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三八四章 拒绝忠言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他是皇上,虽然昏庸,但某些事看得清楚,韦都败回京城,柯搏虎战死,必定是出了第三股势力!

    而且根本在玩弄韦都和柯搏虎于股掌之上。

    是谁还不明显吗?

    所以,孟聪明交通了京城关系,向皇上请求救助柯云的时候,却被皇上无情拒绝了。

    一是他无能为力。

    二是就算柯云出来,也保不了他这个皇上。

    他为什么要冒险啊?

    事实上,柯云并没有计较皇上对他的无情,但孟聪明却记下了。

    当然,这是暗中的事情,我们前文并未提过。

    但是,皇上某些时候动作是飞快的!

    当他知道柯搏虎战死的第一时间,就暗暗叫了胡尽忠过来。

    皇上像泄了气的皮球,瘫在龙椅上。

    他彻底不上朝了,不论韦都怎么威胁,亲自来叫,他像癞皮狗一样,就是不肯上朝。

    气得韦都大声咆哮,只好一人独断。

    但他叫胡尽忠来倒挺及时。

    他向殿内周围扫了一眼,看到姜月容静静地站在旁边服侍,小宫女青红跪在他身旁替他捶腿。

    他心里微皱了一下眉,想起惨死的宠妃魏娇儿。

    “哎,”皇上清清嗓子,“月容,你辛苦了,熬了这半天,有尽忠过来服侍,你休息去吧。”

    姜月容屈膝福了福,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皇上,奴婢有个不情之请,先请皇上恕罪。”

    皇上一惊。姜月容一向得体大方,对任何事不置一词,只默默听皇上吩咐,生活诸事,皇上没想得的全都不动声色地替皇上想到了。

    她长得娟秀端庄中透着妩媚,很有在皇上身边大管事的仪态气质,同时也具备女人应有的魅力。因此皇上也曾宠幸过她,本想日后也封个妃嫔。但那样侍候前朝之事就不方便了,所以迟迟未封。

    但不想魏娇儿惨死,必是有人告密,皇上想来想去,只有姜月容最有可能。因此对她顿然疏远,但又惧于韦都之势,不仅不敢逼问惩罚,反而不时赐金珠绸缎笼络。

    此刻,皇上赶紧温言道:“月容有何话想说,说来无妨。”

    姜月容急忙跪下,俯首叩头道:“皇上!形势危急,恳请皇上想办法救少将军柯云出狱!”

    皇上手一哆嗦,手中茶杯里的茶泼了出来。

    青红急忙上前接过茶杯。

    皇上小声道:“大胆!柯云是反贼,你敢替他说话,想掉脑袋吗?”

    皇上马上想到的是,姜月容是不是替韦都来试探他的?

    一定是!

    姜月容抬起头:“皇上!奴婢深在宫中,见识短浅。也知道,少将军和柯家军势单力孤。但是,有柯家军在,皇上还有一线希望。那些人,势力虽强,哪个是向着皇上的?”

    皇上的心真的被击中了。只有他知道,柯家军是替他在拼死扳倒韦都。

    如果柯家军现在将他的诏书拿出来,就可以号令各地守军。但是,之所以柯搏虎至死都不肯拿出来,保的是他这个皇上的性命。

    如今,柯云虽然在刑部大牢,但柯家军主力仍在,仍然不肯将诏书拿出,甚至不顾及柯云的性命,也还是为保他这个皇上。

    但是他,天生是个怕死的人,要他在这个时候帮助柯云,再借他八个胆子他也不敢。

    他就是自私了,怯懦了。

    他根本没有救柯云的想法,反而,以现在的形势,韦都取得胜利,他还能有一两分活头。

    若是成王胜了,肯定搞不好柯家军都是他们剿灭的对象,他是断无活路的!

    他犹疑的眼光盯视着姜月容娟好的面容。

    姜月容又凄楚恳切道:“皇上!您执掌国朝江山,也要以德为本。柯大人和少将军的情形,您心里最清楚,皇上想办法救他们吧!”

    皇上盯着姜月容,心想,柯搏虎举了反旗,你却替他说话,你如何知道他是向着朕的?

    他一字一顿地道:“月容,你说此话真是大逆不道。柯搏虎是反贼,柯云也是反贼。他们与朕作对,与国相作对,必死无疑。”

    姜月容突然不顾一切道:“皇上当日召见柯大人,说的话奴婢都偷偷听到了。真相如何,皇上自知。奴婢是替皇上着想。皇上若不信月容,尽可赐死月容,只愿皇上能救出少将军!”

    青红十分伶俐,早看出姜女官有重要的话和皇上禀告,福了一下就退出去了。

    此刻殿里只有皇上和姜月容两人。

    皇上心里早就打倒了主意,这都不是江山问题,涉及的是他的生死。

    他若救柯云,没等成王进京,韦都就可能先将他宰了。

    但皇上有皇上的狡猾,这姜女官,到底是向着他的,还是韦都派来试探的,他不能确定,也不能得罪,更不能听她的。

    他脸上冰冷起来:“月容!你不要一意固执!若不是你跟了朕好几年,你为反贼求情,朕现在就可以赐死你!”

    姜月容惊住了,她脸色煞白,身子微微颤抖:“皇上!”

    皇上继续用冷酷的声音道:“朕与柯搏虎可曾说过对国朝不利的话?柯搏虎罪不容恕,朕恨不得将其锉骨扬灰,鞭尸示众!看在你平日辛苦服侍的份上,还不快滚下去,不要等朕惩罚你!”

    姜月容失望了,她一向将皇上视为天子代表,却不想他竟然公然否认他当初说过的话。

    她颤抖着伏下身子,再三叩头:“奴婢该死!奴婢只请皇上考虑国朝的将来,皇上的将来,太子的将来!”

    说毕,她起身道:“奴婢退下了。”

    皇上看着她退到殿外,表情甚是复杂。姜月容的话戳中了他的心。

    但是,他能选择的并不多,他首先要顾自己的命。

    作为皇上,他固然首先应该选择国朝的未来,应该全力救柯云出来。

    但作为一个贪生怕死的人,此刻他抛弃了柯搏虎父子,就完全不奇怪了。

    皇上被姜月容吓了一下,出了一身汗,歪靠在龙椅上闭眼胡思乱想。

    乖巧的青红又进来,替皇上换了热茶,又跪下为他捶腿。

    这时胡尽忠到了,外面小太监宣道:“胡总管到。”

    皇上捂着脸道:“进来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