此给你陪礼!”

    他气哼哼的,却不得不服软。

    投诚事大,他不得不一忍再忍。

    柯云冷冷地说:“不必,前国师刚才也说过双方是各为其主,虽然您的主人换得实在多了一点。”

    孤鸣鹤一听,脸涨得像猪肝。

    他的节操一向为世人所诟病,虽然他决心为了当官出头,可以不顾节操,但被人当面打脸,还是很不爽的。

    柯云继续道:“那场决战,本来不该让一个孩子与您对决。只是机椽不合,柯云另有任务,失去了这个机会,让国师欺负小孩子了,今天听说国师潜居于此,特来领教。”

    这一下更戳到孤鸣鹤痛处。他想起当时不知道怎么的,正凝神聚集内气,眼看就将内力完全提升起来的瞬间,突然后颈命门剧烈刺痛。到今天他都没明白是怎么回事。

    当时他身后是肖必成带的一众弟子,还有韦都的军队,不可能有人从后面袭击他啊。

    他哪知道,那蜜蜂是活的,是会飞的。

    不过,孤鸣鹤心里也很清楚,那绝对不是突发意外事件,十成十是柯家军捣的鬼,不仅让他莫名落败,还让他有苦说不出。

    此刻,他简直气坏了,但他仍然想忍着,并不想向柯云出手。

    成王的回复还没有来,这可是他最后的机会了。他料定成王眼下是需要他的。不仅是他独步武林的武功,还有他的治军能力和兵法韬略。成王收了这么多军队,还是不同势力的,没有人替他拢是不行的。

    眼下如果他和柯云火并,他可是得不偿失,完全得不了好。

    想到这里,孤鸣鹤无心恋战却又不肯口气服软,便道:“决战又怎的?算老夫不会使阴谋诡计,老夫认输了就是。今日大战已经结束,天下都在倡导太平,少将军提着剑来找老夫,让我很是为难哪。”

    他忍住火气,又接着道:“少将军,老夫实在无意与你在佛祖面前打架,恕不奉陪......”

    他的“陪”字还没说完,柯云却突然腾空而起,在空中翻身,手中长剑直取孤鸣鹤咽喉。

    孤鸣鹤吓了一大跳,这好好说着话就一剑过来,这也就是柯云是这人性。

    他不接招脖子就得被捅穿了,紧急之下也顾不得什么从龙,投诚了,急忙也跃起身形。但柯云的剑实在太快了,如闪电般已经到了他面前,他根本来不及再闪避,好在他独享武林多年,这一剑还是躲得开的,向后一个翻身,躲过了剑锋,随即双足落地。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