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三四七章 可儿哪去了?!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肚丝来了,荡肠生却一头倒在桌上,咚的一声,孟聪明听着都疼,他还嘟嘟囔囔地说着:“他嫌我刀法很差,不足以干出什么危害他的事,就放了我一马……”

    孟聪明道:“他叫什么名字?现在您还能找到他吗?”

    没有回答,荡肠生已经睡着了,还打起了鼾。

    孟聪明简直无语,最后还是以病弱之体,让伙计叫了辆马车,又将荡肠生拖上马车,到了成王行宫,又用尽吃奶的劲儿将他拖下来,拖回自己屋,看着他。

    成王妃又来看孟聪明,却在屋中看到一个男人,吓了一大跳。

    兰心急忙上前道:“怎么让外人进来了?惊了王妃该当何罪?”

    孟聪明从椅子上跳下来。

    他现在也不知觉跟瞧笑天似的,动不动蹲在椅子上。刚才他正在运内力,不想姐姐就进来了。

    他跳下椅子,对姐姐道:“怎么回事嘛,一天来五遍!”

    成王妃乍看到一个男人在孟聪明床上,晕了一下,退后两步。

    “聪明,你也……这……这……这好歹是王爷的行宫……”

    孟聪明将姐姐一溜推到厅里。一大群宫女太监跟水波浪似的也跟到了厅里。

    孟聪明眼睛一瞪,冲着那些跟大尾巴似的甩不掉的太监宫女:“你们出去!”

    太监宫女都没有动,齐唰唰地看着王妃。

    成王妃无奈了,轻声道:“你们都退下吧。”

    成王妃除了过于疼爱弟弟,倒绝不是个迂腐只认规矩的女子。她无非是担心孟聪明的安全罢了。

    她一身白色锦缎衫裙,还披着一件白色狐裘,白净的脸蛋,如画的五官被映照得如同仙子一般。她微微蹙着眉尖:“聪明,你在黄山学艺,又在江湖闯荡,姐姐不反对你交朋友。事实上,这阵你总闷在屋里,姐姐还替你担心。”

    孟聪明笑了:“我就知道,姐姐不是一般人。不过,聪明此刻,有件事要和姐姐说。”

    成王妃聪明过人,一下就明白,弟弟一定有重要的事情。

    孟聪明道:“姐姐,记得我在京城时,给您去信,问起当年送您出嫁的那个年轻人么?”

    成王妃眨眨美极了的大眼睛:“记得呀,他走时好像有点不舍的样子,想来和父亲感情很好。”

    孟聪明点头:“屋里的,就是他。”

    成王妃惊得往后一耸:“聪明!”

    孟聪明看着姐姐,却不说话。

    成王妃道:“他是最后阶段,与父亲很近的人,是不是?”

    孟聪明点了点头:“而且,他也是江南人,我们的同乡。”

    成王妃啊了一声:“如此,他是知道父亲的什么事情么?但当时他并没有对我说……”

    孟聪明道:“当时,一切还未发生。他回到京城,父亲便去世了。他发现了一件事,就是园中……”

    孟聪明说到这里,突然停住了。

    姐姐现在身份不同,在成王和危太妃的威压下,原本压力就很大,过得很不舒心。全仗着柯家军背后支持,成王母子才不能怎么样为难她。为什么自己要将这件事说出来让她烦心呢?

    成王妃岂是这么容易被蒙混的,她追问道:“园中怎么了?”

    孟聪明道:“园中那专门为姐姐种的含嫣花,枯了。”

    成王妃简直无语了,这个弟弟!

    她是个很豁达的女子,虽然喜欢含嫣花,也知道父亲专门为她移栽的不容易,但她更多的,是感于父母宠爱她的一片心意。

    成王妃叹道:“我知道,父亲病重,母亲日夜不离照顾父亲,那花,枯了便枯了,为了我,原也不值得。”

    说着,她的眼泪便掉了下来。

    孟聪明拉住姐姐的手:“姐姐,想想爹爹当年多宠你呀,看到花枯了,可着急了。”

    成王妃不由轻啐了孟聪明一下:“呸,爹爹和娘是宠我。可是,他们更宠你呀,你从小淘气玩劣,爹爹从来舍不得说你半个字。再说,还有姐姐宠你,便是有三个人宠你了。”

    孟聪明也笑了,是的,曾经无比温馨有爱的家族,突然就破碎了。也因此,他更感于荡肠生的情义。

    他接着说道:“花枯了,爹爹急得不得了,病更重了。荡公子送亲回到京城,看到爹爹着急,因为含嫣花枯了,病势沉重,他着急起来,便去专心研究要将含嫣花移植到北方的法子。可是最终没有成功,父亲也去世了。他从此便以研究各种花草为业。因为父亲的遭遇,他更痛恨韦都,已经是成年人,却又努力练成刀法,去刺杀韦都。失败后他跳下悬崖,侥幸没有死。我便将他介绍到柯家军,他在那里便给彭神医做了助手。”

    成王妃听得入了神,不由轻叹了一声:“多好的人。我们孟家真是欠人家的。说来,真是乱世不靖,造就了这些义士。想必,他连自己的生活也放弃了吧。”

    孟聪明想,姐姐到底是女子,想得细致。他本来是想借此让姐姐一起回忆,将父亲去世前的种种可疑,与荡肠生的调查互相映照。但他突然改变了想法,他不想让姐姐卷入这些不好的事情,他决定让姐姐安安心心带欢儿便好。这些事,他自己一力解决就是了。

    交待完了这些,他突然发现一件事,吓得立刻站了起来:“可儿呢?”

    王妃也像才发现,急忙叫道:“芙蓉!”

    王妃贴身大宫女尚芙蓉赶紧进来福了一福:“王妃有何吩咐?”

    王妃道:“可儿姑娘去哪里了?”

    尚芙蓉想了一下,忙道:“她去厨房帮忙了!说是给孟公子炖补汤。”

    王妃嗔怪道:“人家是客人,怎么好……”

    孟聪明已经如一头狮子般冲了出去,完全忘了他身体还没恢复,刚才还一步三喘。

    扑到厨房,里面寂静无声,好像没有人一样。

    孟聪明更紧张了,他一步冲入厨房。

    虽然不是在皇宫,厨房也还没有改名叫膳房,却也很不小,而且很多间。烹炒的,面食的,炖煮的,点心的,各有各安排的屋子,互不相扰,而且隔离得很好,以免串了味道。

    并不是做饭时间,里面人很少,只有几个杂役宫女在洗菜择菜,准备器具。孟聪明窜进来问道:“可儿姑娘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