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三六五章 秘笈悟出了,一切完美了,二喯睡着了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孟聪明连连喘了几口气,想定定神。

    柯灵却不由分说拉住他,孟聪明猛地抖了一下。

    柯灵感觉到了,却半点没有停留,拉着他又到了屋外,不容置疑地喊道:“可儿!纸笔!”

    可儿正担心着二,听到大小姐发话,不敢怠慢,顾不得看二,赶紧又跑去将纸笔墨拿来。

    柯灵对狂喘的孟聪明道:“把掌法使一遍,我画下来!”

    孟聪明霎时明白过来,那秘笈已经被二毁掉啦!必须将他刚掌握的秘笈掌法和他的领悟趁热赶紧记下来。他忍住快要身体快要崩溃的危险和痛楚,聚起一口气,一点不带走样地将一套掌法从头到尾完整使了一遍,完汁完味。

    寒冷中,柯灵写完最后一个字,手都冻僵了,孟聪明却觉得天旋地转,柯灵扔下笔,一步上前扶住他,在他耳边道:“好了好呀,坏了的秘笈我全都复原了。”

    但孟聪明已经听不到了,他已经休克了。

    可儿快吓哭了:“怎么办呀?孟公子是不是死了?二怎么办?孟公子死了,二也醒不转了!”

    柯灵用力扶住孟聪明,哭笑不得:“可儿啊,你竟然完全不担心孟公子死,却只担心他死了,二醒不过来。”

    可儿脸一下红了:“没有嘛,我……”

    柯灵打断他:“还不快来帮我扶着他,死沉死沉……”

    可儿这才幡然醒悟,急忙跑过来帮着柯灵一起扶着孟聪明。

    柯灵朝可儿笑了一下。

    她知道可儿卖菜卖茶做饼,靠劳力挣得生活,一向淡定自信。但自从和他们这些高大上的人在一起,突然变得十分不自信了,总是小心翼翼的。

    柯灵是个细心人,总是尽可能安慰可儿,不让她自卑。

    她和可儿将孟聪明扶到旁边的石凳上,柯灵替他搭脉。

    随即道:“脉跳得急,但还平稳,让他安静歇一会儿就好了。”

    可儿啊?了一声:“哎!床都塌啦!”

    柯灵道:“送到荡先生屋去。”

    却不想荡肠生刚从外面回来,听到这边嘈杂的声音,已经赶过来。

    他一看:“哇!这是脱了力了。不过倒不要紧,我来给他过气,等他醒了给他喝顺息汤就行。”

    他又看到歪在高背椅上的二:“哇!这个我可没办法,等聪明醒了再整吧。”

    可儿担心道:“荡先生,二他真的没有事么?”

    荡肠生笑了笑:“孟聪明包在我身上,二包在聪明身上。只是我可没那么大面子让王妃给换新家具,只能委屈他俩一起睡我的床了,虽然挤点。”

    可儿这下放了心,脸红红的:“哦,谢谢荡先生。”

    不一时,两个人一起躺在荡肠生的床上,尤其二太庞大了,挤得不行。不一会儿两个人你腿压着我,我胳膊压着你,全都失去意识,像任人宰割的羔羊。

    荡肠生替孟聪明慢慢过气,可儿在旁边照顾着。柯灵和他们简单打过招呼,便告辞走了。却不想半路遇到成王妃。

    柯灵只好上前福了一福:“柯灵见过王妃。”

    刘成这时气喘吁吁地跑来:“可不得了啦!没有一件东西好好留下啊。就一把椅子还是别的屋的……”

    他看到柯灵一怔,随即向王妃躬身,嘴里不由絮絮叨叨道:“起码好几千两银子啊……”

    王妃微微叹了口气:“刘总管,聪明还没醒,等醒后本宫来问他吧。如今京城局面也乱,各方面银两短缺,也不好向太妃要买新的。你去找些库房里旧家具,还有仆人们多余的先放进去,如今是三个人,今晚总要让聪明和可儿夫妻能安歇。”

    刘成却迟疑了:“这……”

    王妃的法子确实是解决问题最便当的,虽然王家生活豪阔,那也是按定例的。这添全屋的大件,还都是紫檀古瓶玉器的,哪是说添就能添的。

    但是,将库房旧家具,还有仆人的补上,却是大大失敬,一样是违例的。这将来要是问罪下来,他虽是大总管,也一样是奴才,如何担当?

    故此迟疑起来。

    王妃知道他心意,很柔和地道:“非常时期,不比往常,总管不须为难,此事我会禀告太妃,也要给太妃陪罪认错。”

    刘成叹了口气,又躬身道:“好吧,奴才这就去办。”

    王妃又突然叫住他:“刘总管,请停停。”

    刘成停了下来,王妃却似乎改了主意:“聪明的,用旧的就行了。可儿夫妻,那是太妃和成王的贵客。本来他们应该今日就回柯家军,看二将军这个样子,恐怕要再多逗留一日。让芙蓉带你去本宫住处选几样家具,尤其是床椅桌这些必用之物送去即可。”

    刘成心里哎了一声,只好答应。成王妃的女官尚芙蓉对其他宫女道:“你们照顾好王妃!”

    又客气道:“刘总管请。”

    待刘总管和尚芙蓉走了。柯灵再次向王妃辞行,成王妃对身后的太监和宫女道:“你们退后,本宫有话要和灵儿姑娘说!”

    太监和宫女训练有素,一点声音没有的退到后面去了。王妃看着柯灵,温言道:“灵儿妹妹,天气这么冷,辛苦你了。”

    柯灵道:“王妃言重了,彭神医那里人手最紧,灵儿现在没什么事,只是替百草送一趟药。”

    王妃道:“灵儿,本宫知道,我们欠下柯家军多少!如今,本宫是再不能向云儿提要求的。可是,聪明这个样子,本宫也好想你能来看看他。”

    她说到最后一句,眼眶不由红了。

    柯灵急忙恭敬地道:“王妃,本不是柯灵不来看孟公子,实在是眼下是热孝期间。按礼也不能随便出来与外人见面的。”

    柯云将婚约取消了无疑,但他也有话留下。孟聪明是绝不可能主动的,所以后面的事情成王妃只能寄托在柯灵身上了。

    王妃将手搭在柯灵肩上,很愁绪满肠地叹了口气:“灵儿,看你,这么冷的天气,你怎么不穿外衣就出来了?”

    她说着将身上的白孤裘披风脱下来,披在柯灵身上。

    柯灵吓了一跳,忙推却道:“这如何使得,若冻坏王妃玉体,岂不是柯灵的罪过?”

    成王妃却按住柯灵不让她动,她一双美到极致的眼睛盯着柯灵:“灵儿,你今日为何没有穿外衣就跑出来?姐姐知道,必是云儿为安全不让你上街,你抽空偷跑出来,所以没有来得及穿外衣,也怕穿了外衣,万一云儿看他,会让他怀疑是不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