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三七二章 山顶的邂逅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她什么时候将这样动人的泪珠,这样动人的曲子给过他,专门给他的!

    他记得他们在北燕的时候,她在他面前成了一个撒娇的,甜蜜的少女。

    他们之间,曾经有过如漆似胶,不舍得有半刻分离的日子。

    可是,热恋的甜蜜,似乎也不能和此刻这锥心的痛楚相比。

    他们分开多久了?甚至见面,也不能说一句话,甚至不能多看一眼。

    这痛苦,令他感到人生都是灰色的。

    可此刻,她来找他,为什么呢?

    他能想象,之前她不来看伤未痊愈的他,不和他说话,是为了不刺痛柯云。

    可此刻,这一曲令人心伤的曲子,能抚慰两颗受伤的心吗?

    一曲已了,余音袅袅,柯灵才发现竟然吹着这么欢快的曲子,她却哭了。

    她一时除了为他吹上一只曲子,却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能说什么,才能让两个人有一丝丝幸福、欣慰的感觉,有一丝丝能够抚慰心中的伤痛。

    孟聪明已经听得痴了,他靠在柱子上,一动不动,只是出神地望着地上那两只蹦蹦跳跳的小麻雀。

    “哎!”柯灵轻轻地叫醒他。

    孟聪明恍然,他哦了一声,抬头看着柯灵,脸突然红了。

    但是分开得太久,他一时不能回到他们的甜蜜记忆中,不敢对她做出亲近的举动,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静默了半晌,孟聪明才看着柯灵,嘴角露出一丝发自内心微笑:“真好听。我真的好久没有听过了。”

    柯灵垂下了头,她想起当时她对他有多凶多冷淡。

    她突然不能原谅自己,她为什么总是在伤害这个好人,这个从心底里爱着她的人。

    柯灵抬起头,轻轻地道:“那个时候,其实你已经知道我的身世了,对不对?”

    孟聪明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柯灵走到他面前,孟聪明才发现,她胸前并没有挂着那个平安牌。

    似乎那场大战,已经让柯灵完全改变了。

    这场战斗将他们本已贴近的距离又拉远,柯灵无法不心痛柯云。而那纸婚约,柯云作为家长,作为成王不守诺言的回击,断然取消了。

    虽然柯云的做法有十足的理由,但这无异是对孟聪明最沉重的打击。

    柯云不仅将孟聪明放到和成王一个阵线,当成自己的对立面。事实上他自身也否决了孟聪明与柯灵的感情。

    虽然他说可以让他们自己决定,但他对柯灵的影响,可以忽视吗?

    孟聪明看着柯灵盯着他的一又水灵而秀丽的大眼睛,心突突跳了起来。他不由露出一丝苦涩的微笑:“一切,好遥远啊!只是,我曾经辛福过,该知足了。”

    他说罢,不由就又低下了头。

    而柯灵,眼中却突然闪出,她肩膀受伤那段时间,那个在寒冷的冬天,痴痴坐在她门外陪伴她的年轻人。

    她好想哭,但她不敢哭。

    虽然柯云不在她眼前,但她必须先顾着大哥的情绪。她永远,都不会让已经满心创伤的大哥,再受到一点点伤害。

    两个人对视着,都一肚子话,但却都半个字也说不出来。

    半晌,孟聪明才突然像醒了一样:“你,约我来这里,一定有事吧。”

    柯灵身子顿了一下:“是的,是有事情。或许,我也是对不起你的。我只是想说,你为什么一直在成王行宫,大哥虽然不说,但他一直在等待。”

    孟聪明无语了,为什么,为什么。

    这还用说吗?他固然并不和成王一心,也没有参与成王的任何事情。但在两家结盟之事上,他明明白白地代表着河东。

    他的一颗心,也是需要被接受的,而现在的柯家军……

    孟聪明心情沉郁了:“我知道。但这件事,本身是无解的。你,”他抬起头,“柯姑娘,”

    他用了一个他们之间,最生疏的一个称呼,柯灵不由抖了一下。从前他们最亲热的,你,哎,那位,竟然说消失就消失了。

    孟聪明也感觉到了,他停了一下,却继续说了下去,“我不见柯云,因为有些事我无法解释。也有些事,我无法判定它的未来。我知道柯云是个很倔强的人,我的想法,不合他的意,他是绝不会听从的。而且,我现在显然不合他的意。”

    柯灵歪着头看着他:“你心里胆怯,你有后顾之忧,对不对?”

    孟聪明一时愣住了。他脾性一向随和,尤其对于女孩子,在不关大是大非的事情上,说什么他都会笑咪咪地认同。

    然而此刻,柯灵的话似乎将他逼到了死胡同。他下意识地回道:“眼下的局势,柯云也不能有所作为,这正是他纠结之处。”

    柯灵笑了一下:“所以你的态度,才更重要啊。”

    不知怎么的,柯灵这么大胆,传递暗信约孟聪明上了大登峰,本来是想安慰他的。她知道他受了重伤,她知道他有着巨大的心理压力,她知道大哥有意阻隔他们,对孟聪明刺激有多大。

    她今天,就是不顾一切找机会见到他,要表明自己的心迹。

    结果表明成了这样,她自己也没想到,一下被唬住了。

    孟聪明苦笑了。

    柯灵看着他,也为自己的唐突有点后悔。

    她走到他面前,孟聪明竟然像被惊吓了,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

    柯灵把紫铜箫在腰上别好,然后从身边那个小巧精致的荷包里,拿出了一块晶莹的羊脂玉平安牌。

    穿过牌子的细小金珠链子,在冬天的阳光下反射出耀目的金光。

    孟聪明怔怔地看着柯灵,柯灵也怔怔地看着他。

    半晌,柯灵一把拉过孟聪明的手,很干脆地把平安牌放在他手心里,又把自己的手覆盖上他的手心。

    孟聪明接触到她的冰凉却柔软的小手,心中一荡。这冬天的郊外山顶,这个只有麻雀偶尔飞下降落的地方,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他的心都发颤了,他抬起头,凝视着她清水般的眼睛,他很生气她刚才的说法,但却舍不得挣开她的手。

    柯灵低下头:“婚约只是婚约。成亲是你我二人的事情。”

    她紧紧攥住孟聪明的手,将他的手和那块平安牌一起攥在自己的手里。

    孟聪明浑身发烫,他都快失语了:“我……我……我能……如何……”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